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大志而拘小节”──我和母亲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1月16日】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些给家人讲清真相的文章,这使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从小就很疼爱我,我一直和她关系很好。我长大以后我们虽然难免有观念,意见不同的时候,但我们依然象好朋友一般。镇压后她一开始对法轮功有误解,但因为她几乎每年都到德国看我,也就得以知道真相并看了《转法轮》。2000年她来德国时对我说,她看完书觉得很好,后来看到我一如既往地对她,她就放心了。她当时对放下对情的执著没有完全理解。虽然如此,她还是学了五套功法。

2002年6月她又来到德国,因为她在中国没能坚持看书,所以虽然她早已没有对大法的负面误解,但她还是有一些对大法法理的不理解。虽然大法工作很忙,我还是拿出很多时间耐心地和她交流,她自己也意识到得多看书,所以不用我催,她每天都看一讲。和以前她来德国时相比,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我对她的情放淡了很多,而慈悲多了很多,这表现在当她对大法有疑惑时我不再着急,而是能够很理解她为什么这么想,很平静耐心地给她讲解,直到她明白为止。

我们还一起到北欧发正念,在那里母亲读了《北美巡回讲法》,我经常主动和母亲聊天,不希望很高的法理给她造成误会,结果母亲没有对大法产生一点儿障碍,还和我们一起发正念。一次她对我说,她觉得好象回到了我小的时候,那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那个时候我们母女之间心心相通,彼此深深地信任,内心毫无芥蒂。

我也感觉到我和我的母亲在重新越走越近。当我小时,我没什么观念,可以和我的母亲毫无障碍地交流,但大了以后不可避免地形成了各种观念,有了和母亲意见相左,态度不好的时候。而修炼使我打破了很多观念,看到了事物的多方面,我也不再固守自己的观念,也不再用我的观念要求别人。我学会了更好地,更细致入微地从别人的角度理解他人,包括我的亲人。

母亲以前为我的安全担心,不大赞同我参加大法活动,但这次她主动给从大陆来的旅客讲真相,讲她自己是怎样被谎言的宣传蒙蔽,又是怎样知道了真相。

当我现在再看到师父的《圣者》这篇经文中的“怀大志而拘小节“这句话时,我觉得这是一个对大法弟子的很高的要求,就如同我们的功要达到无限微观和无限宏观一样,我们在人世间也得做得面面俱到,从正法的大事到细致入微地关心家人的小事,这都是我们走正我们自己的路的一部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