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30日】我是1930年出生的,患有类风湿关节炎、胃溃疡等十多种病,一到阴雨天疼痛难忍,生不如死。1995年3月11日得法后,在很短时间内就达到了身心健康。对恩师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但自1999年7.20以来,不断受到恶警干扰,现在把今年的两次写出来,揭露邪恶。

五一节前市四局、区610、我单位、派出所、街、干休所来了一警车,共九个人。正好我和同修看真象光盘,床上还放着很多真象材料。听见门铃响,我就把里屋门关上,去开门。一看来了那么多人,我就把他们领到会客室。我一点也没怕,我想有恩师在,他们什么也看不见。我叫孙女到里屋去告诉同修收好材料。有一个民警听房里有动静就进去,揭开放着两大卷材料的盒子,一看上面是放鞋的盒子,以为是鞋,就上前凉台,看同修坐在那里,背后放了一个钱包,他就要过去检查。里面只有一张光盘,沙发上的材料,还有干休所领导问我要的一大宗材料,其它什么都没有。他们把同修带到区610办公室,她就给他们讲真象,一个多小时后就回来了。

其他人都走了,就剩下四局一个、我单位一个、干休一个、街道一个。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要我到610办公室去谈话。我说我一不杀人放火,贪污盗窃;二不腐化堕落。师父叫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我要去学习转化,难道要把真、善、忍转化成假、恶、斗吧?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而江××是来害人的,你们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不要听江××的谎言,跟我们过不去。我要不修法轮大法,我早就死了。他们只好说:你在家炼不要出去宣传,否则不管你多大岁数、身体怎样都要把你抓起来。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一直用善心笑着给他们讲,他们就走了。

今年9月26日,区610、洗脑班、街道、干休所等又来了六个人,要我去洗脑班,我说:“我哪里也不去。我炼功是符合宪法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宪法规定的,是江××违反宪法,违反国际人权法。他用窃取的权力,利用国家的钱财和一切专政工具来镇压手无寸铁的法轮大法弟子,把一亿多好人推向对立面。”他们说:“××党给你钱,你师父给你钱吗?”我说:“你错了,××党哪有钱,钱是人民的血汗,也是自己干出来的。江××都是人民养活着,专治好人。我们师父给了我一个好身体,用多少钱买得到呢?”他们就找我爱人,还要街道干部24小时监控我,还给其他同修讲不要与我联系,我出门他们就派人跟着。第一天我不知道,她跟我到一个同修家,后来她跟不上我,就回来问我去哪里了。我就给她讲真象,告诉她善恶有报。第二天换了一个30多岁的男人,我有意给他兜圈子,去了好几个地方,走小巷买了水果、菜,正好一个巷子,好几个人在那里玩,说话买东西。我就大声说:“你们都看看,因为我炼法轮功,街道上派人监控我,跟着我,我们师父叫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是来救人的。江××是来害人的,用欺世谎言毒害人民,不抓坏人抓好人。”他说:“走吧。你的菜忘了。”我谢谢他就回家了。我还忘了买肉,我说:“走吧”,他不去了,他给在门口的人说:“这老太太真行,我都跟不上她。”就这样,只在门口守着,不再跟我,叫我不要发材料,但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10月9日他在门口不让同修进来,我就下去,我们两人就在大门口向来往人讲真象,并说:“干休所成了看守所了。”晚上人就撤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就对新换来的人在门口讲真象。她们都说:“我们也不愿来,上面派来没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