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弘法从不间断 正念正行一路平安


【明慧网2003年10月22日】

1、小时候的愿望终于实现

我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懂事以来一家大小总是多灾多难,父母体弱多病。我正准备升初中时,父亲得了尿结石做手术,从那以后十二岁的我就挑起了家的重担。因为家境贫寒,我经常遭到别人的欺压嘲笑。尽管我那时年纪小,我就觉得人生太苦、人世太残酷。不知怎样能脱离这苦境。长大嫁到婆家后,我似乎全部接转了我父母的那条苦命,除了体弱多病,灾难重重外,家境十分清苦。我对自己如此苦命不得其解。

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前生是个古代做官人,除了题讲诗作,对外就是贪杯贪玩。第二天醒来后对这个梦感到奇怪,不知是什么意思就找了一个算命人问个明白,等我说出梦中所见,算命老人就看了看我说:你原来是个贪图享乐,享尽人间富贵的做官人。我听后即明白过来,也似懂非懂知道我可能前世坏事做得太多,这辈子的苦难是老天对我的惩罚,不过我也想到许多老人讲: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那以后我对自己的现实无怨无恨了。

98年夏天我从姨女那喜得大法,因为我家离辅导站有四五里山路,我不怕路远,不畏辛苦,无论寒冬酷暑,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我从不间断去炼功点学法炼功。由于我文化低、看得慢,尽管这样我对大法书籍如饥似渴。在苦修中我深刻地体悟到大法的法理玄妙、神奇与难得。我暗暗地下决心什么困难也难不倒我,我要一修到底!

2、学法弘法不间断、不动摇

99年7月20日正值“双抢”,突然电视里连续播放诽谤大法、诬陷师父的报导,当时我一家6个在吃饭(有4人修大法,娘家大部分学大法)。儿女们看电视后受到外面各方面的压力与干扰,心神不定后来渐渐地放弃修炼。后来县城记者专门反面宣传,谣言越造越多,无论怎样我都坚信师父而且向家人不停地讲真象,揭露记者的阴谋。同时不间断学法、炼功,我坚定一个信念:大法是绝对正确的,修炼大法没错,无论多大压力,哪怕只剩下我一人也要坚修到底。并且要将“真、善、忍”大法继续弘扬下去!

我决心已下,每天仍然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别人害怕,我心里却很坦然,总觉得没做亏心事没什么可怕的,问心无愧,坚持走自己的路。同修、家人及亲朋都劝我说:不要弘了,自己想炼就在家个人偷着炼吧。我说:你们怕我不怕,这么好的法,这么慈悲的师父哪去找?我必须坚持弘法不动摇!虽然外面风风雨雨,但是我这儿却一直风平浪静。无论谁上我的门我总是抓住机会弘法,讲真象。我人到哪就把法轮大法的佛光、把师父的慈悲带到哪。

3、正念正行,走到哪真象资料发放到哪

学法几年了,人们都知道我是法轮功弟子。在迫害中经常有人问我:法轮功被抓得那么厉害,你怎么没事呀?我回答说:本来法轮功弟子就是好人,不应该被抓。其实这话问起来,我心里真感到自愧,因为我家贫困无钱进京上访,只好在家放下一切心,发奋学法、弘法、讲真象。我知道很对不起师父。但是通过不断学法,一天我突然从《转法轮》中明白了师父讲的“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这段法的内涵,我知道自己走的路是对的,因此不管白天黑夜,翻山越岭,路途遥远,我都背着真相资料步行发放,送真象资料外我还担负繁重的家务劳动。因此我的休息时间非常少,在我的影响下我带动了周围许多同修。

4、正念正行 一路平安

在大法遭到邪恶诽谤,弟子遭到残酷迫害的几年里,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时刻坚持正念正行,几年来我几乎处在平安的状态下学法、炼功、讲真象。在实修中,我更加领悟到了修炼的玄妙,大法的内涵。更加激起我对师尊的崇高敬意与正法弟子应该具有的坚不可摧的心,更加懂得正念正行的神威,我仍然暗暗下决心,要尽自己的一切能力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与义务。时刻牢记师尊的告诫:“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以上是修炼中的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