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贪玩心 以纯正的心态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3年10月24日】最近看了《病业状态与执著心》后,深受启发,同修在文中谈到了她一直没有意识到的贪玩心,与同修相比我在修炼中也有很强烈的贪玩心,有时甚至陷入其中而不自知,意识到这一点是在99年的一次非法关押中。

那是99底,我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在拘留所里开始几天心很平静,后来就烦躁起来,呆在只有几平米的小房子里觉得特别憋闷,有时觉得寂寞孤独,时间过得好慢啊!心里急切地盼望着快点出去,回想起以前和亲朋好友们一起游山玩水、逛街的情景简直是羡慕不已,想等我出去了我先痛痛快快地玩一场,此心一起,是越想越浮躁,别的心也上来了,最后在压力面前没过好关。

回来后痛悔不已,跟同修讲述这段经历。同修没说什么,先给我讲了一个《西游记》里的故事,说的是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途经某地,正赶上元宵佳节的灯会,十分热闹,于是唐僧便去看花灯,结果被妖怪抓去,当孙悟空找到妖怪后,那妖怪说:“你师父这场灾祸是因为他有贪欢之心招来的。”唐僧是修行之人,本当以修炼为大,怎能贪图世间享乐去看花灯呢?这是对过去的修炼人而言,而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求更高。平日修炼中心性上的漏洞在关键时刻,特别在压力面前就会表现出来,把握不好会给大法和自己带来损失,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姑息它。同修的一席话点醒了我,原来自己在修炼中贪玩之心如此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觉察不到了。

回想以前和此同修在一起时,我学法总是学两个小时就学不进去了。要么吃点东西,要么在屋里遛一会儿,要么是玩一会儿,而同修总是正襟危坐地学很长时间,一本《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一个下午就学完了。

仔细回想自己的修炼经历并向内找,我惊讶地发现,我不但在个人修炼中贪玩之心很强,甚至将它带入正法修炼之中了。99年“4.25”时,当听到天津事件后虽有一正念“要维护大法,要为大法付出”,之后便想,去北京上访,还可以观光旅游,“去北京上访”一面是为了大法,一面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贪玩之心,而非完全是纯净之心助师正法。

我悟到:贪玩之心其实是求安逸之心的表现,是从安逸心中派生出来的,说到底都是私心,都是想满足自己的喜好,使自己如何过得舒服、自在。不能吃苦,耐不住寂寞。

观察身边的同修发现也有这种状态,比如:在一次交流中一同修A谈到,她和另一同修B去农村讲真象,发现B的心根本没在讲真象这儿,而是看看乡间的花、草,欣赏一番,陶醉于其中,好像是来看风景了。听了同修的一番话,我还在心里嘲笑B一番,觉得她太不在法上了。可现在把看到对方的不足反过来看看自己,我有时不也一样吗?去农村同修家时,也是看看山水,看看田地,留恋一番,执著得不行。还有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同修的事,一天此同修见天气格外地好,春光明媚,就想这么好的天气该出去遛一圈,顺便买一箱纸(做真象资料的复印纸),纸倒是买得挺顺利,可回来一看是假的,找了找自己,是做事时的心态不对,买纸是一项大法工作,是神圣的,应该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去做,而不是心不在焉、不严肃的心态。

悟到这些我就努力修去这颗心,在渐渐去掉常人的一些兴趣和爱好后觉得此心淡了许多。后来我又一次被邪恶之徒绑架,关押在原来的拘留所近两个月。在这次关押中我的心很平静,除了和同修交流外就是静静的,完全没有了原来的浮躁、憋闷、寂寞、无聊,当然我悟到不应该在这里呆,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外面还有许多大法工作要做,我应该尽快出去,此时的基点和原来的截然不同。有时当同修都已睡去、四周寂寥无声时,我便透过铁窗看看外面高高的杨树,偶尔能看到一只小鸟从枝头飞过,那样自由自在,我想虽然我身陷囹圄,但我的心是自由的,体会到一种美妙境界。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