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对自我的根本执著(译文)


【明慧网2003年11月20日】最近在学法后一个执著心暴露出来。我当时担心怎样和一些许久未见面的人相处,因为他们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我曾想摆些什么样子出来。当我抓住了这些想法并对此仔细审视后,我意识到了一些根本执著。

通过这些年来与不同阶层的人以各种方式的交往中,我得到了许多种“我是谁”和“我应该是谁”,即在这样或那样的情况下我该摆什么样子的观念,以及别人对我有什么期望。就是这些观念使我完全掩盖了真正的自我,努力去满足别人对我的期望和标准,而不是去符合大法在不同层次上的要求和标准。

我想到自己对不同的家庭成员是什么态度,在朋友、“敌人”、老板、同事,那些我觉得比较漂亮和不太漂亮的人、不同种族的人群、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群、以及那些我认为是好的和不好的人周围我扮演的是谁。就好像对每种场合,每个人及每种人群我都有一个不同的面具。

我意识到这些面具完全来源于我的感情及我对名誉的执著(担心别人怎样看待我),对自我保护的执著(即不被伤害和保全脸面),以及对个人利益的执著(得到我想要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里说:“人类社会里边就是有一个情在,所以这种事情对常人来说就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做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得下。”

我意识到,由于这种情和对自我(自私)的执著,使我以不同方式和人的观点对待不同的人。我在母亲跟前与在父亲跟前的表现不一样,对待好友与对待陌生人的态度不一样。这种情和因怕心这个执著而试图保护自己,阻碍了我按大法的要求去平等对待所有的人。我真正意识到了情感是善待一切众生的障碍。

因此我思考了应怎样对待那些很久没见面的人,以及所有的人。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里说,“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执著这个东西,你根本修炼不了,所以佛教中没有这个内涵。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

我理解到,对自我的执著是一个根本执著。

当我能完全放弃对自我和对“我认为我是谁”的执著的时候,我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一个“真、善、忍”的粒子,才能更接近我自己的先天本性。

通过这些认识,我感到我能够不再那么介意保护自我和个人的得失,而且对情也不那么执著了。我更平静,不再那么容易被我周围的人所左右了。我更能够按“真、善、忍”去平等对待所有的人,也更少地考虑对自己的自我保护了。

这是我目前的认识。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