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地制宜 救度众生──向在新加坡的中国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随着正法进程的加快,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变得越来越紧迫。当许多大法弟子采用各种方式向大陆人民讲清真相时,我们发现,在新加坡这块不足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几十万中国人,他们以移民、学习、工作、短期培训和社交访问等各种方式来到新加坡。他们中的许多人受害于中国那个政治流氓集团的造谣诬陷宣传,对法轮大法有很深的误解。如何向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就成了新加坡学员的一项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1 向中国建筑工人讲清真相

在新加坡,到处可以看到建筑工地,许多工地雇佣了几十成百甚至上千的中国建筑工人,估计全新加坡有数万名中国建筑工人,他们来自中国多个省份,流动性大,经常成批人回国又有成批的人不断从国内来。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很长,只有周末才有时间,且吃住都在工地。针对这些特点,我们利用每个周末和节假日的晚上去工地住处给他们讲清真相。通常,我们在到达工地后先发正念,然后分成两人或三人一组,分别散发材料和光碟。刚开始时,他们都很惊奇,态度很不好,我们就给他们面对面讲真相,解答他们提出的许多问题。有时还和他们一起观看真相VCD.许多工人在看了材料VCD,或与我们交谈后,知道了真相,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

积累了经验后,我们有一次去了上千人的工地。大多数工人住宿很集中,一个类似地铁车厢的房间住20~30人,有一个晚上,我们6个学员花了3个多小时,向一个住有近2千中国工人的大工地散发材料。我还记得许多工人争先恐后向我们索取真相材料和光盘的感人场面。

有一次我们向一屋的中国人发材料,他们拒绝接受,要我们离开。我们就边发正念边拿出图片集给他们看。有两人被大幅西方人炼功照片吸引看了起来,我们就顺势给他们看天安门自焚图片,逐一讲解疑点,讲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以及我们炼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结果整屋的人都被吸引过来。最后,他们的敌意完全消失,都拿了材料,连说“谢谢!”,我们也开心地笑了。

多数工人了解真相后,对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和残忍非常震惊,对我们表示同情和支持。一天晚上,我们准备离开时,一些工人对我们喊:“我们知道真相了,我们支持你们,法轮大法好!”

在讲清真相过程中,我们遇到许多有缘人。有好几个工人在国内炼过法轮功或看过书,后来因为国内邪恶宣传的蒙蔽就放弃了,与我们接触后,他们都明白了真相,表示适当时候会重新进入修炼。还有的工人,知道真相后,急切地把有关材料寄回国内给炼功的亲朋好友。

还有一部分人,在充分了解真相后,随即表示要学。我们给出了多本《转法轮》,其中有10多人参加了9天班,并在住处附近的炼功点炼功。前不久邪恶之首到北美期间,有三个得法不久的工人每天晚上坚持和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其中一人在第一天开始发正念时开了天目,真切地看到另外空间惊心动魄的正法景象。

在几个月时间内,我们发出了数千份各种资料。因为不断有中国建筑工人来到新加坡,有许多人受蒙蔽很深。我们的这项工作还将继续下去。在修正自己、加强正念的同时,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并做得更好。

2 向工厂的中国工人讲清真相

新加坡的一些工厂雇佣了很多来自中国的工人,他们中绝大多数受过中等教育,大都20岁以下。他们与那些建筑工人一样,流动性很大。他们居住集中,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讲清真相条件。我们在周末时间去给他们讲真相。

他们多数都接了我们的材料。也有不愿接材料的。一些刚从国内出来的工人,一看到法轮功材料就吓得发抖;有一部分人拿到材料还没有看就立即扔进垃圾桶;有一部分人非常吃惊新加坡有炼法轮功的;还有一部分人没有接材料,在观察我们,似乎在思考。我们能感到他们的观念在改变,他们深受邪恶宣传毒害的心灵在震撼,他们身上携带的不好的东西在瓦解。

也有人愿意和我们交谈,他们甚至向我们介绍了一些他们知道的国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几个星期后,我们在三个地点发出数百份资料和光盘,材料在他们之间的流动促进了真相的广泛传播。

3 向大陆移民讲清真相

据估计,目前在新加坡的中国移民和专业人士包括他们的家人总数多达10多万人。他们与中国的联系紧密,经常回国探亲。由于他们长期居住海外,先进便利的通讯、海外媒体的开放,使得他们或多或少了解到一些法轮功的情况,然而中国的知识分子受无神论的影响很深,对于信仰的追求及法轮功的和平抗争表现得麻木不仁,甚至表示不理解。他们中多数不相信、也不愿承认大陆残酷迫害法轮功这一事实。一个简单的传单不足以转变他们的想法和观点。怎样向他们讲清真相是一项摆在新加坡学员面前的重要课题。

经过讨论,学员们认识到直接把大法资料送到他们家中是最好的办法。这有几个好处。第一,把大法资料装入信封,塞入各家楼下的信箱里,减少了被立即扔掉的损失;第二,材料一旦进入家中,就有可能让更多的人有机会看到,增加了利用价值;第三,一家中只要有一人愿意看这份材料,就可能带动其他家人来看,引起家庭内部讨论,从而促进思考,分清好与坏,善与恶的表现。新加坡的所有家庭地址电话均可从电信公司的电话簿中或互联网上找到,但要从几十万个地址中抄录中国人的地址是一项费时艰巨的工作。正在为难之时,有学员想到新加坡电信公司出售本地住宅通讯录的光盘。我们买来光盘,然后根据中国人的姓的拼音排列出1万多个中国人的通讯地址。在全岛很多学员的共同努力下,从整理打印地址、准备资料到挨家挨户派送,两、三个月就完成了。

我们后来从不同渠道得到一些反馈,确认许多中国人家庭看了光碟,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4 向大学师生讲清真相

在新加坡两所大学和4所理工学院中,有成千上万的中国老师、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他们讲清真相的工作没有大规模铺开,面对面讲清真相的难度也较大。有一部分学员曾经在校园内发送真相材料,但不久即遭到学校当局的干涉。我们通过网站查到部分中国籍师生的通讯地址,然后给他们寄送资料和发电子邮件。然而,反馈的信息并不理想。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们再一次向他们发送电子邮件,但内容非常简单,仅仅向他们推荐了两个网站。对这两个网站感兴趣的读者都能了解许多法轮功真相,并且可以向他们的亲朋好友推荐,这是通过一两份材料所难以达到的效果。

邮件发出后不久,我们便收到一些积极的反馈。多数表示感谢,很多人对网站甚感兴趣。骂人的反馈邮件从原来的70%下降到10%左右,也有一些想与我们交朋友。还有即将离开学校的学生把他们的新电邮地址告诉我们,希望保持联系。有一个人回信说,他看到中国大陆的腐败、黑政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简直不敢相信。另一个回信说,看了推荐网站后,他对中国的未来感到担忧。

我们后来评估认为,效果是好的,间接让一部分中国人了解了真相。

5 一点体会

师父在《正念》经文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

一想起中国工人争先恐后向我们索取真相资料的感人场面,大家都深感救渡众生的紧迫性和大法弟子肩负的重大责任。向在新加坡的中国人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若干考验和魔难,通过学法交流,我们认识到,很多时候一些魔难都与我们自己的修炼状态有关,可能是我们有漏,被魔钻了空子,也可能是旧势力对我们的考验。所以坚持学法,发正念及不断修正自己对讲清真相有着重大意义。

在新加坡讲真相,时常能感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一些学员在发材料过程中被警察抄身份证,材料被没收,被警告。 一次我们在一个建筑工地讲真相,对方说了一些对大法很不敬的话,我们情绪立即被带动起来,与他们大声争论起来,结果他们邻居报警,我们离开时警察到了。事后我们都意识到这是我们的争斗心带来的后果,不仅没有达到讲真相的目的,差点还带来常人的麻烦。

新中两国人民的来往频繁。中国游客已是新加坡的主要游客来源之一。因此,向新加坡华人,特别是向新加坡的中国人讲真相就尤其重要。他们能以不同的方式把真相传回国内,帮助我们传播真相。在我们密集开展向中国建筑工人讲清真相几个月后,新加坡的大多数中国建筑工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了法轮功真相。许多人问能否把资料和光碟带回国。为此,我们特地制作大量便于携带和传递的真相小册子和封面没有大法标志的光碟,鼓励他们把真相告诉他们的亲朋好友。

我悟到世界上每个国家的政治制度都是旧势力的安排,目的是提供大法弟子在不同制度下的修炼环境,在不同环境下考验大法弟子。我们不承认这种安排,但如何在新加坡这种相对严厉的社会制度下正法、讲清真相是大法赋予新加坡学员的历史使命。我们仍感到许多中国人对法轮功学员的努力心存误解;也有许多中国人不愿意了解真相,觉得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我们讲真相抵触还很大;有一部分在新加坡自费读高中和各种职业学院的中国学生,由于非常分散,就被漏掉了;还有就是中资机构人员,那里也有许多中国人需要我们去讲清真相。

我认为,我们还需要加强集体学法和交流,鼓励学员更加积极参与讲清真相的活动中,充分认识正法修炼的重要性,时刻保持强大正念,用智慧和慈悲去救度可贵的中国人,走好正法修炼的最后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