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不断找出和修去自己的执著


【明慧网2003年9月24日】我是2001年初得法的,很多次当我学法的时候,我会流泪。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大法展现给我的。

三年来,我做了很多洪法工作,参加了各种活动,散发传单,请愿等等。然而,我有一个没有意识到的根本执著,就是我总是对常人社会和败坏的道德规范不满,所以,当走进大法时,我不自觉地带来了一个执著——我曾想,修炼者的环境是多么正义又舒适啊[可以用来躲避常人社会败坏的东西]。

通过相当一段时间的学法,我才意识到这是在常人社会中发展的变异心态。却没有从法上认识法,没有把大法的修炼环境看作是一块神圣的净土。

另外,我发现当我在个人修炼中修得不好时,我在讲清真相中也做不好。我体会到当我对法理认识不清时,我的大脑就会进入一种混沌的状态。当我做不好时,旧势力就敢来干扰,把不好的思想打入我们的头脑中。

他们想要削弱我们的正念,如果我们再执著常人的自责和内疚,这尤其难以察觉。在我的修炼中,当我做不好时,我会后悔,就算在打坐中,心也不能安静下来。当我担忧我的执著,害怕它时,反而会加重执著,形成一个负的场,阻碍我的正念。

那些感觉无论在哪一方面没做好的弟子,我想说,我们不应该因为没有做好事情就形成新的执著,在这神圣的时候,任何执著都可能被用来制造假象阻碍正法。“对于执著,有的学员表现出来,有的学员不表现出来,搁心里就执著得不行,到最后他也解不开了。邪恶就叫你越来越不对劲儿,让你摔大跟头,让你摔得一辈子都忘不了它。它们是这么样干的,所以不要执著到那种程度。”(《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这说的不正好是我的情况吗?

表面上看好象是我在精进,实际上我是背着这个不好的包袱和常人固有的观念,而没有静下心来除去常人的执著。理智地想想,我认为我还没有做得很好,被一些常人中的琐事困住了,正是我的执著使我处境艰难。

也许我的修炼相比之下走了另一个极端。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者,或者甚至不配成为修炼者,不放弃坏的习惯,如自责或责怪他人,旧势力会很高兴地制造思想业或病业的状况,把最小的问题变成最困难的,而且试图从这里制造假象,好象我们做得很糟糕。这种状况是很危险的,无论你想什么都可能使它变成现实。

我认为在我们的修炼之外,我们不应该把干扰看得那么大。“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象,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2003年元宵节讲法》)

毫无疑问,师父说,对于那些没有做好的应该加倍努力。但是我想有些人因此形成错误理解,过度焦急并为自己形成不必要的压力。这个加倍努力并不是常人的弥补过失,或后悔、自责。

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不是一个思想负担。证实大法是可贵的使命和最伟大的荣耀。我们要重新正确地看待事情,在法中修炼,然后重新做好。

我在大学里经常碰到想要了解真相的人,亲朋好友也很想听。在火车、电车上,我也遇到这样的人。这些相遇都并不是偶然的。有一次,我梦见有人在学校前面的大草坪炼功,我可以清楚地听到普度音乐,一些人手结着印,一些正在做第四套功法,我不禁自问:他们等我有多久了?

几星期前,我把月票弄丢了,到处找,都没能找到,每天我必须重新买票,真是又麻烦又贵。

当得知同修要举办画展时,我想到要让我的同学知道。不在乎他们对大法有不正确的认识,不在乎他们表面是谁,我只是想让他们了解大法。我感到旧势力在竭力地阻止我,而我也正全力以赴地消灭它们。当我站在讲台前告诉大家这一消息时,一切都化解了,我看到了这么多双期盼的眼睛,是的,他们是来闻知大法真相的。

我在大学里学的是药物学,我并没有期待我的同学去参加艺术展,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告诉他们一个大法弟子的壮丽的故事。我知道他们在静静地听,我能感觉到“真”字从他们心田渐渐地涌出,他们在渐渐地明白。发完言后,我继续坐回到我的原位,打开笔记本,瞧,我的月票就在那儿。终于找到了。

我越来越感受到大法的威力。

亡羊补牢的故事

从前有个人养了十几只羊。一天早上他发现羊圈中少了一只羊。原来羊圈的门上有个洞,羊就穿过洞跑了。邻居告诉他,快把门修好!这个人说,既然羊已经跑了,修门有什么用?第二天早上,他发现又有一只羊丢了,羊从门上同一个洞中跑了。这一次,这个人明白了邻居的话,立刻把门补好。从此后,他再也没有丢过一只羊。

这就是说,当我们做错什么的时候,我们必须立刻修正,还不算太晚,不能让羊一只只都跑掉。我想,常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更何况我们大法弟子呢?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我们还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吗?其实,师父一直在指导和鼓励我们。

让我们更加理智和清醒,不要给这难得的正法之路抹黑。

我们修炼和证实法是为了救度众生,当我们通过大法修炼时,如果我们在做事情时都能遵照这个法去做,我们自然就会产生正念,我们的正念将熠熠生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