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因依法上访而惨遭毒打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我现年68岁,农民。老伴现年70岁。

法轮大法前我患有骨质增生、脑血管硬化、关节炎、盲肠炎。老伴也是疾病缠身。1998年得法后,我们老俩口一身疾病不见了,生活的很舒心。1999年7月20日,小人江泽民硬把一部高德大法说成是×教,不让我们修炼。象我们这些老人,通过修炼得到了一个好身体,这就要抓我们吗?难道我们都有病他才高兴吗?

2000年正月18日,我镇36个从法中亲身受益的修炼人,凑到一起一合计,该向政府表达实情,为大法和师父讨个公道。我们来到镇政府与当地28名大法弟子一起向政府讲真象,可在江XX指使下的镇政府哪里还有我们说理的地方?不法官员从两个派出所调警察,动用多部警车,伙同政府工作人员将我们强行抓进警车。我们被关在镇计生办,恶徒并对我们进行非人的折磨,对我们拳打脚踢不算,还动用各种刑具折磨我们。我老伴被不法政府人员用铁棍朝头部打了5下,晕倒在地。最后在我们36人共同绝食3天的情况下,才放了我们。

同年正月26日,我和8名功友一起上北京上访,刚到火车站被警察非法抓捕,身上的钱全部被搜去。后被派出所关进镇计生办,非法关押一个月。

同年6月11日上午,因我们传送师父新经文,恶徒将我镇36名大法弟子再次关进计生办,对我们进行残酷折磨。用竹杠打我们打的只剩下一小点,铁锨柄都打断了。每人每天还要挨50皮管子的抽打,打的我们满身是伤。就是这样,警察还觉得不过瘾,每天晚上还抽水往我们身上喷,给我们把衣服都洗透了,喷的满房间是水,为的是不让我们睡觉。每天中午逼我们骂师父和大法,不照办就会招来拳打脚踢。恶警抓住我们的头发往墙上撞,用手打我们的嘴。烈日下逼男大法弟子光着脚,在水泥地上扛着自行车,举着凳子在院子里围着大花坛跑。政府人员30多人围着花坛站了一圈,大法弟子跑到谁面前谁打。有的用拳打,有的用脚踢。大法弟子脚上都烫起了泡。那场景真是惨不忍睹。

2001年9月21日,我同老伴再次进京上访,信访局变成了抓人局,无奈我和老伴到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15分钟后,被警察拳打脚踢的抓走。于9月27日被押回镇计生办关押,发现已有11名大法弟子被关在这里。警察每天逼我们骂师父和大法,由于我们不骂,他们就打我们。我老伴被他们按倒在地,两手被伸直,他们两人各踩一只手,用鞋打他的头。并把鞋扣在他的嘴上,把我们两人用一个铐子铐在一起。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功友年纪大的八十多岁,还有八个月的婴儿,她是王丽萱的儿子。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闯了出来。出来后,王丽萱母子再次上北京上访,被警察迫害死。

2002年9月20日,我去复印师父的经文,被人举报。警察把我铐在派出所,并把我的家抄了,折磨我逼我放弃修炼。

以上是我们受的迫害事实。请国际组织为我们伸张正义,将江泽民尽快押上历史审判台,早日恢复我们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