对大法的正信使我又一次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6月4日】在法轮大法洪传十周年来临之际,不法之徒在某市的展窗内粘贴了大量污蔑大法的图片,危害众生。我们几位同修决定在其附近粘贴真相图片,揭露谎言,救度众生,铲除邪恶。然而就在我们粘贴真相图片时,警察扑上来非法抓捕我们,当时我和另一同修被绑架。暴徒们将我们送到当地派出所,并在那里对我们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进行了非法审问和殴打。当时我被打得鼻子出血,满身都是。暴徒们问我图片哪来的,我什么也不配合他们,心中只有大法,并在心中默念正法口诀,铲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暴徒们被我强大的正念给抑制住了,最后他们只好灰溜溜的罢休。

第二天,恶警将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到了那里我想我决不能配合邪恶势力的安排,决不承认。我们这些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怎么能和犯人关押在一起呢?于是,我在那里绝食绝水来捍卫大法,抗议对我的非法拘捕。并时刻发正念铲除邪恶势力对我的迫害。我绝食绝水是以和平理智的方式对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抗议。这时我心中产生一念,七天内我一定能走出牢房,并心中默念正法口诀,请师父加持弟子。

刚被绑架进看守所时,犯人由于受到电视播放的歪曲事实的宣传,很多犯人被误导。他们对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很不理解,因而把我视为了仇敌。在管教的授意下,他们对我拳脚相加,可是我在大法中修出慈悲,心中一点也不怨恨他们,始终微笑着对待他们,并告诉他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和我们都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真正好人。就这样,在几天的接触中,他们的误解终于在我的纯善的感化下,冰消雪融了。那时,他们问我恨不恨他们,我微笑着说:“不恨。”其中一个犯人含着眼泪对我说:“我这一生做的最大的一件错事,就是打了你这样的好人,我将怎样补过啊!”看到他的善念,我笑着对他说:“你不要往心里去,只要你心中能记住“真善忍”,不反对法轮大法,将来你就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归宿!”听了我的话,他哽咽了,握住我的手,说不出话来。

第五天,从另一室来了一刑事犯,对我野蛮殴打。由于我几天的绝食绝水,身体很虚弱,当时我晕倒在地,接着出现抽搐症状。在医院大夫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把我送到急救中心进行抢救。虽然那样的状态,但当时我心里很清醒。在急救期间,我听到监守我的一名恶警说:“如果晚上要是我值班的话,给他浇上汽油,点把火烧了,就说他自焚。”另一恶警对护士说:“这个法轮功要抢救不过来,就是第二个死亡的了……”护士问:“他要真死了怎么办?”警察说:“他们死了,向中央报一个表就完事了,只是接连两个死亡,时间间隔太短了。”另一个恶警则恨恨地说:“一会把脚镣、手铐都给他戴上,不能让他舒服地躺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又被移交到办案单位。当时已经是第七天了,在那里他们对我严加看管,但我正念非常强,想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能走出看守所。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脱开了手铐,顺利地闯出了看守所。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一路发着正念,为更好地摆脱邪恶,我翻山越岭绕路而行,渴了讨些水喝,饿了摘几串槐树花充饥。我心中更加坚定了对大法的正信,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于是我迈着稳健的步伐,心中想着我很快又能汇入到那无比洪大的正法洪流中了,更好的去救度众生,兑现自己历史上发下的誓言,完成大法赋予我的神圣使命了。

走着走着,偶然间,出现了七八只美丽喜鹊,它们都高兴地叽叽喳喳冲我叫着,对我是那样亲切,当时只感到那一切怎么是那么美好,祥和…….我在它们身边经过时,它们没有惊慌地离去,却依然飞到我前边,等着我经过,并冲我不停地叫着。我依然前行,它们却依然默默地跟着,我会意了,单手立掌对着它们说:“请记住真善忍吧!这样你们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它们似乎明白我对它们讲的话,而且好象也了却了它们一个久远的心愿,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我,飞向那浩渺无垠的天际 ……

就这样,我绝食绝水七八天,只靠一些水和几束槐树花,翻山越岭步行了11个小时,彻底地破除了邪恶势力的安排,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走出了魔窟。

在此,再一次告诫那些迫害大法的人,不要逆天意而行了。应该善良地做人,善良地活着。江罗邪恶集团在这近三年时间里,对善良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罪行,实在是罄竹难书。历史证明,天理昭彰,善恶必报,所有对大法行恶的人,最终也必将受到天理的惩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6/2317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