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监狱里辗转传出来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3年1月21日】(投稿者注:这是辽宁省辽中县一名大法弟子几经周折从监狱中传出来的写在当地检察院对他非法起诉的起诉书上的一篇短文。文中揭露了当地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从狱中大法弟子的遭遇中,可瞥见大陆恶警疯狂的程度。其实像该同修这样遭受迫害的事,在大陆每天都在发生着,他们正在囹圄中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也衷心希望这些大法弟子能心在法上,坚信师尊,时刻正视恶人,冷静智慧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早日走出魔窟。同时我们也呼吁有良知的世人,通过各种途径关注大陆的大法弟子的遭遇,制止江氏集团对善良百姓的毫无人性的迫害。)

老A:

你好!我们分别已经快六个月了。我被邪恶疯狂的迫害,希望我们大家能加强学法,在大家有不同意见时一定要以法为大,站在法的基点上考虑问题,绝不能有人的东西。用人心对待,那是对修炼的不严肃,是很危险的,这是我今天深刻认识到的个人见解。在这六个月里外面的事情我是一无所知,心里真的好想大家。现在我把我这几个月遭受的迫害写出来,从而揭露大陆恶警的疯狂,揭露它们凶恶的嘴脸,流氓行为。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那天,你从我家走后,不到一刻钟,盘锦市油田公安局几个便衣来到了我家,它们真的象恶狼一样凶狠的撬开窗户的铁栏,爬进来,疯狂的绑架我们。当时我就是不上车,他们就使劲的推搡我,我坚决抵制。他们就拳打脚踢,象恶狼一样用牙齿咬我的后背。后来又来了几个人把我弄上了车,他们把我绑架到油田公安局。在那里他们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他们问我去我家那个人是谁?手机卡在哪里?撒了多少传单。挂了多少条幅?我说:“不知道。”他们很生气就开始对我动刑。用带跟的军鞋抽打我的脸,用一本厚书打我的脸,用飞脚踢我的前胸,用电棍打我。我的头被打得流血,耳朵被打得听不到声音,一个月后才好。邪恶之徒真的是太坏了,真的象毒药一样啊。但不管它们怎么疯狂,我心中有法,坚定正念,回答他们的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没有办法它们把我送到油田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二十五天,在这二十五天里,它们经常提审我,每次提审我,都得挨打。而每次它们只能听到“不知道”三个字后悻悻而去。后来它们把我送到了辽中县公安局,辽中县公安局直接把我送到了县看守所。

六月二十六日下午它们又开始提审我,用车把我带到公安局,又开始严刑拷打。把我扣在老虎凳上用电棍电我,问我传单从哪里来,和谁联系等等问题。不管问什么我都是不知道,邪恶之徒气急败坏,用拳头猛打我的头,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我的头上,他们不停的打,当时他们把我打得睁不开眼,后来我就休克了。它们又往我身上浇凉水,看我伤势严重怕出事担责任,把我送进医院抢救,打氧气、挂点滴、做脑电图、做CT。就是这样它们还毫无人性的威胁恐吓我,说:“一会给他喝点‘万灵’(大概是一种毒药的名字)拉火化厂炼了,就说是自杀。对法轮功就得这样。”

邪恶之徒又把我送回看守所,在看守所院内车上,一个恶警用手捏住我的小便,说要把我废了等脏话,邪恶之徒真是野蛮到了极点了。一个政府的职能部门执法机关竟然无耻流氓到这种程度,如果我不是亲身经历,想都想不到啊。

后来它们做了个假口供陷害我,根本就不讲理,不允许人说话,没一点人权,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法院根据假口供非法判我四年刑期,现在准备把我送走,不知去何处。

请你们放心,未来我会做得更好,衷心的希望你们走正自己的路。在正法的路上“正念正行”。让我们共同谨遵师父教导:“灭恶尽,扫寰宇”(《扫除》)

辽宁大法弟子
2002年11月18日于狱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