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正念否定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1月5日】我于1996年12月有幸得法,由于学法不深,没有悟到法轮大法的真正法理,但萦绕我多年的各种疾病在短短的几个月内都消失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开始悟到大法的珍贵并深深地为师父传授的真、善、忍宇宙之法理所折服。并一扫过去对生活的迷茫,开始悟到人生的真谛,生活为谁而存在的意义。我决心按真、善、忍做人,往高层次上修炼。然而江氏集团利用国家机器开始诽谤大法,诬蔑我慈悲的师父,迫害大法弟子。我震惊了,心里感到无比压抑,多好的师父、多好的大法被如此诬陷是为了什么?

2000年10月1日我与同修踏上了赴京上访之路,列车行驶到四平时,列车员开始查票,看见我们是进京的车票,没好气的说:起来跟我走一趟。就这样我们被带到列车长办公室,一进屋就看见已经有不少人被审问了,当问到我的姓名时,我并没回答。那里的恶警就叫我骂我们师父,骂大法,不骂就扣留、不许回座位。我到北京就是为了证实大法的神奇伟大,我学大法就是要做道德高尚的人,而政府执法的工作人员却教我骂人,这是什么社会呀。由于我和同修拒绝他们的一切无理要求,他们联系我当地派出所,最后证明我是法轮功学员,当天就把我们送回当地派出所。就这样我和同修被关进看守所。看守所阴森森的,已有不少大法弟子,很多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吃、住、大小便都在室内,空气浑浊,酸臭难闻。每天吃的是苞米面窝头大咸菜,有时苞米面长毛了照样吃。恶警们一会虚情假意的哄骗,一会大发淫威进行恐吓,大法弟子间不许说话,三、二天一提审,逼我写放弃修炼、不上访保证书,我拒绝他们的要求,我只能向师父保证,坚修大法心不动,决不能向邪恶保证什么。我不给警察迫害我的机会,相反向他们讲述学大法的身心受益的体会,从对生活的迷茫到怎样成为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揭露迫害法轮大法和师父的真相,他们对我没办法,半个月后放我回家了。回家后我更加努力的深入学法背法,讲真相,走街串巷贴大法资料。通过认真学法,有了更深的体会,我为自己生在大法洪传时期感到荣幸。维护法的尊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2002年10月11日晚7点左右,我回家刚走到3楼,忽然窜出三个人把我围住,让我跟他们走一趟,说有点事问我。我说就在这说吧,他们说不行,说委主任在下边等我呢,我跟它们走到楼下一看没有什么委主任,这时不由我分说,他们就强行把我劫持到警车上,径直开往某厂。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吉林市公安局办的洗脑班,准备办二个月,已经抓来40多人都是用哄骗的办法强行劫持的。每天挨个的逼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写保证书放人,不写不放。

我们40多人,大法弟子没一个写保证的。有时恶人逼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象,讲法制教育课,然后写什么心得体会。我们这些同修和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都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是伟大的师父把我们从常人这个大染缸中拽出来,洗净我们心身的污秽,成为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诽谤,妄想对我们进行“转化”。江氏集团操纵下的恶警想把我们转化到哪去呢?难道按假、恶、斗做人吗?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吗?难怪他们这么怕真、善、忍三个字,因为江集团本身就代表着邪恶,才把我们劫持到这里来。我不看它们的录像,不听它们说的荒唐东西,心里默背大法,从“论语”背到《洪吟》,不知什么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开始背法。主佛的慈悲教诲在洗脑基地回荡,激励着我们。恶警气极了,一边吼骂一边大打出手,对我们拳打脚踢,扇耳光,有的推外边去冻,有的脸都打肿了,有的还用一盆盆冷水往学员身上泼。我们心里背着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我们开始炼功,齐心协力发正念铲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并强烈要求无罪释放。为此我们开始绝食抗议,我们共绝食3次共20多天。恶警们害怕了,开始劝我们吃饭,不干涉我们学法、集体炼功、发正念,二个多月的洗脑班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虽然洗脑班没达到目的,但恶警们都得到了实惠,从每个法轮功学员家中勒索了2400元钱。这就是江氏集团所谓的人权最好的时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