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不炼”就可回家,可我绝不背叛大法

【明慧网2003年10月28日】我是一位62岁的妇女,年龄不大病却不少,多种疾病缠身,如颈、腰、双膝都骨质增生,头疼和气管炎也跟随了我大半生,特别是腰间椎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更厉害,周围大小医院住了几家不见好转,直至右腿细了两公分,不能走、坐,一直趴在床上。93年无奈去郑州医院治了大半年,回来不见好转,第二年更厉害,我就想,哪也不去治了,单位报不了药费,自己又没钱,犯了病只有慢慢受着吧。由于疼痛厉害,行动、吃饭都很困难,确实难忍。

96年夏天,我喜得大法,说来也太神奇啦,站那学动功,真不知道这一个小时怎过的,没有痛的感觉,就这样越好越炼,越炼越好。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在炼功点上听老师讲法录音,我总感到象在现场听报告一样,这时自己抬头一看是“录像”(别人看不到),当时我真感到我神经有毛病,但我什么也都很清楚,各方面都很正常,没有毛病。第二天晚上一开始放录音,我又看了一个小时的“录像”。第二天的上午我又找一个功友切磋,告诉她这些神奇现象,她问我有没有书,见过师父照片没有?她看我啥也没见过(因当时资料很少)就拿出《转法轮》,我翻书一看,我看到的“录像”和师父照片一样,从此更增加了炼功的信心。

经过几年的酷暑寒冬的修炼,我的各种疾病都不治而愈。大法在我们这个小城落地生根,炼功人数一天比一天多,每天早起到处都能听到炼功的音乐。就在这形势大好的时候,真是晴天霹雳,魔从天降,当时真象天塌了一样,一夜之间江××下令打压法轮功,警察到处抓人、罚款。当警察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时,我就说:“你说还炼不炼,反正我这几年没吃过一片药,啥病都好啦、就连我老花眼也不花了。请问我们中国的医学能做的到吗?不要说我们国家,就连美国最发达的国家也医不好老花眼。”干警听后立即就说:“这么祛病,真好。以后允许让炼了,我也炼。”

然而恶人的迫害并没有停止。2002年9月恶人抄了我的家,抬走了电视和影碟机,收走了一些资料和光盘。把我抓进了看守所,由于家人放心不下,四下托人,花了近万元。当我接见家人时,得知花钱,我就对家人讲:花钱再多无用,江××的政策是“转化”,只要说不炼就可回家,可我就不当叛徒。

我们八位同修相互鼓励,努力背法,炼功,当恶人迫害我们时,我们向他们洪法讲真相。由于我们正念正行,狱中的环境也变的宽松,三个月后,我们五位同修先后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投入了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