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狱中同修:只要正念正行 劳教所是关不住大法弟子的

【明慧网2003年12月12日】

同修们:

你们好!外面的同修一直关心着你们,在向当地的民众揭露邪恶。师父评注文章发表的同时,本市劳教所所长被调离岗位,我们悟到这是我们全体同修携手揭露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有力地窒息邪恶的结果。在这里和各位同修交流一下,怎样更好地正念正行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经常传来消息说:劳教所里有的同修正念正行做的很好。同时也听到有同修在劳教所的残酷迫害中很困惑。有的同修说;是知道正念,可是怎么出去?是来飞机还是有梯子?还有的希望外面的同修帮忙办出去。也有的直接问到亲人,你们能不能把我办出去?一些同修仍在默默地消极承受。

下面谈谈我被劳教所非法关押时修炼的体会:

2001年5月,我被非法关押在这个劳教所,当时是在看守所绝食第四天送去的。心里想我要有正念,可是恶警让上车就上车了,让下车就下车了,除了没按他们要求的签字外,被他们顺利地关在了劳号里。听说这里非常邪恶,因此也就不再坚持绝食,一时觉得不被转化也就是正念正行了。这里严密地封锁消息,没有同修切磋。但我知道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认识到我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和命令,没有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样子,这也就不是正念。我想那以后要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但对于操纵人破坏人类的邪恶生命的处理也是在保护人类与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浅说善》)当时的做法就是顺其自然,接触到的每一个恶警,都与他们拉家常,介绍我是如何走上修炼之路的,然后再洪法。祥和的心态、善意的语言,效果都不错。对于接触不到的,我就注意时机,比如所长来查岗,我听到后,马上到门前示意溜廊的干警,说我有话对所长说,这样我主动地向所长介绍自己,并说明如有时间我找他谈谈,并借此机会说上几句。还有就是要求找某个队长或有关干警专题谈话,根据对方的特点,如文化素质、个性等等,按照他们的执著找切入点,每次收到的效果都非常好。

刚去时没几天,邪恶势力让我去照相,当时我知道应该抵制,我不去,几个干警把我拖出去,我就是不照,照相的男干警用脚踢我,污秽的语言侮辱我,一女恶警大口骂师父,最后连拖带搡,把我推到沙发上,照了一张不合格的像。那次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就是没有善心,只记得抵制,忘记了我应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后来一次,上面来检查,要求每个同修胸前都戴上小牌。这次我善意的找到中队长,说,我们是被非法关押到这里的,不应该戴那东西,如果你要因我不戴而受到批评,请你和检查团说,我要亲自和他们交涉。这次的基点是要证实大法,同时语气是善的,一切都是善的。

通过一段时间洪法与证实法的实修后,我进一步多方面接触能接触到的干警和犯人,用各种方式向他们展示大法的正、大法的善,同时归正一切不正的状态。当时我们同修之间,被封锁的相当严密,我就找有关的队长洪法。争取宽松的环境,通过正念正行的交谈,我们有了同修到一个劳号交谈的环境,也有时到外面“放风”,使我们有机会互相交流、互相鼓励。有一次我们集体向队长洪法,在伙食方面提出有关改善意见,虽然伙食没有什么改善,但亲属拿来的东西可以送到号里了。还有一次我在炼功,干警一遍遍地往下扳我的腿,一个多次听到我对她讲真象的干警来到劳号里说:这里绝对不能炼功,说后就走了,根本不再管我。大法的威力是巨大的,我们用善心洪法,不但摧毁了邪恶的嚣张气焰,也使一些常人在不知不觉中同化着大法。当时有百分之九十五的犯人都在暗中帮助我们。

但是,善不是妥协也不是放弃,听到有同修为了做好,到干警那里去征求意见,你看我还有那里做的不好?有同修对恶警说:我哪里哪里做的不对了,也有同修认为我要完成最多的工作量,使产品达到合格标准,这样才是做好。我们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师,“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大法坚不可摧》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在证实法,我们在按宇宙特性归正一切不正确因素,邪恶是不配指导我们的,师父不承认这一切,我们只有正念正行。做好、做正,抵制它们。我发了一念:我绝不参加任何劳动,后来由始至终没受到这方面的迫害,真是好坏出自一念。

当时我们周围的环境宽松了一些,但这并不是目的,我们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我要出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我正念闯了出来。后来听说一个同修被送进去,无论干警怎么骂、喊,她就是在那发正念,拽到地上也不动,就是发正念,第二天就被放回了家。师父说:“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我绝食的时候想的是不能让邪恶找到灌食的借口。往深处看,其实还是自我保护意识,说白了还是一个“私”,与那个同修的境界相差太远,但当时要出去救度众生的这一念是正确的,师父就帮助了我,当时我能体悟到这一点。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里,很多时候没有做到正行,所以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如果一思一念行得正,那里是关不住我们的。师父要的是金刚不破的神,让我们都来看看自己,找到根本的执著,走正自己的路,早日闯出来投入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合十
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