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快讲”的感悟


【明慧网2003年10月1日】当师尊的《快讲》经文发表,我的心情是激动、澎湃。“快讲”的内涵,“快讲”的紧迫,无时、无刻,不在我心中回荡。初期,我的“快讲”对象是亲朋与好友,继而是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再继是同学、同事、邻居,加之找我谈话的单位的“610”,看守所门口的探监人群,和一切有缘碰上的熟人和陌生人……。我想:与我有缘的人基本都讲了,而且绝大多数是多次反复重讲,有新资料及时送上门,而他们明白的一面,也主动协作我“快讲”。我想明白的人多了,我的“快讲”对象也少了,我可以喘一口气了。

2003年7月的一天,下午4:00左右,我无意中打开电视,(白天一般不开电视,)一下就看到我昔日的同学,一个国营金融单位的党委书记,她在作诽谤大法的发言,这时我联想到在99年的8月份,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她在电视里,作诽谤大法的发言。我震惊了!也很气愤!(我们是50年代的中学同学,98年曾见过一面,平时没有往来。)为什么是这样?《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师尊讲到:“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同时呢,在讲清真象中,很多被蒙蔽的人与误解、偏见,都可以把它解决掉。”

遵循师尊的教导,第二天下午1:00我带着资料,乘公车进城了。在多次询问后,找到了她的住处,她一开门,惊讶的一时没说出话来,(她知道我在修大法。)我说:“你好!”她惊讶之余高兴地说:“你怎么来了?”我说:“你想了解法轮功吗?我就来了。”

这时她老伴也出来了,(某单位的一把手,转业领导干部。)于是我直接进入主题。围绕法轮功,介绍了《转法轮》,讲到了师父的慈悲度人,讲到了我的身体巨变,讲到当今邪恶之首、妒嫉小人,讲到了电视造假,所谓“天安门自焚栽赃”,讲到我为什么要来讲清真相?这是我们师父在再一次地慈悲救人啊!……气氛祥和,一问一答,一个下午我都是盘腿结印。她老伴也学我样,他散盘结印,认真听。

时间过得真快,六点了,她急着要煮饭,我也赶紧默默发正念。

晚上,在送我上车回家时,我问她老伴,你对大法有什么感觉?我其实是问,你对大法的看法,谁知,他兴奋地说:我感到小腹处,有一股热流在往外冲,两关节像冰块一样冒冷气,我高兴地说:你与大法有缘,我师父的法身在给你下法轮了,同时也在给你消业了……。临走时,我留下了光盘和其它资料,约好我明天再来。

第二天她老伴高兴地告诉我,他昨晚睡了一个好觉。而且肩周也不痛了,颈背也通了。激动之余,红光满面。

我的同学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她说:“我看了资料,你们在参与政治呀!”

我不慌不忙地告诉她,师父的经文《不政治》。又是一番问和答。这时他们明白的一面突然提出来,要学法轮功,我说:你们一定要排除后天形成的一切常人的观念!要相信我们的师父,要相信大法,要心怀“真,善,忍”……。

第三天我又去了,并带去了师父教功光盘和经文《不政治》,时间又到了五点了,他们两口子迫不及待的说:快教我们动作吧!……。现在,他们已经在炼功了,并在拜读《转法轮》。不管他们能否修炼,但能说明一点,他们不会仇恨大法了。庆幸的是,他们已经在从正面认识大法。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快讲”的面与点的问题。在被后天观念长期灌输的企业上层领导干部中也有等待被救度的生命,也许他们就是某一天体大穹的主或者是王,“你对他讲清真相的时候,你救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庞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个主,一个王。”“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北美巡回讲法》2002年3月)

正法还没有结束,邪恶还在行恶!还有善良的生命仍在谎言的毒害中。“快讲”刻不容缓!

个人感悟,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