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在海外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8月21日】当母亲六月初来德国的时候,也正是江泽民出访东欧的时候。我正计划去北欧发正念。母亲因另一个旅行计划定了和我一起飞北欧的机票。但是母亲这个计划最终落空,然而机票却已事先定了。母亲也非常想去北欧。是否让她和我一起参加活动?我还在犹豫。因为虽然母亲已知道了真相,在上一次来德国时也跟我学了功法并看了书,但是她回国后没能坚持下去,我觉得她还不能算作是一个真正的炼功人。我甚至想为了不让她对大法有什么误解,我可以陪她在北欧旅游,就不去参加集体发正念了。就在有这个想法的当天,我读到了师父的新经文:“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神路难》)。“何故步姗姗?”我在问自己,一个正念从我的心中升起,我一定可以去北欧发正念!

那天晚上我们睡下了后,妈妈突然问我;“什么是发正念?”我说:“从我经常给你寄的大法的资料中,你肯定看到了江XX迫害法轮功是多么的残酷,将人打死,还有非人的折磨,这就是邪恶。《转法轮》中讲,人的思想在另外的空间看就是物质,任何东西在另外的空间都有一个场。邪恶也有一个场。我们就是用我们的正念之场去抑制那个邪恶的场,在另外的空间里清理邪恶的因素,清除对法轮功的迫害。”妈妈没再说什么。在第二天早上我准备发正念时,妈妈也早早地起来了,学着我的样子也要发正念。于是我告诉了她口诀和要领,妈妈便专心致志地和我一起发起了正念。事后她告诉我说,虽然她还不能完全接受大法,感到有些东西对她来讲还是有点玄,但是她真的非常希望这场邪恶尽早地结束。所以她很愿意发正念。但是她不想一连几天在北欧的一个地方呆着,象我们一样每天学法和发正念。她认为来趟欧洲得多玩一些地方,不然的话不值。

这天,她捧着地图册计划着去这儿、去那儿。北欧地广人稀,如果不坐飞机的话,怎么计划也是旅途中的时间太长,游览的时间太短。到了晚上,她的兴致已大打折扣,明天就要起程了,具体的旅游路线却还没有确定好呢。我看时机已成熟,就对母亲说:“妈妈,我郑重地向你提个建议,和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吧,来德之前你自己不是也说你的三叉神经痛已经是用药也治不好了吗?你知道只有法轮功能帮你,但又知道为治病而炼功是执著,病也好不了。依我看,还是只有看大法的书能帮你,这几天是难得的好机会,你有这么多的时间看书学法和炼功,还可以和各国的学员在一起聊一聊,这样的机会真是难得,等你回国以后,一时半会的可就没有这样修炼的好环境了。”妈妈听着不觉放下了手中的地图册,想了想对我说:“你说的挺有道理,那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晚饭时,正好一个同修也在,还考验了母亲一把:“这几天的旅游路线定好了吗?”母亲连想也没想,干脆地回答到:“不玩了,我和你们一起学法炼功去!”

在去北欧的路上母亲就开始和各国的学员聊上了,她感慨良多:以前只是看书面的迫害事例,现在听他们自己讲感觉太不一样了。我以前看了那么多的资料都没有这一次聊天给我的触动大!这场迫害太邪恶了,江XX太邪恶了!到了目的地后,我们分组发正念,母亲就帮我们做饭,料理杂事,同时继续和同修们交流。有时也和大家一起读新经文。晚上她跑来问我:“你看我是应该读《转法轮》呢,还是《北美巡回讲法》?”我说《转法轮》是最根本的,师父把能够指导不同层次修炼的因素全部都压进了这部法里了。《北美巡回讲法》对我们目前的正法很有指导作用。母亲说好,那我就先读《北美巡回讲法》。第二天从上午到下午吃饭前母亲一个人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将《北美巡回讲法》读完了。我问她感想如何,她说:“这次是又深入了一步,不过好象是有点玄吧?”我说那你就当故事看吧。话虽然这么说了,母亲却从此开始了和大法弟子们一起的高强度的学法和发正念,每当提到师父时也次次以师父相称。我就利用空闲的时间将明慧编辑部关于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的文章拿给她看并和她一起学习。自这以后,母亲就经常在琢磨怎么给我们在中国的亲戚讲真相。

在我们回德国时在机场遇到几位不敢接真相资料的大陆游客,母亲就主动现身说法地讲自己是怎样从很相信大陆媒体的话到知道真相,一直到现在大力支持女儿修炼和参加活动。那几个大陆的游客默默地专心地听着,看得出他们的心灵被触动了。回到德国后,母亲象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了每天一小时的动功和四十分钟的静功修炼,有一次她高兴地告诉我她单盘坚持了一小时,虽然非常痛,但一咬牙就坚持下来了。她每天都将《转法轮》放在手边,得空就学上一段。后来母亲又去巴黎玩了几天,回来后她很遗憾地告诉我,可惜她没带真相资料,不然的话她就可以给其他的中国游客发了。

当她回国时,她感慨万千地说北欧之行是她这次欧洲之旅的最大收获。我说你也许就是为这而来的,其它的事也许都是“引子”。母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母亲回国后马上与我联系,她告诉我已成功地将真相光盘带回去了,姐姐,姐夫和他们的同事们都在传看。她还告诉我,她现在每天看书学法和炼功,这一次她一定要坚持下去,她还将自己炼功后身体上的变化讲给了姐姐,姐姐现在也想学炼了。

回想母亲在大法被迫害后三次来德国的情景,我不禁想起了师父的诗:“法轮大法好 渐入世人道 众生切莫急 神佛已在笑 ”(《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