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10月13日】我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而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一年半。从看守所到北京市调遣处又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目睹了恶警的所作所为,看到了它们的真面目。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寒冬腊月天一进门就要在雪地里被罚站,光着脚站在雪地里被恶警往身上泼50盆冷水。在经期用袜子代替卫生纸。恶警看见新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就象饿狼见了羊羔一样从背后拳打脚踢、揪头发、用电棍进行殴打,打得死去活来。恶警没收大法弟子的钱不开收据,没收手机等贵重物品。卖给大法弟子的被褥是旧的,但照样要收新被褥130元高价,挣大法弟子的血汗钱。有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就要叫来四个刑事犯强行将大法弟子按到床板上进行强行灌食。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其家属子女为救自己的亲人不得不花上几万元,但就是这样还被恶警以各种谎言进行欺骗,有的家属花了钱邪恶也不放人。

到北京调遣处,首先进行几个小时的罚蹲、罚站,然后让大法弟子写保证书。如不写就找来两个吸毒人员进行殴打,拳打脚踢,扭胳膊踩手,抓住大法弟子的手腕强行写“保证书”,才让其回班。否则不让进班,不让睡觉。有的大法弟子被绑架进调遣处在太阳下曝晒罚站、罚蹲,双腿上起了大泡被感染住进医院,一住就几个月,伤口经几个月后才好转。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的迫害,恶警就以找其谈话为名找来吸毒人员连踢带打进行“训练”,低头抱首,打个半死不活,而这时恶警就躲到别处让吸毒人员随意大打出手,甚至给学员戴上脚镣手铐扔在光板床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恶警还恶毒地说“让你舒服舒服。”有的恶警亲自出马打大法弟子,被揭发后上级对它进行“违规”处理,表面上调离了原工作,然而评先进时仍然榜上有名,仍然是所谓的先进人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恶劣,用心十分邪恶。到调遣处的人虽然住的是花人民血汗钱新盖的楼房,可无不感觉到黑色恐怖时时刻刻笼罩着,时刻面对着恶警的谩骂、恶语和体罚,无限延长的强制劳动。在这里无所不用其极。

到劳教所就截然不同了,为了达到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目的,恶警精心装扮了一副伪善的外表,将那些嚣张的恶行藏到人看不到的地方,最终目的仍然是让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北京女子劳教所是花了大量财力于2001年盖起来的,环境、设施比较好,到处干净整洁漂亮,但再好也是用老百姓的血汗钱盖起来关押善良的老百姓的。

且看恶警的伪善面孔是如何表演的。每个队象一个“大家庭”一样,一个班有12张床,人员之间表面突出“友善”的气氛,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进班后就对其骚扰。如不写“三书”,就开始实行两面的手法,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由“帮教”人员灌输谎言,看管你上厕所、洗脸、吃饭,晚间由两名包夹人员看着你不让睡觉,直到下半夜2—3点钟才让你上床,到5点左右就得起床,这哪里谈得上“善良”二字呢?!如果长时间不写“三书”就由专门包夹人员看管,带到无人的地方整天罚站,有的大法学员腿肿得象馒头一样。有一位大法弟子罚站了两个多月后走路、上下楼梯都非常困难。而且整天吃的是苞米面窝窝头、咸菜,受迫害长期精神紧张,就常常便秘,到厕所多蹲一会儿就要受到冷言冷语。有一位学员因长期精神压力和心情压抑患了精神分裂症,晚间大家睡觉时她大吵大喊,就被隔离由吸毒人员看管,而狱警后来却召开全体劳教人员会议,叫我们对她的情况进行讨论,意思是因为我们炼功而导致的。那她没被关到劳教所时为什么不患这病呢?!这明明是强制洗脑被迫害所致,连恶警心里都明白的,现在把人迫害成这样了不仅不放人,还把一切罪过推向法轮功,推脱它们的责任掩盖它们的罪恶,其恶毒用心昭然若揭。

写了所谓的“三书”后,也就是被迫表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之后呢,在生活待遇上就给予“优待”,不给窝窝头给馒头吃了,还给菜吃,有时菜里还有点肉片,晚间可以看电视,有图书室可以借书看,可以在超市买日用品等。并且在思想上进一步洗脑,互相可以说说话了,以这种对比强烈的画面来摧毁大法学员的正念和意志;但是恶警仍然指使“帮教”人员对写了“三书”的人实施压力,继续灌输那一套谎言,并完全剥夺自由,一旦被它们发现思想有波动,那就马上戒备森严,完全被隔离由专人看管,整天罚站,一切待遇又都没有了,甚至送集训队遭受着非人的“待遇”。采取各种“假恶斗”手段剥夺人的信仰自由和炼功自由权利,这就是它们的真实面目。

所谓“转化”的人中很多人后来都有所醒悟,就传手抄的师父的经文看。被发现后更是遭受迫害,有的被处分、被隔离,受着非人的迫害,其余人不许串班,不许和别人说话,打饭都得必须是班长打饭,晾衣服一个班一个班的去求去晒,劳动强度也加大了。

迫害还在继续,被迫害的真相还在被掩盖。师父的教诲给予我重生的机会,让我有勇气面对自己并站出来讲出我的亲身所闻所见所经历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