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经历证实大法的殊胜美好(续)

【明慧网2003年10月28日】

白云后面银白色的小船

有一次,我走在路上,一回头看见淡蓝的天空中,一朵白云后面有一只银白色的小木船,船上只有简单的一个锚链,有个东方的男士撑着一个划桨,好象在等人,都是银白色的。此时师父讲法中的一句话一下回响在我脑中:“圆满一个,我接送一个”(《何为开悟》)是师父在等待着我们。那简朴的一切我感觉师父离我很近,很亲。师父一个人在默默地等待,使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转眼间,迫害已近两年,有一次一位传递材料的同修因有事,不能给另外的同修送真象材料,电话中她问我是否有时间,我说:我去。她给了我对方的电话,我约的见面地方她说太远,说在某某车站吧,我说好。我们从没见过面。我按约定的时间,提了一包材料,提前五分钟到了,我等啊等啊,一等没来,二等还没来。可能有什么事?再等一会吧,免得来了扑个空多失望。这些材料早点给她也好早点发出去。当时电视谎言越演越烈,迫害也在加重,叫嚣抓一个上北京的判三年,送真象的同修也面临着危险。我想走,又希望能等到同修,可是我一次次等待,一次次失望,已经快50分钟了,上班的时间都快到了,走吧!我边走边在望,算了,这么久不可能来了。此时我心里涌出一种难过的滋味,同修中怎么还有这么自私的人呢?约定地方只考虑自己方便,怕出危险,出来观察一下啊,只考虑自己,为什么不想想别人呢?这种情绪刚一露头,我想不对,听说这位同修真象材料做了不少,不能简单的评价同修。我是个修炼人,师父告诉我们:“遇事向内找”(《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是啊,是不是有我需要修正的地方呢?此时,白云后面师父在银白色小船上撑桨等待的身影一下又浮现在我眼前。噢,我明白了,我一下从等待同修的期盼心情中,领悟到师父等待着我们那无可相比的年年、月月那漫长的时间。

是啊,师父有多少牵挂,有多少期待!一次次地点化着我们,鼓励着我们,看护着我们,我们做得怎么样?给了师父多少安慰?师父不想丢下一个弟子,师父想救度更多的众生,助师正法中我们做得怎样?我们要更深刻地反思自己,精进实修,整体提高,不要忘记师父一直在看着我们,一直在等待着我们。

师父面带灿烂的笑容等着我们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有这样一段话:“我告诉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师父的心里装着的是所有的人。”在证实法中,在救度众生中,我们是做了许多许多,仔细想想我们需要努力的也还有许多许多。

有一次我沿街讲真象,走在一处楼群中,迎面走来一个半身不遂的人,看他一步一步艰难地在行走,真觉得人在苦中在迷中,真可怜啊!我上前打招呼:“大叔,身体不方便啊!咳,你听没听说过法轮功?”我给他讲修炼法轮功自己身心变化的事。讲着讲着,从楼里走出一个瘦高个,60岁左右的妇女围着围裙过来听了一会儿又回楼里,一会儿又出来。这时从那边又走过来两个女警察。我稍停顿,她俩刚过,我又接着讲。这时从楼院中坐着聊天的一妇女走过来问:你认识他?我告诉她,我看这大叔身体挺艰难的,我是学法轮功的,讲讲我的修炼感受,希望给他带来好运。这时那面坐着的大婶问:干什么的?那妇女大声的喊着:“学法轮功的。”我刚要往前走,一想不对,楼院中坐着的大婶只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还不知道她了不了解法轮功呢。我朝楼字内走去,其他人相继离开,大婶让我坐下,这时从楼里又走出一位大叔,可能是她老伴,听了一会就回去了,只剩下我和大婶了。我跟大婶介绍了世界近六十个国家、地区对法轮功的褒奖情况,跟她讲为什么我们要出来讲真象、送真象材料。大婶说以前不知道,送的光碟也没看,都叫小孙孙拿着玩了。我告诉大婶真象材料来之不易,一定要爱护,有机会让亲朋好友都看看有好处,大婶很感谢我,告诉说自己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并祝我有好运。

有一次,我一早出门就遇到两个有缘人,没说几句话,他们对大法就有了正念,我从心里为他们高兴。去一同修家回来的路上,本应该坐车的(六站远的路),还是走走吧!或许还能遇到有缘人。走着走着,看到道边一个大铁门上不知谁写了一条不好的标语,不行,不能让这种错误的想法害人,我走过去把“不”字用手擦去。从旧居民区,走到新居民区,宽敞的大马路静静的,四周围草坪散发着草香味。我走着走着,看到路边坐着一位仪表堂堂的男士,背着一个大皮包。我走过两步,一想不对,看那男士好象不是本市的,这么长长的马路我们这么近的相遇,而且在正法时期,绝非偶然。我走回去,“你不是本市的吧!”“对,什么事?”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我想告诉你记住真善忍,会有好运的。”“好,行了。”他的意思是要送客了。我微笑着说:“我是想让大家都能有个好运的。”我没勉强说,缓慢地往前走,笔直的马路还有那么长,那么长……我不后悔,虽然他语言很硬,但我的诚意相信会给他带来一些思考。

回到家里正赶上中午发正念,刚一坐稳,突然看到了师父。师父穿着蓝色的西服,似远似近,我需要稍微的仰视。师父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望着我,我从来也没有看到这么灿烂的笑容,那里面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怀疑,那么信任、兴奋无比的迎着我。师父常常使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可敬,来自于师父的,来自于法中的,总给我一种别样的,难以表达的敬重和美好。

善良的人们,快快觉醒吧!美好的未来迎接着对大法有正信的人们。同修们,精进吧,师父面带灿烂的笑容在等着我们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