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迟不去的根本执著是邪恶持续迫害的根本借口

【明慧网2003年10月29日】我是大陆一名普通的大法弟子,在关注着整个正法形势的同时我也非常关注身边同修的情况,看到一个又一个同修被抓,一个接一个同修被迫害致死,资料点的接连被破坏,洗脑班办了一期又一期……有同修在明慧网上发出援助的请求;也有一些探讨为何迫害如此严重的文章,但多留于表面而不深入实质。看了10月27日《大庆市优秀女教师自述被迫害经历》后,我感到问题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结合我所了解的一些情况,粗略谈一下我对邪恶迫害的认识。

我不说上面提到的文章本身是否有问题,因为它能面向常人社会起到揭露迫害的作用,这里我想说的是写作者本人你是如何认识你所遭受的迫害?站在常人的角度,你可以争取你上班的权利,但你是一个修炼的人,如果你的内心深处真的也如此认为自己象普通人一样在遭受邪恶之徒的迫害,我想那就是一颗很强的常人心。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大家想一想,目前这一大检验,就是看师父不在时大法会怎样、学员会怎样的大考核,师父怎么能说话呢?怎么能再告诉你们如何去做呢?而且它们控制着邪恶的人针对人的一切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地、瓦解式地检验大法与弟子,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你为什么会一再地被迫害?难道师父保护别的弟子就不保护你吗?无量慈悲的师父会有分别心吗?“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得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我们为什么要揭露迫害?是因为旧势力控制邪恶对大法与师父的造谣与诬陷毒害了世人,我们的出发点和最终的目的都是出于挽救众生在法正人间时被淘汰的危险。当我们执著于个人所受到的迫害时,我们的心性一定是常人水准的,何谈慈悲?“作为我们每个人在修炼过程当中都应该正确地认识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怎么看你们所经历的魔难和考验呢?我告诉大家,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要清醒地分清个人修炼和邪恶迫害法是两回事。”(《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旧势力的安排与邪恶的迫害为什么会走向失败呢?其根本的原因是它们不懂得正法的意义,不懂得所有生命都只有顺应和配合正法,才能进入美好的未来。它们用修炼人本来就应该放下的常人的执著来检验我们,因为正法是必成的,无可阻挡的,所以旧势力整体上的失败结局是必然的。但是大法弟子能否在正法进程中放下根本执著、放下一切常人心,也直接成了自己对未来的选择。根本执著不去的人,归根到底选择的还是人,所以严峻考验临头时是很难走过来的。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人世间一切人、一切组织与团体,都是想在世间得到什么而在人类社会有所为的;而大法弟子们是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从而达到更高层生命境界,所以我们才能从人类历史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过来,这也是那些邪恶的败类们想不到的。”

被抓捕、被打死打伤、被劳教和判刑,这样的迫害显而易见。更可悲的是有些迫害,由于大法学员过强的执著而难以发现。比如有的学员以师父讲的:“稳定的工作也使修炼者不至于为了温饱问题、生存问题而耽误修炼与安心洪法,及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在社会的各个行业中都可以修炼,也都有有缘人等待得法”(《大法是圆容的》)和“我想,你不能不管你的生活、什么都不顾了。我告诉大家,你们现在留下的是未来人修炼的路,说未来人都这样式儿地走入极端,工作、生意都不要了,甚至我一边要饭一边为证实大法,这是绝对不行的。”(《2003年在元宵节西部法会上解法》)为借口,放大自己曾经隐藏很深的对钱的执著,什么“没时间学法”、讲真象“危险”、至于发正念更是抛到九霄云外了,有时碰到大法弟子时一起也混混事,应付应付,他们中大多很少用自己的资金做大法的工作。由此我想起师父的另一句话:“你不要想说我赚多少钱给大法用,你不用想给大法用。你说我要做个大生意,我做大生意要多赚点钱,你就行了,你不用把大法挂上。我总觉得后一句话很牵强。”看着那一个个钻了孔的做资料用的硒鼓,想起江泽民动用四分之一国力对大法的迫害,难以抑制的一阵心酸涌上心头。还有的一些做资料的同修,有很好的经济实力,可是买电脑要二手货,买光碟要最便宜的……有一资料点被破获时却被收走了大量现金。凭心而论,我最不愿写的就是这些事情,但我得正视现状,出于对法和同修负责的态度,因为我上面提到的同修他们都是有着6年以上修炼历史的老学员,其实他们正处在魔难之中而不自知。“除非有生命危险时叫你如何排除之外,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自心生魔》)为什么会这样呢?还是那些迟迟不放的根本执著被邪恶利用了。

“放下执著轻舟快”(《心自明》),我们真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在我们指责邪恶的迫害的同时,我们要时常问一问自己,师父在《走向圆满》中指出的那些根本执著,我们都放下了吗?“我还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观的破坏人类的物质清理干净时,再看一看怎么样,再下决定。他们毕竟是来得法的。”(《和时间的对话》)其实迫害是可以不发生的,是否可以说是因为“一部分是抱着人的东西不放,不能精进的。”(《和时间的对话》)而造成的呢?“它们的目的是什么?表面上是利用这些邪恶对大法弟子、对大法行恶,从而使大法弟子所谓的锻炼成熟,淘汰那些不配做大法弟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那么现在还能持续的迫害,与我们中某些同修迟迟不放的根本执著难道没有关系吗?

“这就是他们今天所敢于给我们带来这场灾难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与这么大的法就得这么大的考验,但是呢,反过来讲,如果不允许它发生,它也发生不了。”(《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反过来讲,师父为什么允许它发生了呢?答案中肯定有很多我们现在无法想到的因素,但也有一些,是师父反复讲过很多遍的,所有正法弟子都应该明白的原因。同修们,我们真的很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了吗?我们在最大限度地去圆容和顺应师父想要的救度一切众生(其中包括我们大法弟子)这个选择了吗?

“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那些放任自己执著的同修啊,别让师父把你们放弃啊?但愿我不是杞人忧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