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离身 讲真话备受迫害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我是1998年修炼法轮功的。修炼之前,我患有心脏病、气管炎、四肢麻木、脸部抽筋嘴歪眼斜。每年光治病就花1千多元,对于生活困难的我的家庭来说,真是难以承受。自修炼后,这些病全好了,身体健康,没花1分钱的医疗费。我20多年不能骑自行车,现在能骑十几里也不觉累,还能下农田劳动。这是多好的功法啊!

2000年12月25日,我为了为法轮功讨个公道,进京和平上访。在火车上被警察发现,中途被抓。当晚被带到铁路公安局办公室,身上的钱全被搜光,还被戴上手铐。这些腐败干部就依仗江泽民勒索炼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吃喝作乐。当天夜里,我被送到县公安局连夜审讯。恶警一天一宿没让我吃东西,也没让我喝一口水,自己带的袋方便面也不让吃。我又渴又饿,昏了过去。这些替江泽民卖命的恶警,哪管我的死活呢!

第二天被关进拘留所,扣押了6天。之后又送到镇办的洗脑班关了70多天。我们被监控,失去人身自由,连上厕所都得请假,还有人跟着。最使人痛心的是我们男男女女21名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年纪最小的才12岁,还有一名孕妇。屋子里只有7张床。晚上,挤得我一夜没睡着,只好坐起来。屋子也很冷,墙上有冰霜,冻得我直哆嗦,感觉夜晚时间太长了,都喘不过气来。我跟看管的人说:“关进监狱还分男女呢,把我们男女关在一起。”镇副书记瞪着大眼睛,恶狠狠地说:“怎么整你们法轮功的人也不过分。”他说这话哪有一点人的人性、道德。原所长时常拿我们取笑、指责和恐吓。我们吃饭问题他们也不管,只好由镇里的大法弟子家人送点儿饭。我整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要跳出来似的。我们说:“我们没有错,为什么这样对待?”恶警说:“江泽民有令,把你们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你们看电视上烧死的那个人是被打死的,倒上汽油点上火就说自己烧的。”这就是江泽民一伙的真面目。江泽民一伙编造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欺骗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

恶警还说:“不交钱不放人。”他们三次就勒索我1千多元,这些恶警借机发横财。我被严管,70多天才放回家。回家打开门一看,屋子里空空的,所有的东西全丢了,包括床、锅、柴禾、油、米、面、肉和收音机等生活用品。电视也坏了。我惊呆了,我60多岁的一个人怎么生活呀!

我们炼功人都是为了身体健康,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江泽民一伙却打压“真、善、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摧毁人们的道德和良知,毒害着整个人类。我呼吁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认清江泽民一伙的邪恶本质,把他们送上法庭公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