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缘


【明慧网2003年1月2日】简告诉我她有一架钢琴想卖掉,如果我不去先看一下,她不会卖的。我并不需要钢琴,这事就拖下来了。可简一有机会就不厌其烦地提起让我去看钢琴的事。

一次,我正好路过她家,就拉着先生进去了。一进门就看到一架黑色的立式钢琴摆在客厅里。我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刚弹一个键,心立即被那悠美的音色打动了,泪水止不住地淌下来……

20年前,当我还是音乐系的学生时,曾梦想要一架钢琴。当时,家里兄弟姐妹多,有三个在大学读书,经济不宽裕。我为了弹几小时的钢琴,要等到很晚,琴房空了才能去弹。第二天很早就起床,再去弹一会儿。那时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架钢琴。

先生见我对琴的反应,知道这是我想要的,就问简多少钱。简从乐谱中拿出一张夹了20年的收据。先生买下了钢琴。

后来,简告诉了我这架钢琴的故事:

“我在20年前,突然心血来潮,去买了这架钢琴。谁知买琴后没几天因工作需要,我就离开美国到危地马拉和南美的一些国家去做考察,一去就是十几年。回国后,因患了全身关节炎,手再也不能弹钢琴了。我几次想把钢琴卖了,又怕这琴落到不合适的人手里。第一天见到你时不知为什么,我就知道这架钢琴当年是为你买的。事实上,这琴从商店买回来直到你今天来,还没有被人弹过,今天她是找到主人了……”

我认识简是几年前一个快到圣诞节的冬天。还有二天诊所就要关门了。她进来了,步履艰难,看得出是腿有问题。她告诉我:“再过二周,我的左腿就要被锯了,因为血脉不通,血流堵塞,医生怕腿要坏死,就建议截肢。”我检查了她的腿之后,发现左腿近乎紫色,而且冰凉。她对我说:“我是单身,孤独一人。父母都过世了,没有其它家人。如果我只剩一条腿了,可怎么生活呢?”

我问她是否能天天来诊所,我会尽最大努力给她治疗。她说可以。就这样,我用中药、针灸、推拿同时对她的腿进行治疗。二周后,医生检查她的腿时,大吃一惊:腿的颜色变红了,温度也上升了,毛细血管、微血管大部份复活了。医生告诉她说:“不管你在用什么方法治疗,赶紧接着做,过二个月再来检查。”过了二个月,她走路自如了,痛也减轻了。医生每三个月检查一次血流量,发现她的腿在好转。她的这条腿至今还保留着。后来,医生知道了这是中医治疗的效果,很感慨地说:“我们西医对中医知道的实在太少了!”

简很感激我救了她这条腿。我也很感激她,她20年前买下的这台钢琴,圆了我20年前的梦。

这“缘”,怎是人能说得清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