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去领馆前发正念注意事项的一点看法


【明慧网2002年8月14日】关于我们当地领馆前的几个住户因种种原因而对前去发正念的大法弟子的抱怨一事,我想谈谈我的理解:

听到有些同修认为是我们有漏,而有些认为是魔的干扰。我觉得我们有漏与魔的干扰不是孤立存在的两件事。这里肯定有干扰的成分,但也是我们有漏造成的。我们必须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正念对待,同时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尽量做好我们自己这部分。

1.凡事替别人着想,我想我们应从对方的角度考虑。

其实我觉得在领馆前就是发正念、学法及静静地炼功最好,也给来往行人一种庄重的感觉。那么多人在一起静静地坐着是很有力量的,这也与我们展板上的SOS及迫害真相的主题相协调。

很多情况下能不放炼功音乐最好,因为一放起来,音量大小有时难以掌握好;且西方人很重视私人领地,我想我们最好别占用为好;我常常看到同修的小孩在过道上跑来跑去,有时也妨碍了走路的行人;而且在领馆前最好能安静,因为我们一交流起来,往往说话声很大,自己不觉得,但给来往的人一种很吵的感觉。我想如果有急事非要交流的同修可否多走几步,到临近的街道分散交流,这样也不会吵到谁了。这些不注意小节和礼仪的地方,其实都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给中国人留下的陋习,我们修炼人虽然在修炼后在这些方面都有所改善,但还需要更严格要求自己才能达到应有的标准,否则西方人不了解中国社会现状,不会想到这是长期在大陆生活养成的习惯,反而会怪罪大法,那岂不是和我们要证实大法的初衷相抵消了吗?

其实,每个民族文化中都有最好时期,那时的标准才最能反映那个民族的人应有的真正道德风貌,所以中国人也不一定需要全盘照搬西方人的礼节和习惯。但是,我们是否能够为了证实大法而用心去恢复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呢?这当然不是我们在领馆前静坐的目的,但是当我们真的处处用正念看问题,时刻把大法的威严放在心上,时刻不忘为众生的未来着想时,我们就能顺带着在各方面都能起到很好的正面作用。

2.关于因地制宜地控制人数、轮流参与的做法

师父告诉我们要将大法摆在第一位。我想我们做什么事应该首先考虑到这样做对大法的形象是否有好处。我知道有很多同修平时工作很忙,只有周末才可能过来发正念,都不愿错过清除邪恶的难得机会。同修的出发点是好的,而且很多同修拖家带口大老远赶来非常不容易。但人多了,地方有限,容易给周围人一种零散的感觉,反而对大法的整体形象不是很好。另外,发正念是殊胜的正法之事,威力主要不体现在人的这边,人数和强度也不是线性关系,关键是每个参与的学员都要发出最纯净的正念。如果能因地制宜地将发正念的人数控制在正好适合那里的场地,能去的学员轮流去,是不是整体效果会更好?

3.我们曾说过很多次关于别让小孩在前面跑及喧哗等,但长期以来,状况仍没什么改善。特别家长发正念时,也没法管孩子了。所以我想在人过多的情况下,带小孩的同修是否就不一定要到领馆前来发正念了。因为在发正念的3个15分钟时间内,如果不管孩子,有的孩子会到处乱跑,如果管孩子,实际上家长也就不能起到发正念的作用了。(当然这也因人而异,我注意到有的小弟子非常不错,与家长一起打坐发正念,也不乱跑,这当然就没问题)

我想出现周围住家抱怨的问题不是偶然出现的,虽然对方也有不明真相而受干扰的因素,但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该把自己放在其中找找自己了。比如有一些同修站在过往行人的角度去替他们着想,看我们该注意些什么,有个阿姨就做得非常好,她过来提醒所有说话的同修,声音放低、最好安静等;而更多的学员,包括我自己,在当时就没怎么注意大法形象的问题,而只是在想着自己的炼功、与别人交流、找个阴凉地坐等,甚至在出现问题后,还有对别人的怨言。这些不纯的东西都不是修炼人应有的心态与言行。我们的这种做法是不符合大法法理要求的,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空子,给我们制造魔难,那我们最好在讲清真相的同时,学好法,及时调整我们的言行。

师父近来的讲法中多次提到我们的行为对常人的影响问题,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师父的话吧:

“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如果所有的华人学员都能在平时的行为中注意一些、整洁一些,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别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风范。为师的传法这么多年,也一直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的态度而行。”《对“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一文的评语》

以上是我的一点认识,有不对及片面之处,请大家指正及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