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士教养院恶警15天不让我睡觉 并反复毒打、洗脑


【明慧网2003年11月3日】在2001年7月,我和一名同修贴真象材料,被镇警察非法抓捕。

在派出所,3名恶警用拳脚毒打了我三次,并在当天抄了我的家,把我的法轮功的书、炼功带和其他有关法轮功的资料全部拿走,并扣了我一台摩托车和一部手机。在派出所关押了我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9点把我扣上手铐用警车押送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在忍受饥饿的同时,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了我267天,期间没让我和家人见上一面。2002年,非法判我三年劳教送往张士教养院。

在张士教养院“强制转化班”上,若不肯妥协就24小时不让睡觉,恶警指使叛徒5、6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小板凳上进行24小时轮流“帮教”,这样折磨我5天,我依然坚定修炼。第6天恶警把我转给了犯人进行体罚,暴力“转化”。一见面就让我蹲着,我告诉他们我受迫害的真象,我没有犯法,你们不应该这样,他们说这不是说理的地方,到这就得“转化”,我说不可能,然后他们中的4个人就一起拳打脚踢,打了我很长时间。我仍然坚定不屈,其中有一个犯人跑回去又找来5、6个人把我围在中间进行毒打,又打了很长时间。我喊警察说犯人打人了,而警察不理,可见这一切是警察安排好的。在我被打倒后10分钟左右,来了一个姓周的警察又训了我一小时左右,也没问一声打人的事就走了。而我被打的胸部疼了两个多月。他们一看打也不行,就又把我交给了“帮教团”。就这样我被反复毒打、“帮教”三次,历经15天,这15天没让我睡一点觉。

这就是张士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然而张士教养院的门楼上却高高挂着一副“教育、感化、挽救”的牌匾。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内幕,制止暴力,支持大善大忍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