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电视新闻编辑正法修炼的历程


【明慧网2002年9月24日】我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99年7.20之后,当法轮大法蒙冤受辱,我感到自己理所当然要走出来维护真善忍宇宙真理。因当地邪恶势力与自己旧观念的重重阻扰,加上地处蜀道山区,感到走出去护法举步艰难。我努力地读背《转法轮》、《精进要旨》、《洪吟》等大法书,想使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溶于法中。直到99年逼近年关时,在与外地功友的切磋后,于2000年元月,我们这小小山城的数十名大法弟子(分三批)冲出层层阻挡进京护法。其中有七旬老人、几岁的小弟子,还有举家四口同行的。

到了北京,功友中有的给中央政府信访办递送给江XX和朱XX的“劝谏书”,有的在天安门前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有的坐在旗杆下炼功。很快公安、武警蜂拥而上,先对我们拳脚相加后,绑架上了警车。我们个个都临危不惧,我被恶警抬上车后,见有许多游人及外国游客,心想这不是洪法的好机会吗?于是跳下车炼功,一些游人好心地用身体掩护让我赶快离开,但当时我想进京的目的是堂堂正正护法,不能就这样离开。恶警见我下车炼功,过来凶狠用脚踢我小腹并将我拽上车。之后把我们押送到附近公安局,当我们被推进大铁门后,看见里面已关押了许多的功友,我们互相鼓励,坚定护法决心。当天下午,我们就被转押贵州驻京办事处,在那里我们坚持炼功,并向驻京办事处人员及公安洪法。在押回本地的路上,我们仍坚持炼功向乘客洪法讲真相,在警车上仍集体大声地背颂《洪吟》。

在拘留所我们依然坚持炼功,为此我与另外两个功友被恶警用脚镣、手铐铐上。此时正值严冬,手铐是从脚镣下穿过,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解铐后我照炼不误,恶警又给我换成巴铐,巴铐是专给重刑犯戴的,此刑具中间是一厚钢板,铐上不久双手的大动脉因被抵死,一会儿双手青紫,呼吸困难。恶警见后还凶狠地逼我到四合院去看别人嬉闹“春节联欢”。后来,他们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在2000年三八国际妇女节这天,来了几个人探监的,其中有我的亲朋好友及电视台领导。他们轮番地劝说,什么只要我说“不炼了”三个字就“放人,恢复工作”,还可照管好我上大学的独生儿子,被我回绝。我告诉他们:“人各有志,我修大法之志永不变”。他们又找来我的家人想用亲情打动我。我把不能理解我的亲友、公安干警及牢房里的犯人都作为洪法、讲真相的对象。渐渐地有些干警也由敌视转变为理解,同号里部分犯人也知道了大法的美好,有的还和我们一道炼功,其中一个犯人表示出去后要将大法传给乡邻。

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我被以“上书江、朱并进京护法”为由判劳教两年并送到贵州中八劳教所,与我同时被非法判劳教的还有四位同修。劳教所里面关押的98%都是贩毒、吸毒、卖淫的犯人,还有基督教徒(她们有的才十几岁)。按该所规定,新入所的学员,在“新收队”集训三个月后才下队进车间劳动,但没几天我就被放到“严管队”的“严管车间”,并指派二十余人轮番对我“保押”,24小时被监控,吃、睡、上厕所亦然。每天早上5:30进车间,夜12:30归队,每天我要清理出上万根贴宝石棍子,还得清扫几十平方米的车间里里外外的卫生,稍有懈怠不打则骂,不允许有休息时间。一天下来,全身骨头散架般酸痛,还得遭吸毒犯人、卖淫犯人的辱骂。并且每周还被强迫看那些诋毁大法的录像、电视资料,每当此时,我就默背师父的教诲。在劳教所,我受尽了凌辱、虐待,使肉体和精神受到重创,体重从入所时138斤降到80多斤,但我没有被压倒、没有被吓垮,相反地正念正信坚不可摧。两年多来我在狱中走正自己修炼的路,闯过关关、难难并时时以慈悲去善解周围的一切事、一切人;有位青年干警在知道宇宙法理后,毅然辞职离开邪恶势力聚集之地;对于吸毒等犯人,我告诉她们“善恶必报”、“业力转化”等法理,鼓励她们弃恶从善,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还将师父洪传大法慈悲救度众生的意义告诉给那些基督教徒,希望她们莫错过良机。在2001年5月13日法轮大法洪传九周年纪念日,我和几位功友在写有“不准炼法轮功”标语的四合院里炼功,被恶警罚以“五花大绑”时,许多犯人见后哭着请求干警为我们松绑。

2000年9月,劳教所开始将学员分期分批集中到“新收队”进行“转化”。以“好吃好住、不下车间劳动”,以“减期”、“提前解教”、“监外执行”等作为诱饵,同时采取强灌诋毁大法的录像、电视资料、“上法制教育课”、“跳秧歌舞”、“举办联欢会”等形式,对大法学员进行“洗脑”,使部分人放弃了修炼,落入邪悟,其中少数人还助纣为虐,干着破坏大法的魔所干的事。我是最后一批被带到“新收队”的,当我看到昔日同修垮垮往下掉时,真是心急如焚!告诉她们,我们三生有幸修炼宇宙的根本大法,千万珍惜这千载难遇的修炼机缘。谁知她们有的不但不听,还配合邪恶围攻我,逼迫我转化。面对围攻与威逼,我脑海里闪出的是金光四射的法理:“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有师在有法在,使我敢于直面邪恶,我坦然告诉对方:“凡有损大法、有损师父的事,我绝不会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决不从狗洞里爬出去。”很快,恶警就把我弄回车间,气急败坏地警告我:“你不转化,决不让你出去,等着把牢底坐穿吧!”扬言要对我加期、“重拳打击”。多次将有毒的水倒进我的水瓶;找来电视台给我摄像(企图收集我的“罪证”);请来“心理专家”等等。他们还大搞“连坐制”,将黑手伸向我的在大学念书的儿子,不久就传来儿子已被迫流离失学在外。

我对师父和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信,令邪恶胆寒,邪恶在超期关押我后,于今年1月15日夜将我秘密押送本地的“洗脑班”进行“软转化”,并令原单位(电视台)出五千元,派一人作为陪教,进行新一轮的迫害,他们使尽伎俩、煞费心机,见我仍巍然不动,只好将我转交单位、街道、派出所三联防监控。至此,邪恶之徒对我持续两年多的迫害,最后以失败而告终。今年2月4日(贵州法轮大法日)我终于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

回顾两年多来正法修炼的历程,每时每刻都是凭借着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才稳健地走好每一步、过好每一关每一难;每时每刻都按真、善、忍归正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才能彻底丢弃一切常人的理、常人的心。同时也深感距师尊所要求的“修得执著无一漏”法理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只有认真学好法,紧跟正法进程,精进不停,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