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12日】2003年9月的一天上午大约8、9点钟,我正在单位干活,一个领导叫我上楼,说书记找我谈话。我来到楼上,书记说是上面的领导要找我谈话。我心里想:谈就讲真象,同时讲这几年对我经济方面的迫害(2000年7月我被非法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每月只发最低生活费300元。如今已过去三年了,他们以我不写保证为借口不给我解除处分。)我与书记来到楼下,刚上车,在我的左右又上来两个女的(没穿经警服装)。车开出一段路我发现车根本不是去上级单位,我意识到自己被骗就要求下车。她们不让。我拼命挣扎着,这时车停下来,书记和那两个女的下车去叫跟在后面的另一辆上的男经警(单位的)。在书记去叫人的这段时间,司机抓住我头发往下使劲按,憋得我快要窒息。他嘴里还不停地骂着:“×××,你要在我的车上跑了就扣我的奖金、扣工资,下岗怎么办?”一会儿上来两个男经警,他们左右紧紧地卡住我的胳膊,我停止挣扎,对他们讲真象,希望能唤醒他们的善心和良知。但是我还是被他们绑架到洗脑班。

这个洗脑班非常邪恶,室内设有监控器,监视被非法绑架到这里的大法弟子及陪教人员的一切行动。每个屋内只有一名大法弟子及单位雇佣的人叫陪教(陪吃、陪住、陪洗脑),寸步不离地贴身监视大法弟子。屋外还有警察监视。我对工作人员说:“我不是犯人,我也没犯法,为什么像对犯人一样地对待我?”他们伪善地说:“你在这儿学习学习,转化了就可以回去,不用学习了。”我至今也不明白,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什么要转化?我们党组织的某些领导到底想把这些人往哪儿转化?于是,我就有用绝食、绝水的方式抗议对我的非法绑架、监禁。同时每天发正念,正常炼功,工作人员进来,我有时就对他们讲真象。师父在《理性》中说:“作为大法弟子,你们今天的表现是伟大的,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所以我在对工作人员讲真象时,都是用善心对待他们,而且先发一念“佛光普照”(《洪吟》――“容法”)。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就会得福报。

我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第二天早上,有人叫我去参加所谓的“开学典礼”,被我拒绝。虽然被绑架到这里的大法弟子都被隔离,但我能听到他们也拒绝参加,所以“开学典礼”没有开成。

几天后他们开始给我灌食,我坚决不去。他们就强行两人架、拖或抬、或一人倒扛(头朝下)着到车上拉到医院。每次灌食都是用小手指粗的胶皮管(六、七个人把我按住)从鼻子插进去。我不让他们灌,他们就把管子一次次地从鼻子插进去到嗓子眼,我一次次地呕吐出来,五脏六腑被拽动着剧痛,眼泪直流。他们看实在插不进去,就让一人捏我的两颊将嘴张开,医护人员用开口器(塑料制品)塞进嘴里把嘴撑大,再用钳子夹住我的舌头,从鼻子插管到嘴里,再到我的嗓子上来回撞击。而此时我的身体和头被死死地按住,那种痛苦无以言表。见到我的这种痛苦,有的医生不仅没有同情,反而残酷地说:灌不进去也有办法,把脖子切开口,插管灌。

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下,我的身体出现异常被送入传染病医院治疗。在那里我正念走脱汇入正法洪流之中。

在此我非常感谢用电话及网络等方式给洗脑班的不法人员讲真象的同修,整体的力量使那里的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有所改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