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同修在写劝善信时注意


【明慧网2003年9月23日】大法弟子向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劝善,这是我们的慈悲。我们应该平和、理智地和他们讲道理,而不是口诛笔伐。但是我们也一定要保持大法的威严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我们是在挽救他们,而不是在求他们被我们挽救。

有的同修的信的开头就是“尊敬的”、“您好”。我们是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在写信,他们,这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值得我们“尊敬”吗?他们“好”在哪里?他们配我们一口一个“您”、一口一个“请”地敬重吗?也许您会说这是常人中的礼节,但是这些参与迫害的人在犯着大罪,他们对大法弟子讲过起码的礼节吗?我们对这样的人的尊敬,那么我们怎么对得起被这些人迫害的同修,怎么对得起被这些人侮辱的大法?

还有的同修称收信人为“良心未泯的人们”、甚至“善良的人们”,这符合事实吗?他们在做着那样的事情,我们怎么能说他们“良心未泯”呢?在信的结尾,同修往往说“希望你们如何如何,美好的未来在等待着你们”。这些人现在的问题是悬崖勒马,不要掉进深渊,之后是痛悔、改过、赎罪。“美好的未来”的许诺对于这些人来说是太轻巧了。同修遭受的迫害,大法受到的侮辱,怎么能这么轻易地一笔勾销,变成了“美好的未来”?这符合宇宙的法理吗?

还有的同修在讲道理时用很多人的观念,如把那些参与迫害的官员称为“父母官”。这些迫害人民的人怎么能当人民的父母吗?他们自己都声称是人民的公仆。还有说“人民赋予的权力”,人民什么时候“赋予”了他们权力?还有的同修说“请在百忙之中拨冗如何如何”,他们的“百忙”还不是蝇营狗苟、鱼肉百姓?还有的同修把某些新上台的当权者说的套话加以恭维,这些套话兑现过吗?如果总也不兑现,不就成了谎话?我们不能通过常人的恭维、客套甚至巴结来挽救谁。孔子说过“巧言令色、鲜矣仁”、“乡愿、德之贼”。

以上为个人见解,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以师父《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与同修共勉:“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法也是有标准的,对众生是不变不破的,是不能够被随便地左右的。我可以慈悲众生,但是,哪个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是有法来衡量的,再慈悲就是无度的,就等于自毁了,那么这样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