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阜新和马三家教养院恶警教唆叛徒野蛮摧残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2年7月10日】在抚顺教养院里的叛徒为了“立功”减刑,协助干警一起迫害大法弟子。有一天他们和干警一起把一个大法弟子拖到一个小黑屋子里,把大法弟子的嘴用毛巾堵住,浑身用绳子捆住,轮番地打她,用强制的手段,让大法弟子写揭批书,大法弟子不肯,他们就气急败坏地用手使劲地捂其嘴和鼻子,直到没气才松手,等其醒来的时候,他们看大法弟子还是不肯写,就又使出了一个更残忍的手段,让大法弟子头朝下,弯着腰成90度角站着,用他们的常用术语讲叫做“大飞机”,整天整日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叛徒轮番的看着,折磨大法弟子。在那里大法弟子几乎人人都受到了坐“大飞机”的折磨。

阜新市教养院以辛洪顺院长为首的凶手惨无人道,在三九天零下28─29度的气温下让大法弟子上外面站着,那些大法弟子穿着衬衣、衬裤,被手铐铐在外面的铁管子上,从晚上的9:30左右站到第二天早上8:00多钟,以辛洪顺院长为首的歹徒强迫大法弟子妥协,试图让大法弟子每天吃饭之前必须先喊口号骂师父,然后再吃饭,大法弟子不肯喊口号,凶手们就用电棍电大法弟子。把几十个大法弟子弄到一个空屋子里,双腿双盘,手抱在头上,然后用电棍电大法弟子的脸、后背、脖子等地方。被电的最严重的一个大法弟子被电时间长达2个多小时,然后用脚踢、打她的胸部,凶手们直到累了才住手。当时这位大法弟子被打吐血、手和脚被电的抽筋了,它们却说她是装的,而且我们大法弟子去照顾她,它们却不让照顾,至今这个大法弟子浑身没劲、脸色苍白、迷糊。

阜新市司法局的有关个别人也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有一个姓白的恶警和辛洪顺一看大法弟子不服从它们,它们就又使出了让人难以启齿的手段,先让大法弟子头朝下弯着腰成90度角站着做“大飞机”。叛徒协助恶警轮番看着,整天整夜的不让睡觉,谁要是一闭眼睛,他们就用电棍电。他们把窗户用胶纸粘住,在屋里面迫害大法弟子,他们看到大法弟子们还是不服从它们,不肯写揭批书,他们恶狠狠地说:“你们不写揭批书,这回我们就让你们尝一尝政府的厉害。”那些恶警把师父的照片拿来放在地上让大法弟子去踩,大法弟子不踩,那些叛徒和恶警们就一拥而上抓住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师父的法像上拖,连踢带打嘴巴子,使劲地打,用手拽着头发往地上使劲地按。其中有一个叫于连成的恶警气急败坏的把师父的照片……一个国家公务员、拿纳税人钱的干警,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的无耻。这不是在耍流氓是在干什么?在一个文明的古国里,独裁者竟然指使它的手下在干着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迫害着只为信仰真善忍的一群手无寸铁的人,而它还在那口口声声大言不惭的讲什么人权最好时期呢!难怪它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更残忍的是凶手们把四个女大法弟子弄到一个小空屋子里,双手放到背后,用手铐铐着,两条腿双盘在一起,想把腿松一会儿都不能,根本就无法动一下。恶警和叛徒轮番地看着不让睡觉,大法弟子想方便一下,它们都不让去,就这样让她们憋着,谁要是想闭眼睛睡觉它们就用电棍电,这四个大法弟子被它们折磨了整整60个小时没有让睡觉,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其中还有一个女大法弟子来月经了)。它们把男大法弟子打昏死过去之后,用凉水浇,浇醒之后再打,用电棍电,把大法弟子的脖子电的水泡一串一串的,还把一个男大法弟子打成精神分裂。被迫害的女大法弟子年龄最大的有64岁,最小的只有22岁。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司法局的不法官员、教养院的犯罪院长辛洪顺、还有于连成、翁精伟、李平、任志英、刘百强、闫淑华、陈美英、杨海青、邵干事、陈干事(男)、郑干事(女)、包干事(女)等人,共有几十个恶警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件事。

马三家教养院的叛徒协助恶警一起迫害大法弟子。有一天它们把一个大法弟子拖到一楼的空屋子里,让其跪下,其不肯跪下,它们就气急败坏地把大法弟子的双手拧到背后,双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能坐下只能站着。叛徒轮番看着,这个大法弟子整整站了10天10夜,手和脚被铐肿了。而且这个大法弟子又在这段时间被押在一个空屋子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已有数天之久了,还以上次同样的方式仍在折磨着她。有一天叛徒和恶警一起把一个大法弟子四脚朝天抬到了小号里面,而且嘴还用毛巾捂着,在小号里的她被恶警打的很厉害。而且给她吃窝窝头她都难以开口吃。在小号里的那些大法弟子同样被铐起来,整天整夜不让睡觉。现在马三家教养院一楼有一排窗户用胶给糊上了,从外面往屋里看人根本看不到,从里面往外看也看不到,因为那个屋子里有几十个大法弟子正在被用铁链子锁着呢,她们终日见不到阳光。叛徒协助恶警毒打大法弟子,不管你是年龄大的还是年龄小的一样打。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0/24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