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厌烦回避的心理 用正念正视邪恶


【明慧网2003年1月12日】在一段较长的时间里,干扰一直不断,一打坐周围的各种干扰蜂拥而来,楼上楼下,左邻右舍发出各种声响,高声说话,街头商贩叫卖声不断,有人用录音喇叭放到最大声在住宅区高声叫卖,走了一波又来一波,正打坐到疼痛难忍时,电话又响了……,为了避免干扰,我把门窗关严,从几个房间移来移去,尽力封闭自己的耳朵,立掌发正念,效果却不明显。不炼功时本没有这样多的干扰,一打坐练功,干扰就来,这样的状况持续着,长时间的困扰着我,常有练功炼不下去的感觉。而想从外部方法来解决问题,却历历没有明显效果,而干扰越显猖獗。

长时间的困扰的存在,引发我深入思考向内找,应该是我自身有问题,“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回想干扰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和过程,检查自己内心,我发现对于干扰,我没有怕心,但却有很强的厌烦,躲避心理,是自己的厌烦躲避心理,使我遇到干扰时,总想回避,躲避干扰,遇到邪的东西或干扰时,厌烦、远离、回避心理使自己的空间场发生紧张和凝固,抑制了神的一面正法。

任何干扰和邪恶,都有其背后邪的因素,直接干扰我的内心,干扰发生时产生明显不良的感受。这种不良的感觉或感受,没有人愿意接受和承受,毕竟闹心和难受,不自觉中产生了厌烦、回避、排斥的心理和情绪,使自己的空间场或神通能力不愿意过去,而遇到干扰或邪恶时,反而远离、退缩、紧张和凝固,不自觉的给邪恶让出了空间。执著发生时常常是潜在的,自己却不容易察觉。这种执著心越强,越妨碍神的一面发挥作用,因为你是主,你厌倦、厌烦、回避,而神的一面却得听你的。

我回想到上大学时宿舍里,一个同学的呼噜打的山响,为照顾其他同学睡觉,他尽量等其他同学睡后再睡,但我还是常常受不了、睡不着。我当时想到我听音乐时,声音也很大,为什么不厌烦呢,那时的心态平静。我就把他的呼噜当音乐听,内心消除了排斥的感觉,我发现呼噜也不是难听了,去掉了那颗心,我渐渐平静的睡着了。这一经历似乎给我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提示。

悟到这些,再打坐时,我注意去掉我内心的厌烦、回避干扰的心理,内心保持平静,你不是干扰吗,我不怕。我用心去观察是否有邪恶干扰、什么干扰,尤其是其中干扰我内心的邪恶因素,去消除它,用正的空间场、能量场正视它、占领它、覆盖它,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很快甚至瞬间消失了。我发现没有了干扰背后干扰人心的邪恶因素,外边再大的声响也干扰不到我,声音山响也完全不起干扰的作用,就好象我打坐而那边帮我敲梆子一样。那以后干扰很快逐渐减弱甚至消失了。

在单位遇到某些人,言谈话语很令人闹心,语气中隐含着很恶劣的因素,我意识到其背后有邪恶因素干扰我的内心,我没有嫌弃他、远离他,而是以平静的心态与他相处,并消除他背后的邪恶干扰因素,很快使我厌烦、闹心的因素消失了,恶感被承受掉,销毁掉了。

从这里我悟到,邪恶就是利用我的执著,才有了生存之地,邪恶就是利用邪的、恶的、不良的、可耻的、卑劣的……东西放在我们面前,用邪恶因素干扰我们的内心,产生怕心、厌烦心、回避心等执著心,逼迫我们的内心退让,抑制我们神的一面正法,压缩我们正的空间场,而获得生存空间的。

我们的执著心越强,邪恶越猖獗,越强大。真正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我们内心的执著的消除,“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在邪恶因素面前,能够做到不动心,坦然面对,邪恶就将无容身之地,很快或瞬间灭掉。

其实邪恶是非常脆弱的,它是什么物质构成的,它怎么能真正面对大法弟子精微物质构成的空间场、能量场呢。邪恶的触动人心的恶感和狰狞的面目完全都是假象,它越凶恶越表明它内在的恐惧和虚弱,在大法修炼者纯正的空间场和纯正的内心面前,邪恶的因素什么也不是,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但是,如果你不能看穿它的假面具,把假的当成真的,它没有了制约,却真的要制约你。其实,一切不良的感觉都是假象,都是邪恶为生存装出来、演化出来的,就是要来扰乱你的内心,驱使你心动,驱使你依据假象做这、做那,促使你做错。

邪恶的存在给我们发现自己的执著心提供了一个线索和途径,这并不意味着邪恶有功,而成为其存在的理由。邪恶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们有执著、心在动,使正的能量场、空间场受到了抑制,妨碍了神的一面的正法,才给邪恶留下了生存空间。反过来说,哪里有邪恶,就说明我们哪里有内心的执著,邪恶越猖獗,就意味着我们的执著心越大,越需要我们平静下来向内找。如果我们感觉到了邪恶的存在,而这正说明邪恶正在触动我们的内心,正在触动我们遗漏的执著心。有不良的感觉,就说明有人心在,有干扰,就说明有执著。

我想到,打坐的时候,腿痛的时候,邪的东西闹你的心的时候,当我总是想尽量阻止、避免和减轻痛苦,而苦痛却越显剧烈,而当我看穿痛苦和闹心都是假象,平静面对不动心,勇敢的去感受和承受痛苦,勇敢的去感受、面对和迎接闹心的时候,痛苦和闹心却退缩了、减弱了。去掉了内心的执著,去掉了对痛苦的惧怕、厌烦和排斥,内心平静不被触动时,痛苦也就没什么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即使邪恶未被除掉存在着,它也干扰触及不到你。实际上这时它也丧失了存在的依据和理由了,处在销毁、化掉的过程中。

我又想到,在我看电视时,邪恶头子出现的时候,我很明显感到不良的感觉,常很自然的把头扭过去,产生了很强的厌恶的感觉。可是后来我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正视它,为什么不迎上去,短兵相接,清除邪恶呢?虽然我们感觉到了很邪恶的空间场,有种很恶劣的感受,而这一点恶心的感觉有什么可怕的呢?如果遇到了,就平静地正视它,用正念大力地清除它,那它恐怕就不敢那么爱在电视上出风头、放毒害人了。

当然,有时候也可能是象师父在瑞士讲法问答中讲的:

“问:有的学员怕有毒的动物等生物,这些心不去是否不能圆满?
师:这是两回事儿。怕心去掉就行了。但是我们很多人并不一定是怕它,都是嫌这些东西脏。这种脏不是看着那个粪便那种脏,而认为这种东西是不好的东西那种脏。未来的世界、未来的宇宙,这种生物是不存在的。”(《在瑞士法会上讲法》)

即便是这样,我们也不一定走回避这一条路,而是同样可以借机主动发正念清除——那些邪恶物质不是集中在那里吗,那我就顺便集中把它们都清理了,免得它在那里放毒、害人。

以上是个人体悟,提供同修参考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