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魔难时要以法为师 坚定正信、正念、正悟

【明慧网2002年9月21日】当我提笔写这篇体会时,我的心非常激动,泪水不时的夺眶而出。我深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次次在保护着弟子,我认识到在过关过难中只有正念、正信、正悟,以法为师,关才能过好,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因“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是97年末得法,由于学法不深和各种因素,在99年7.20后没有走出来正法,直到2000年12月才进京正法,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法轮大法好!”之后就被警察非法抓捕,后被遣送回当地公安局,在公安局他们审问我和谁去的、和谁学的等等,我的回答就我一个人,其余什么也不知道。恶警气急败坏就打我耳光。当时我就背师父的《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背着背着,也不知他们打了我多少下停住了,然后他们就开始用脚往我脸上踢,用拳头往前胸猛击,过一阵他们停住了,我想他们可能是打累了,可我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过一会儿他们把我送进市拘留所,到拘留所里我照样背法、向犯人洪法。我们炼功,犯人叫我们教他们炼,有的犯人表示出去后学法轮功。我们又进行了集体绝食抗议这样毫无道理的关押。几天后我的家人来看我时说找人花钱把我保出去,让我写个“保证”。我坚决不同意,我说别说咱家困难没有钱,就是有钱也不给他们。家人说我们进京的都被报上去了,劳教三年。我说:他们说的不算,我的师父说了算,你们回去吧,我到六号就回家了。我的家人不相信,我说:你们回去就等那天吧。几天过后,拘留所就什么手续也没有就把我放了。回来后群众说什么的都有,可我知道并对家人说: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2001年4月的一天早晨,我被当地派出所恶警骗到所里不让我们走,半小时后将我们送往市洗脑班。到洗脑班一看,感到邪恶太猖獗,骗来了很多同修,每个人每天交食宿费25元,一天二十四小时被洗脑。进来后我就和本室的同修说:我们不管想什么办法也要出去。到了晚上,我睡不着觉,就背师父的经文《除恶》和《忍无可忍》。虽然不能全部背下来,就想多少背多少。到了深夜我起床想到洗手间看看怎么能出去,一出门看管人员就迎面而来问我干什么,我说去厕所。他们看着我,没办法我又回来了。第二天早晨起来,看我们的人说,这一宿怎么样,我说不好。他们说快写个“保证”回家吧。我说“保证”不能写,我也不愿意在这呆。吃完早饭7点多,我和同修说我们得走,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说完我就去洗手间,还没到洗手间我就想我得走,离开这里,谁也看不见我。就这样我就堂堂正正从看守的眼前走了出来,又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之中。

2001年6月初的一天,由于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傍晚七点多突然来我家,6、7个人把我强拉硬拖进了警车,送进市拘留所,第二天早八点把我送进省劳动教养所,教期两年。进了劳教所管教让我写“悔过书”,我不写,我就向他们讲真相,讲我得癌症炼功后都好了,以及全家六口人几年来在大法中受益很大。管教问我“自焚”等,我都把真相讲给他们,一直讲到管教说“你不用说了,你回屋去吧。” 回屋后,犯人让我写“悔过书”,我不写,犯人就用拳头打,用勺子打,用钉书机往手指上钉。当时我有点怕,转念又一想“怕什么,大法弟子怎么能怕邪恶呢”。当时犯人将钉书机放到我手指上按了下去,钉穿进肉里,我却没有痛的感觉。我同时还发着正念。这时犯人又向我说他做错了,我笑着说没有什么,就用牙把书钉从肉里拔了出来。这时犯人不那么邪恶了。第二天犯人让我背写所里的“规定”,我说不会写,犯人念给我听,我就背法“视而不见——不迷不惑。听而不闻——难乱其心。”(《洪吟·道中》)晚上睡觉想起师父说的“我经常跟大家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两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 (《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便想自己为什么被邪恶迫害,得找一找原因。我心里求师父说:“我要出去,这里不是弟子呆的地方,不能学法、炼功,又不能讲真相,这怎么能证实大法好呢?”

进所第四天早饭前我开始出现呕吐症状,我就开始不吃不喝了。绝食第四天他们给我打针吃药,吃的药都吐出来了,几次过后再也不给我吃药了。我心想他打针不起作用。打完后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犯人是个个体医生,他说你能7天不吃不喝就行。有的犯人说你十天不吃就放你。我心想不管多少天,不放我我就不吃。晚上睡觉那个医生说:你4、5天不吃不喝不饿吗?我说不饿,我把手伸过去说:来,咱俩掰个手腕。结果他没有掰过我。我说: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劳教所把我送进市医院检查一天也没诊断出什么病来,回来后,第二天劳教所的院长把我叫去说,你得配合医生治疗,不然我们就要想办法给你灌食或送你去公安医院,他们有办法。我说:有什么办法你们想吧,反正我是不吃,吃不下去。院长听后说你们回屋吧。到了晚间管教让犯人医生看着我,怕我出事,白天犯人都出外劳动,我在屋里发正念、背法,有的时候我和犯人四目相对时,犯人却说你不要看我,我害怕。有个犯人跟我说,你不吃不喝不怕饿死吗?管教来了你还在那盘腿炼功。我说怕什么。犯人举起大拇指说:你行,我们服了。

我绝食第九天劳教所把我送进省里一家大医院检查,而我就向医生讲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的关系,管教看我和他们楼上楼下走得还真有劲,就说你这么多天不吃不喝饿不饿?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要不中午和我们一起去下饭店。我说我什么好吃的也吃不下去,也不想吃,也不饿,不信咱们跑一百米看看,管教他们不吱声。通过这一天的全面检查后诊断为“肺癌晚期”。回所后第二天他们就通知我的家人来接我,在走之前所长来看我说:你怎么样?我说没事,我没有病。所长说,你还没事,癌症还能好?江XX得癌也别想好,谁也治不好。在临走之前有的犯人跟我说:法轮功真好,出去我也学。他们还把我的地址要去说要去我家找我。走时他们送我下楼,给我拿东西,扶着我说回去炼功就没事了。我说:对,炼功人是没有病的,你们一定要记住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

回来后亲戚朋友及乡亲来看我,他们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我就只剩几天日子了。结果十来天后我就下地里劳动了。由于我的变化,多数亲戚都知道大法好了,有的也开始学了。几天后我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