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窄的铁门和宽宽的太平洋(图)

济南市教育学院张兴武夫妇被非法劳教三年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一月四日】我与爸爸妈妈隔着太平洋,隔海相望的日子,太平洋只是一颗眼泪,有分别却没有离愁。海鸥天天捎着风信子的花香,倚在老房子的窗前,诉说着我的心情故事。偶尔,爸爸会抬头望望白云,上面有几缕涂抹,那是我的家书,妈妈会停下来嗅嗅花香,有几份熟悉,那是我从没有迟到的问候。

高精度图片

潮涨潮回,日出日落,太平洋那么宽,她连接了黑夜与白天,她连接了西方与东方,然而宽宽的太平洋,却隔不断我们的心,我们彼此的思念,日日相聚。再远的距离,也不过是一张机票,一个电话,一张生日卡。分别的日子越久,见面的日子越近,在我们彼此的思念中,太平洋只是一个忠实的观众。

然而夏夜的一个傍晚,黑云压城,太平洋波浪充天,海鸥再也飞不过天堑,我的心遗失在临海的悬崖,不想回来。日夜寻觅的眼光,在黑夜与暴雨中,遥望着家乡的方向。然而再也没有了去时的路,也找不到挂念的人。泪雨纷飞,纷飞的思念,落进了深深的太平洋。

在海的那一面,那一块古老的土地上,一切的变化发生的那么快,一夜之间,爸爸妈妈被铁门挡到了世界的另一面。

那是监狱的铁门,窄窄的铁门,却宽过了太平洋。

我从此看不到,听不到,盼不到我深爱的双亲。

爸爸是一位物理教授,却通晓琴棋书画,他天性豁达善良,别人的困难总是他自家的事,妈妈独爱吟诗赋词,性情豪爽,一双巧手变换无数腐朽为神奇,是我心目中的才女,爸爸妈妈就像是一对神仙眷属,早已年过半百却依然享有童真的快乐和成熟的悠然。在这个无比宽松温馨的环境中长大的我和他们似朋友多过儿女。正如一首歌中唱的,我们快乐着彼此的快乐。即使八年前我来到了纽约,我们一家仍然是天涯如咫尺。

不久,爸爸妈妈接触到了法轮功,他们惊讶于修炼的博大精深,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他们更加向往遵循真善忍的人生,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爸爸妈妈在人生路上再一次携手,决心永远修下去。我一度诧异于他们的选择,一边也悄悄研究起法轮功,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原来是如此美好的功法,不但祛病健身,还可以净化心灵,不知不觉中,一个人从里到外都变得美丽年轻!我们的心又一次越过了宽宽的太平洋,溶在了一起。

那段短暂的日子是我们生命长河中美丽的回忆,爸爸妈妈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照片上他们年轻了,也更加爱笑了,他们的心向所有的人敞开,竭尽所能的帮助着认识与不认识的人,爸爸妈妈学会了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所以他们的朋友越来越多,我们的家庭也越来越大了,太平洋上空充满了我们的欢声笑语,每一次电话中的快乐都让我感觉再一次回到了爸爸妈妈的怀抱,再也没有因为宽宽的太平洋造成的任何距离。如果还有,太多朋友的关心和爱早已填满了所有的缝隙。我们快乐着每一个人的快乐,幸福着每一个人的幸福。

然而美好的日子总是太短暂,1999年7月当权小人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我几乎是立刻就失去了爸爸妈妈的消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心急如焚,太平洋蓦地高如天堑,电话被卡断,信件无法到达,只有在那时,我才发觉,原来我们是在两个世界里,那块古老的土地,我们共同热爱的家乡,离我那么远,那么远。

后来辗转得知,爸爸妈妈被抄家,被拘留数月,被强化洗脑,而后一直被监视居住,24个小时不得自由。一生善良正直的父母想不通,真善忍怎么可能是错的,做好人怎么可能是错的,由于修炼法轮功的身心受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们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作任何事,他们更不愿意去造谣诬陷以换取自己的自由,因此,他们的处境越来越艰难,在2000年秋天,万般无奈中,他们离家出走,流离失所,2001年1月1日被捕,4月双双被秘密判刑3年。

苦苦地等待,我终于得到了爸爸妈妈的消息,没想到却是他们身陷囹圄,铁窗度日,从此我与爸爸妈妈天各一方。

长期的身心折磨,严重的损害了他们的健康,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与强化洗脑天天重复上演,是要洗去父母对返本归真的追求吗?还是要摧毁人们心中对正信的向往?为什么一句真话会有人这么仇恨?

多少次午夜梦回,我回到了从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多少次夜深到天明,我对着月儿说话,想象着爸爸妈妈能够听到,我载不动的思念飞过了太平洋,却飞不过窄窄的铁门,只有一颗心,随着海水起起伏伏。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我们家却再也盼不到团圆。

春花秋月,夏荷冬雪,所有的美丽都失去了它本来的颜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就会想起他们,他们现在在做什么?衣服穿的够不够?脸上的笑容有没有多一点?梦中有没有梦到我的思念?然而我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选择,作为一个高贵的人,在人生心灵的十字路口上,爸爸妈妈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我,人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真理的光辉,什么都遮挡不住,即使是黑黑的牢房,和深深的铁门。

爸爸妈妈,你们听到了吗?我们的心,有着生生世世的缘分做结,无论什么也割不断,不论冬季的冷风多么刺骨,黑夜多么漫长,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朋友会和我一起,叫醒更多报春的喜鹊,牵起春风,唤醒沉睡的大地。也许,那一瞬间会来的那么快,那么快,刹那间,世界就变了模样。

朋友们,有什么比善良更需要呵护,听从你心中的渴望,和我一起,去敲春天的门吧。

张霜颖,美国纽约州注册护士。
爸爸:张兴武,原济南市教育学院教授,被非法关押于山东济南刘长山劳教所三大队。
妈妈:刘品杰,原济南市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被非法关押于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一大队。

两人均已六十多岁。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情况得到明显的改善。

99年720以后当地派出所对我家进行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大量书籍、私人信件等物品。父母被非法刑事拘留。释放后仍然派专人长期监视,父亲被降职降薪。2000年他们为了摆脱骚扰离家出走,2001年1月1日,在北京被拘留,父母不说姓名地址抗议无理关押,4月份被山东的警察认出,遣返济南,强行送进洗脑班,期间母亲绝食抗议被送进医院。后两人都被非法被判处三年劳教,母亲监禁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父亲在济南刘长山劳教所。因父母拒绝妥协,父亲在刘长山劳教所一直处于严管状态,2002年4月转到山东王村劳教所强化洗脑两个月,其间禁止家属见面。母亲在一年中因此两次被加刑,每天接受洗脑的同时,还要经常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通信件经常被扣,经常以“思想有问题”为理由禁止家属见面,家属见面时必须有干警陪同没有自由说话的权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