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结束”的执著


【明慧网2003年1月18日】学习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触动很深。”前一段有很多学员想,中共要开十六大了,要是中国那个魔头,人类的这个败类下去了,那我们大法不就平反了嘛,谁还会替他背黑锅呀,……大家都这样想,在整个大法弟子的群体中,这是个什么现象啊?一个强大的波动,一个强大的执著。”对照师父的讲法,剖析自己,本身也有这种想法。在此前,明慧网也针对此问题,发表过同修的文章,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整体有漏。

剖析自己,意识到:这是浮在水面上、表面上的执著,最根本的执著是执著于结束,从迫害开始就想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平反呀?常人社会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泛起常人心,正象师父指出的那样,镇压开始一些学员就想:”中国大陆的那个邪恶之首赶快让他死吧,让他倒了,好换上那个总理,换上总理我们不就平反了吗?”。接下来是对春天、秋天的执著。后来又是对《圣经启示录》所讲42个月的执著。再就是最近所谓的十六大。每一次执著的结果,事情都朝相反的方向发展。

身处大陆的同修,在魔窟中生命遭到虐杀,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痛苦中度日如年,执著结束之心难免要涌上心头,迫切希望早点结束。流离失所的在想,在家的在想,海外同修为大陆同修着想也在想,都希望早点结束这场迫害。

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执著也是够大的,哪一天立春,哪一天立秋,挂历上都有一个圈。

回头看看,师父从《北美巡回讲法》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近一年的时间一直在讲法中破除我们的执著,越来越明了。师父说:“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对邪恶的势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不要抱任何幻想。”“做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修炼者都明白盼望结束是执著心,可难免心里嘀咕:如何破除执著,整体提高,解决整体有漏?我个人体会是:

多学法,首先从法理上明白,善于向内找,剖析自己,个体要向内找,放大呢,整体要学会向内找。法会,同修之间的交流,在大环境中去认识,可能会更全面、更深刻一些。不管海内海外的同修、魔窟中的同修,能交流切磋的尽可能多交流切磋。

其次,是否针对学员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在明慧网提出来,提醒大家认识到不足,比学比修,交流提高,比如出一个通知或写一个编者按,那样大家会更重视。

另谈两点认识。

我们修炼真、善、忍,对忍的认识相对比较模糊。在世间的表现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等一些道理,在正法理中是什么表现呢?师父在经文和讲法中讲:忍“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忍无可忍》);

“能真正设身处地地去想别的生命”(《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这颗心就不是自私的了,是先他后我的正觉。忍中也含有真、善的法理,能真正地去想别的生命,这不是真诚吗!这不就是真吗!替别的生命着想,这不就是善吗!

另外,在讲真相时,有时谈到法轮大法是什么?举个例子拿人作比喻:人是由细胞组成,细胞是由分子组成,分子是由原子组成,原子又是由更小的微粒乃至夸克组成,夸克又由更小的粒子组成,更小的粒子又由更更小的微粒组成,以至最微观的粒子是由本源物质组成,而本源物质又是在宇宙特性的作用下形成的,这个特性就是宇宙之法——真善忍,在世间流传时就叫法轮大法。你说你不要法轮大法,那你要什么?这是造就生命的法。

以上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