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历史画面:4.25后的一次晨炼


【明慧网2003年11月16日】我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城,1999年4月25日前后,当地不法之徒对我们的日常炼功已经开始骚扰。公园的管理人员不让我们在公园内炼功,当我们质疑为什么时,他们说上级的命令。我们问为什么其他人可以自由进出,而我们不行?他们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居然把大门关上,不许任何人进去晨练,每天都有不少不修炼的人站在门外抱怨,甚至和管理员争吵。

那时,不断传来各地炼功点被干扰和学员被抓的事,我知道有一部份学员在当时给家里都默默做了安排,有主家的学员把存折比较策略地交给了对方,但是怕对方担心、害怕,又不能直说。当时,我们都知道公安在给我们偷拍照、建档案。每一天出去炼功,我们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作为法轮功的修炼者,我们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闹。从那以后到7.20之前,我们就在公园外面的人行道边炼。记得有一天,大约一百人,我们整齐地坐下,准备打坐。这时,公园的管理人员把除草机推出来在我们的旁边空转,噪音很大,还引来很多晨练的人看究竟。

由于噪音太大,我们无法听到炼功音乐,为了保证大家正常炼功,我们的辅导员们就从炼功队伍中走出来,每人相隔一段距离,面朝大家静静地、但非常庄严地坐下来。那天,我的脊背挺得格外直,心里充满了神圣和威严。那天感觉一个小时过得特别快,心里很静,丝毫没有腿痛的感觉。在我们炼功期间,公园的管理员甚至将点燃的鞭炮往我们身上扔,但我们全然不予理会。

那一天,是我难忘的一天。整个炼功过程很悲壮,炼完后,我们照例把周围的垃圾带走。这就是一个普通法轮功学员在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中的一段普通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