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大法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2002年8月15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是一个病魔缠身、多方医治无效的人,发病时身体无比难受却又毫无办法。我当时认为自己得了一种癌,但医生认为好象又不是,反正是没有见过的病。由于病痛的折磨再加上坎坷的生活经历使我不敢也不愿再面对人生,只求一死。我曾几次觅死解脱,均未成,真让我感到哭天无路哭地无门,生不如死。就在孩子快要出生时,我再一次把头伸向吊套,剧烈的胎动把“不能死”的一念重重地打进了我的大脑,无形的强大的力量让我回到了地上。我哭问苍天为什么既不要我死,为什么又让我这么难过?!就在这时我接触了另外空间,一群美丽的白衣少女围住我,拜我为贵尊。我正哭诉我的不幸,来了一位白衣长者(女)严肃地对我说:“你必须吃苦。”就走了,我不明白为什么。

  孩子的出世成了我唯一的精神支柱,那时我想等孩子六、七岁时就去出家修行(那时我已知道这个概念),一定要修成。

  一次家里闹矛盾,我带着两岁多的孩子逃到庙里去,准备帮庙里干活只求一碗饭吃。老和尚笑笑对我说:“你和那些居士暂住两晚,还得回去,没人敢收你当徒弟。你放心,没人害得死你。”

  奇怪!天底下为什么就没有我容身之处?为什么非要我回到那个家?于是我想等孩子大一点,我就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长眠,这种想法一直到1997年得法的时候。

 那是97年的一天,偶遇一人借本《转法轮(卷二)》给我看。就这样我发誓要修炼法轮功,一念既出,师父的法身就到我跟前说:“修炼很严肃、要吃很多苦。”我说:“不管多严肃、多苦我也要修炼法轮功。”就这样我进了修炼的门。通过学法我才真正知道人生的真谛,我不幸的人生是来源于我以前造下的罪业。也幸庆自己没有自杀成,因为《转法轮》中提到自杀是有罪的。从此以后我的身体逐渐康复,和丈夫的矛盾也缓和了。

  当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时,师父的法像发出彩色的光和大小不同的光圈。当我看书时,书的四周发着光且有声音,后来我看见了粉红色的正在开放的莲花,看见了我身上白色带状的气机。一次我正在打坐,看见飞来一个黑衣人拿剑来刺杀我,还没到我身旁,我身边就出去一个穿灰白衣服的人拿着剑去挡他。我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但还是有很多关过不好,即使这样师父还是给我机会,帮我清理身体。

  1999年7.20江泽民政府开始陷害大法,用新闻媒体造谣,一切谣言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都给予了否定。

  就从那时起,我决定舍尽一切去为大法、为师父鸣冤。可多次进京没成功,有时也想,难道我不配去北京吗、难道我不配做大法弟子吗?就这样没多久,我作了一个梦,梦中有人对我说:某次的车票还给你。过后我真的踏上了梦中车次的火车进京了。在北京我被抓了,恶警把我关进了男犯处,准备对我不敬。当时我想大法弟子洁身自爱,我不允许马三家劳教所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一个强大的意念“它们不敢!”打进我的大脑。几经周折,邪恶的坏人无法靠近我,连衣服也靠不着,最后,我终于在师父的呵护下,加上我强大的正念离开了那个魔窟。

  师父是无比慈悲的。回到地方,由于我悟偏了法理,向邪恶做了文字游戏般的含糊其词的保证,后来才知道这是错的,给自己留下了污点。由于留下了污点,使我很痛苦,认为自己彻底完了,悲苦中心性陡然降到不如一常人,我发自内心的仰天呼喊:“师父啊,那是我悟偏了,我是真心想做您的弟子啊!还可以吗?!”慈悲的师父为了不毁掉我,让我感受到体内法轮迅速的旋转。我信心倍增,终于又站起来,堂堂正正地回答:我在炼。无论哪级官员来,我都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好的,他们最后也都默认了,并且无奈地说:“我们是吃这碗饭的,我们也不想啊,现在文件又下来了……”

 事实上无论什么新闻也骗不了知道真相的世人和政府部门的人,他们还对我说:他们已看了很多大法的书籍。我听了也很高兴。 

以上是自己的修炼得法的经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