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本性的归正


【明慧网2003年11月28日】近来明慧周刊上陆续登出了几篇同修剖析自己利用大法之心的文章,同修描述的修炼状态和自己极为相似。几年的修炼中,总感到有一层隔阂、障碍,若隐若现,使自己不能真正地容于法中,总处于想要精进又做不到的自责中。有时很苦恼,感到可能是一种根本的执著未去,可这根本的执著是什么,却始终未能找到。

看了这几篇文章,对照自己,感到也有这种利用大法之心,然而这种认识一滑而过,不愿再继续想下去、挖下去。我知道有东西在阻止我清理自己的思想,正是那根本的执著怕我发现它,它怕被清除掉。

一直在人面前总是注意保持谦和的态度,认为这是不执著于名的表现,但却执著于在想象中满足自己的显示心。如想到同学聚会,就想自己如何以健康的身体、美丽的容貌、优雅高尚的气度引人注目,从而证实大法的美好与超常。这种想法实质上是希望修炼大法能使自己达到人中的完美,得到人中的赞赏,人中的荣耀。实际上是一种求名的显示心。因为隐蔽得很深,自己都被自己的表象迷惑了,认为自己不执著于名。但内心这个执著却是蠢蠢欲动,总是等待着时机冲出刻意修饰的谦和的表面。

因为很少表现出来,就不认为这种想象中的显示心有什么不妥,经常津津有味地沉浸其中,如想象遇到什么事情,自己如何做得好,然后向别人介绍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自己认为这些想法都是和证实法有关的,所以也不算错,用所谓的“为了证实法”来掩盖求名的心。实际上在思想中滋养、加强了求名的思想业力。现在我从利用大法之心这个角度审视这个执著——想通过修炼大法证明自己“与众不同”、得到常人得不到的荣耀,这就是我修炼的目的吗?回头看看,我正是带着显示心走进大法中来的,有些显示心修炼前就有,从一开始修炼时就意识到了,而到现在还没有去掉,因为在观念中认为它好,不愿舍弃它,反而还利用大法加强它,实现它。通过学法知道这是执著,但却认为这是小问题。在表面上抑制它,而内心里却在滋养它,不愿从根本上触动它,挖掉它。内心不改变,表面的谦和、光滑,不都是假的吗?

“修炼中他心里还在想着自己的病,还在想着他向往的美好的生活中的那一部分,恋恋不舍地很执著于常人社会这些东西,就精进不了。”(师父九八年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一边想修炼,一边却又抓着人中的荣耀不放,这不就是师父在经文《走向圆满》中指出的带着执著而学法吗?为什么长时间没有意识到呢?我想是因为抱着维护自己的私心,没有以同化法的纯正心态学法。

也常常问自己,为什么修炼?返本归真、同化大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好象回答得也对。但我真切地感到,回答得不是那么坦荡、纯净。现在我明白了,因为其中搀杂着求名的心、利用大法的私心。长期以来,发正念这方面做得不好,有时明明到了整点,算了,还是学法吧,因为发正念看不到什么明显的效果,而学法呢,可以知道自己看了多少书,把学法等同于看书,看的越多,心里越踏实,有一种“急功近利”的心理,觉得学法比发正念“实惠”,这是计较个人得失,说到底还是私心作怪。

看同修们的正法修炼故事,那种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赤诚,没有一丝杂念,纯净得震撼人心,窒息一切邪恶。我明白自己缺少这种为法付出一切的正信、正念。我没有把自己百分之百地交给大法。我还保留着、追求着自己认为好的东西,不敢、不舍得为大法付出我的一切,却想让大法带给我美好的一切。修炼、提高、圆满,不放弃“我”,把“我”独立于法之外。“我”必须得去证实法,“我”必须得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法才能给“我”美好的一切,最终的目的是自己要有所得。这种强调自我,利用大法完善自我的想法正是生命偏离了法的表现。为什么会有显示心呢?因为要表现“我”,为什么把“我”这么看重呢?是因为“私”这种变异的物质。其实,师父早在九八年瑞士法会上讲法时就说过,“名和利,这些东西都是自私心”。可是我今天才真正能够体悟到这执著背后是私心。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经文《佛性无漏》)

我个人体悟,从为私为我到无私无我,是本性的归正。师父讲法中提及“你们以前的本性”,我理解,我们先天境界的宇宙层次,在漫长的岁月中发生了变异,“私”渗透了很深的空间。在我们发愿得法之前,在各自的境界中,都或多或少地偏离了法的“无私无我”,却不自知。在这次法正乾坤中,我们选择了以“修炼”这种方式同化大法,我们不仅仅要返本归真,返回我们的先天境界(过去的修炼概念),更要使我们原来的一切纯正、美好,完全、纯粹地同化大法。做无私无我的“正觉”,而不是过去修炼意义上的“觉者”。 想想只想改变别人,不愿改变自己,利用大法达到自己目的的旧势力,我们的私念不就是旧势力的影子吗?生命为什么会降低层次?为什么会变异?修炼人为什么会有种种执著?不就是一个“私”字吗?

我们的一切是法所造就,表现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是我们生之意义。 辉映在师父无限的法光中,渺如微尘之微尘的一个生命,有什么可保留的呢?

我对“修炼”又有了新的认识,对于正法修炼来讲,修炼不仅仅是提高,更是归正;修炼不是额外的从法中为自己得到什么,而是一个偏离了法的生命放弃自我、同化于法的最本分的义务。

感谢师父,给了我们明慧这片净土,在分享同修证悟的果实后,我能清醒头脑,快步追赶。感谢师父,在此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点醒我的根本执著。“朝闻道,夕可死”,何况师父还在不断地给我们时间归正。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无以言表。在此讲一个自己经历的小故事:

一日下班坐公交车回家,邻座一陌生男士,心中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好感,忙告诫自己,心一定要正,守住心性。便继续背法。待下车后,忽然懊悔,为何不给他一份真相资料?唉,如果还能再见到他,给他一份真相资料吧。第二天下班,待车启动时,邻座一人匆匆坐下,正是昨日那人。当时心中一阵感慨,泪往上涌,师父慈悲啊,师父不想落下每一个有缘人。因我心性所限,固守个人修炼的认识,忘却救度众生的使命,师父又精心地安排了一次机缘。对不精进的弟子,师父要多付出多少苦心呢?

在写此文的过程中,感到面对的不是一篇文章,而是一个浩大无比的工程,我从同修文章中受到启发,找到自己利用大法的私心,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是早已意识到却一再忽略的求名的显示心,进而更深刻地认识到一切的变异都是因为私,感觉清晰、明了。可是落笔时,一遍一遍地修改,还是感到说不明白,看师父的讲法,好象每一句话展开来,背后都是一个庞大无比的世界,都对我写此文有触动。越写越多,还是有话要说,就象用一个小小的篮子去装太多美好的东西,难以取舍。也许这正是生命之微与法之博大的一种表现。在此谨把自己现阶段的思想过程写出来,一是归正自己,再一个是对长期纵容“小毛病”的同修提个醒,也许这“小毛病”正是你不能精进的一大障碍呢!

个人所见,不当之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