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固有行为习惯和思维模式


【明慧网2003年11月9日】近来看到了自己的好多人心,安逸,懒惰,消极,不负责任。自己在好些方面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很重要的一件不能疏忽的事就是一直以来早晨不能早起,错过了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时间。这样继续下去可不行啊,我下决心打破常规的作息习惯,早晨起来发正念。

我将我的手机和闹表分别定了时,到时提醒我,第一天早晨铃声陆续响起,我实在睁不开眼睛,下意识地将他们关了继续睡,等醒来后还责怪自己怎么没有起来,很后悔。第2天,还是同样情形。第3天,我将闹表放在离床很远的地方,这样闹表一响,我只好下地去关,强制自己按时起来,就不会再睡了。到了第3天,闹表一响,我也下地去关了,但是那个困劲没有过去,居然又回去睡了。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一狠心,干脆晚上就别再睡了,挺到早晨发正念后再睡。几天下来,我很疲惫,每每到发正念前的1个小时到半个小时之间就特别困,在挺到最后关头却松懈了,在发正念时间的前夕又睡过去了。

看看自己这些天的被动表现,我想不能再这样被控制了。冷静下来向内找,我看到自己思维的局限,维护自我,滋养人心。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要求自己的标准不能降低,不能降到人的标准上,在人上才能够被人的状态制约,困了就睡。而在法上才能不受阻碍,才能够真正突破。

我想基本的休息和睡眠还是要保证的,这样才能不在身体极度疲乏的情况下被旧势力钻空子。但是,保证基本的体力,却不能只靠睡眠;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能无求自得地自然起到让我们保持一个修炼人基本的体能状态的作用。更主要的是,到这次来到人间,我们完全是来同化大法救度众生来了,而不是来过人间生活和享受人间安逸来了,在这里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也没有什么留恋的。大法弟子是有历史使命和责任的,怎么能够被常人社会的表面形式和假象所带动,所制约呢?

发正念的时间错过就不会再来,只能下次做好,我却不负责任地错过那么多次。我想的都是自己,却没有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众生等待着救度,还有那些残余的变异和败物需要清理。多日来,我采取了几个办法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这些办法都是站在人的基点上。是啊,人才用自己的感官和四肢做事,而神的纯正的一念是穿越宇宙层层空间的。为什么我一到发正念的时间就非常困,而平时表现就不明显呢,这不是明摆着对我的干扰吗,有没放下的人的东西和物质在才能够被影响和带动。看清了事情的本质,我下定决心从根本上不承认它,今天我大法弟子就是要做我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履行我的历史责任,谁也别想动了我。

悟到做到,正念一出,事情就变了,下定决心的当天我顺利地参加了早晨的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虽然发正念之前没有睡觉还有些困,但我能够抑制住。距离发正念一个小时的时候我先炼了半个小时静功,接着炼动功。炼动功的时候我一次次莫名地流泪,我想这是明白的那一面在人这个空间的反映。我已经迷在人这里太长时间了,何止是发正念,实际上功也很少炼。这哪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形象?师尊是慈悲一切众生的,但我不能利用和依赖师尊的慈悲呀;大法是严肃的,但我不能总想着自己如何舒服而不按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呀。

就这样,直到今天,我基本上做到了坚持早晨按时发正念。在发正念之前没有睡觉,发完正念后再睡。没有睡觉的时间我就读法,听法,炼功,写文章,很充实。真正溶于法中时,我也不困了,也突破了常规和僵化的自我。

只有在理性上认识和升华,把基点摆正,下定决心打破固有行为习惯和思维模式,我们就能够做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