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七次遭非法关押的经历中所悟到的

【明慧网2003年12月12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九八年喜得大法。这几年来,我虽在修炼路上磕磕绊绊,曾七次被非法关押,但在这过程中,我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心念正的时候就能抑制恶人,减少迫害;而抱着执著的时候,就是很危险的。

1999年12月底,因我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单位干部开除公职,然后干部还扬言说杀一儆百,因我单位有近30名法轮功学员。然而,开除公职也没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

在2000年12月中旬左右,我同数名大法弟子带了些资料、条幅第二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走到天安门,我们很顺利地把传单撒到空中,“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也打开,高喊“法轮大法好!”一会儿恶警就跟过来,把我们抓到车上,送到天安门派出所。看到很多大法弟子被抓在一起,可大家的正念倍增,坚修大法的信念坚不可摧,威力无比,齐喊“法轮大法好”,并背《洪吟》。当天晚上,我同几位大法弟子就被当地恶警押回到公安一处。在上楼走到第二层时,我突然有一念,“师父,我不能被恶人带走,冲出去,还要证实大法”。正念一上来,顺利走脱,又回到正法洪流中去。

第二天,我又坐汽车返回北京第三次证实大法,这次又顺利走进天安门中心,又打开了条幅“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又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被抓的大法弟子都抵制关押,谁也不说地址、姓名。没办法他们就把我们送到北京郊区的农村派出所,我就被送到北藏村派出所,到那,我就同警察们洪法,讲大法的好处,可他们表面听,还是下大力轮番让我说地址和姓名。我时刻守住心性,背经文和《洪吟》等,还坚持绝食。在关押的第三天时,我又产生闯出去的念头,第三天早晨四点多钟,我在睡梦中有人告诉我穿鞋、找厕所。我猛然醒了,悟到师父在点化我怎么走脱。我穿上鞋,当时两个恶警在沉睡,我顺利的把门打开,出去找到了厕所。看到靠围墙边那有一辆旧自行车,我踩自行车爬到围墙上,就上到了房顶,因是平房。天还不太亮,我往下一看,房底院那边是民房,一条狗出来看着我,可它也不叫。我就发正念跳下去,到一个厂房的院内,又翻过院墙,顺利地冲出来到外面。不知道我在怎么跑,当我跑了近半个小时,就发现恶警开车来追我,查找,我就躺在一个沟里有十几分钟,一会恶警车顺公路就开走了。我当时由于欢喜心出来了,以为车走了,不会再来了,我就上了公路,没走十分钟,恶警的车又返回原路,又把我抓回原处。我冷静找自己,是有执著造成的,没有智慧,不应该急上公路。让邪恶钻了空子,没做好,重新做好。就这样,他们怕我再跑,没法交差,也不审我。晚间又把我送到了大兴县拘留所。很多大法弟子被关在那里。我每天炼功学法,还是坚持绝食抗议。又过了十天,我出现了病症,一检查好几种病,没办法,警察把我放了。那几天因我不说名字、地址,他们只好管我叫1550号。

回到家后,调理几个月,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也做些大法弟子应做的事。在2001年5月,当地恶警到处抓大法弟子,我虽事先知道一位大法弟子家有危险,可我必须得去,结果我还是被蹲坑的恶警抓住。恶人在那已蹲了好几天,也说明我们有漏。这次抓走十几名大法弟子,给大法工作造成一定的损失,恶警称我们是5.13大案。我被抓时大喊“法轮大法好”,老百姓看在眼里。恶警害怕,急忙把我拖上车拉走,当天把我送到第二看守所,我坚持绝食三天后,又把我送到看守所。由于人的东西又上来了,绝食没坚持下来。在那里关押达四十多天,我天天向拘留所抗议,为什么关押我,去大法弟子家是我的权利。恶警没办法,7月又把我和另一大法弟子送到一洗脑班。

那里还有20多名大法弟子。开始我们坚持发正念,恶警想尽办法迫害大法弟子,当着大家面把两个大法弟子强制戴手铐送往看守所。这时个别大法弟子心不稳,因多数都是在家走不出来,被抓进来的。我时时刻刻发正念,也不去听课。“610”的人就要从我下手,并打算把我送走。我同另外两名大法弟子集中发正念三天,计划冲出此地。因这个洗脑班花了很多钱,而且还设了一个排的武警,整日拿枪看守,看管严密。可再严也挡不住大法弟子的威力。过了几天,我们三位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又跳墙顺利逃出洗脑班。我们离开后,这件事惊动了公安、“610”及整个城市。他们丢了人,就把洗脑班校长换掉,恶警下大警力在我家蹲坑、调查,我就没有回家。公安也到处安排人抓我,居委会、小区都有人看守。

在外边,我悟到应该回家。7月20日我就想先上我妹妹(不修炼)家住几日看情况。没想到,到家才一个小时,我妹妹家电话响了,妹妹接电话,对方说:“我是邮电局的,查一下你家的电话是否有误,”我妹回了一句“没有误”。我就悟到这电话是恶警打的,妹说“那怎么办?”我就钻到大衣柜里单手立掌发正念,5分钟后就有人上楼敲门,我妹家是6楼,妹说“谁呀?”外面人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有人举报说你姐在你家。”我妹把门打开,冲进6个恶警,结果没找到我。恶警说我们执行公务,有人举报,就匆匆走了。妹妹把门关上后,就已经吓得够呛,同时也惊叹地说“二姐,大法的威力也太大了,是你们师父在帮你,他们那么多人都看不见你,太神了,我是服了。”所以我们全家都很支持我炼功学法,我没住几天觉得还应该回家,不能躲。我就回家了。

可由于自己放松警惕性,自己的房门没搞好安全措施,在8月12日晚12时左右,恶警用万能钥匙把我家门撬开,又强行把我抓到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坚持洪法,使一些犯人也能认真学法背《洪吟》。可在那里时间一长,自己无意中放松了学法,本应悟到绝食冲出去就悟不到,让邪恶钻了空子。有个走向反面的叛徒,因我同她有过来往,做过一些大法真象资料的事,把我告了密。公安局又急忙突审,整理材料,判我劳教。我又有了低落感,认为随其自然吧,就抱着等待的想法。可就在12月份,我这间屋又送进一名是律师的大法弟子,我俩细心切磋,决定还是绝食抗议冲出去,我又绝食达九天,出现病症,公安就没办法,逼迫我家交了500元钱,于2002年1月4日,我又闯出了魔窟。那个律师11天也冲出来了。回想起这次被关的时间长达4个多月,是我做的最不好的阶段,也说明那种环境必须认真学法,提高悟性。

悟到自己几次被抓,冲出几回,证明了坚修大法效果就好,放松就会使难加大。回到家后,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可时间长了,自满自足的心又不时的起来了,所以就放松了警惕。7月份期间,恶警又疯狂抓大法弟子,可自己还是不注意,被监视我多日的单位保卫处联合公安在去家属区的路中又一次把我抓走,送到洗脑班。开始几天还能把握好,不配合他们,可绝食后病症出现,他们还不放人,我心里就急躁起来。邪恶就钻了空子。病症是胆结石,痛得厉害,也是承受不住,觉得这次做不好以后再弥补吧。所以别人替写了“三书”,自己心里特别难受。40天后,也不同程度写了东西,自己回到家状态特别不好,整天看不下书,光想我犯了天大的罪,师父不会管我了,我不配再求师父,是我没放下生死,有人心在,没脸再面对同修。通过同修帮助,又静心学法,觉得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千万年的等待,一个执著算什么,下决心去掉它,不让邪恶高兴。我就加倍学法,做好三件事,心态端正了,觉得悟性也在提高,魔难、矛盾也就自然少了,也能以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在2003年9月10日我同一个弟子去贴、发资料,在家属区贴传单时,发现一恶警在一家门口说话,我当时意识到我们应该离开这地方,因是白天又是平房区。当时我对同修说咱们走吧,到别处去做,可这个同修说:“不怕,发正念”。我也就同她继续做,没想到恶警在后面组织几个老百姓在抓我们,无法走脱,就被抓到派出所。进了派出所,我就深找自己的执著,而且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派出所长一看立了大功,抓了两个大法弟子,就把我俩分开审,所长加三个人审我。我面对他们就是一个劲发正念,然后就讲真象、洪法,他们也不听,露出凶相,因这个派出所被命名为所谓“优秀派出所”,曾因迫害法轮功有重大表现还为此发了奖金加以鼓励。抓到我俩他们下了大力气,还要请功,就这样我还是耐心的告诉他们天理不容,可他们不听。当时,我被他们打倒躺在地上,他们踢我、打我的脸,我也不觉得疼,我也不说话,问什么都不说。让我坐,我就倒下,就是不听他们的。看我不说,他们就拿绳浇上水勒我的两个胳膊,一会我就晕过去了,他们才松了绳,还用臭脚伸到我的鼻子上,后来他们把我抬到床上躺着,谁也不敢再动我了。到了晚上7点多钟他们就写材料,准备把我俩送到拘留所去,我发正念不能让邪恶把我送走。不多时,我突然口吐白沫、身体抽动,恶警也不管,硬是四个人把我抬到拘留所(拘留所与派出所一墙之隔),把我扔到拘留所地上,就去办理入拘留所手续。我紧闭双眼还是在吐白沫,拘留所警察一看我这样说啥也不收,僵持半个多小时,把那位大法弟子送进去了,只好把我抬回去,扔到床上,把我手锁在一个凳子上,不管了。到了第二天一上班,他们又来干扰我,想办法让我说住址、姓名,我还是不说话,就是心里发正念,没办法,他们也不问我了。不知不觉到了下午4点多钟,那天是八月十五,他们研究一会说“你自己回家吧”。我说我包里有300元钱,打开包钱也没了,早就被警察抢走了,他们简直就是土匪。

回想这五年的修炼,自己真正认清了江泽民一伙为了个人私利残害好人和大法弟子,我的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更增加我坚修大法的信心。也认识到无论碰到什么难关只要正念正行放下生死,什么都会变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