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师父的关怀无微不至


【明慧网2003年11月25日】读了同修一纯写的《师尊指引归路》后,深有感触,不由得想起了在我证实大法的经历中两件相似的事。

那是前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和三位同修骑自行车到农村发真象材料。在路上,我们四人商定:在村里不能停留时间太长,15分钟内一定到村头集合。这样既能充分利用时间到更多的村庄,也有利于安全。我们做得很顺利,一连在几个村庄发了真象材料。冬天的夜似乎特别的黑,尤其在农村,没有路灯,8点刚过,几乎是家家关门,户户熄灯了。街上没有行人,村里静得出奇。

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村庄,大家分头进去,一会儿都消失在夜色中。这个村庄,靠公路的部分是新村,东西成行,南北成排。可是到了里头就是几十年的老村了,而且地势渐低,房屋纵横交错,户户院墙相连。胡同又窄又长,岔胡同极多,很容易迷失方向。我深一脚浅一脚,凭着感觉走,走到哪里,发到哪里。当我走出一条又长又弯的胡同时,眼前是一块群房环绕的空地。我透了一口气,想到对面几户人家发材料,刚走出几步猛然想到是不是到约定的时间了,拿出传呼机一看快15分钟了,急忙掉头往回走。可是走了几条胡同竟然都是死胡同,我只好回到原地。环顾四周黑黑的院墙、房屋、一堆堆的草垛、高高的枯槐,仿佛陷入了迷宫。我非常焦急,心里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师父。“师父,请快让我出去吧,同修们在等着我呢。”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了低低的说话声,顺着声音仔细一看,好像是两个姑娘从一条胡同中走了出来。她俩傍着肩,低低地说着话,从我前面走过。我一阵高兴,就想过去问路。又一想,天这么黑,一个陌生人突然上去问路,她们会害怕的,先跟她们一程看看吧。走了不久,我就失望了,她俩走的方向竟是我刚试过的一条死胡同,眼看她们要消失在胡同中,我急忙跟了上去。没成想,跟在她俩后面左拐右拐,不长时间竟然走出了老村。我当时激动得真是难以描述,本想追上去向她俩道谢;但马上想到这是师父的帮助,是师父让她俩领我出来的,师父就在我身边。

今年初春的一天,我按计划到某乡讲真象,乘公共车需要1个小时的路程。那天,乌云密布,车到中途就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我心里想,这样的天气发了的真象材料会被雨水淋湿了的,这可是大法弟子的心血啊!下车回家吧。又一想,不行!做正法之事怎能半途而废?村里总有台阶高的人家,有房檐大的人家,有雨水淋不到的地方。去,决不能被困难挡住,决不能无功而返。我开始发正念,并请师父帮助。说也真神气,不久雨淅淅地小了,要到达目的地时,就不下了。到了村里,这里不曾下雨。后来听邻村过来的人说她们那儿雨下得很急。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半个小时发完了带来的真象材料,看了下表才9时30分。我想,回家的时间很充足,11点前肯定能回家。(我11点前到学校接孩子。)我回到车站等车,车站其实就是在街上的一个停车点,街两边都是店铺。我进了一家小卖部,里面有三个青年和店老板在谈天说地,我借了一条马扎坐下,静静地等车来。过了很长时间,车一直没来,我一看表快10点了。我寻思,即使车现在来了,按规定也要30分钟后才发车(此处既是终点站,也是始发站),再加上一个小时的路程,11点前看样子回不去了。又一想,不能,每次出来证实大法,在时间上,师父都给安排得很好,无论情况怎么复杂,都能在11点前回去,今天也同样能。时间在一分一分地过去,我不断地看着表。10点20分了,车仍没来,在理论上11点回家是不可能的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静静地等,我相信奇迹一定会出现,虽然我看不到也不知道会以什么方式出现,但我相信他会发生。就在我寻思中,一辆面包车在门前嘎然而止,车上下来两个人冲屋里喊:“到不到市里去?”屋里的两个人说:“去。”我精神一振知道是师父让他们送我来了,就问:“能不能捎着我,我付车钱。”车里管事的人说:“上来吧,五元钱,和公共汽车一样钱。”车开得飞快,又抄了一条近路,不到30分钟就到了市里,而且直送我到家门。一点不耽误我骑车接孩子。

在回家的路上,我感慨万千,对师父慈悲的关怀,对佛法无边威力的体验,在正法中得到升华后的一身轻松,表达不尽。

我细细品味回顾上午发生的一切:其实师父已经安排好了我来时的路,邻村下雨,而我发材料的村庄没下雨;同时也安排好了我回家的路。然而,当我处在困境中看不到师父安排好的一切时,那时反映出的心态,不也是对我的一种考验吗?我想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是不是也是这样,师父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在困难中,在邪恶的迫害中,如何悟对我们是一种考验。只要凭着一个“信”字,只管踏踏实实地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那美好的结果一定在不远处等着我们。如果不能正念正行,那可能与美好的未来失之交臂。

个人经历,所感,所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