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神奇闯关


【明慧网2003年11月19日】十月一日的傍晚,我出去发光盘,由于自己大意,最近学法也不太精进,在做真象时被抓了。坐在派出所里,警察问我是哪儿的人,问这问那的问了许多,我一概不回答。只是借机向他们洪法,讲真象。我说我是如何得病的,病后又是怎样把腿截掉的,现在由于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他们有的听,有的不听,可是先前的那种恶意没了,和我谈话时也比较和气了。

由于我不说姓名,他们开始给我照相,我不配合,最后一张也没照成。这时610的也来了,当地来了许多人来认我,因为我不是那儿的人,认了半天也没认出来。大概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们在网上把我查出来了。以前因我出来证实大法进过看守所,曾经配合恶人照的照片在网上。虽然这样他们也不敢确认。我坐在那里一直很坦然,一直发正念。最后把我带回我们当地派出所来认我,这样就确认了。接着他们办搜查证,来搜我的家,大概搜了有两三个小时,最后他们什么也没查到,只是一些一月份的材料。事后才知道我出事后同修把东西转移了。当时有许多同修在帮我发正念,我深深体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他们又把我带回了原来的派出所,这时已快凌晨四点了。警察问我吃不吃饭,我说不吃,过了一会儿他们拿着饭过来了,说:“你看你多有功呀,我们还得伺候你。”说着把饭给我。自己也确实饿了,我吃着,他们就都睡觉去了,就留下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着我。看看没人了,心想师父我可不能在这里久呆,我要出去。看看后院有个铁梯子,顺梯子上房,然后跳下去就能走。心里这样想着,看着那警察走来走去的还是没有机会。这时已经六点多了,天上出现了一条一条桔红色的云,很好看,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云。机会来了,有人叫那警察,我刚要开窗户,看见他正在后院找东西,心想别着急,稳稳的。他走了去前边,我请师父加持,拉开窗户跳到了院子里,开始上铁梯子,开始一格一格的上,后来两格两格的上,来到二楼,往下看是一截断墙。没有时间多想,心里想“师-父-加-持”,假腿稳稳地落到了断墙上,再往下跳就落到了地上(没有落地的感觉)。起来马上走,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转弯儿看见有出租车过来,上了车就走了。

第五天的中午,我站在马路上打车,被警察发现了。坐上出租不久被警察拦住了。我一看认识,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滋味。警察看了我一眼说:“还认识我吗?”我只是笑。警察说:“你还笑,把我们都急死了。这五天,天天找你。走吧,坐公车吧。”我心想我可真不愿意坐你们的车。又来到派出所,这次他们有点生气了,拿来了手铐,把我铐在了椅子上,开始审我做记录。我只是告诉他们怎样跳墙逃走的,别的一概不配合。这时外面的警察大叫:“咱们派出所强烈要求判了她。”我坐在椅子上很坦然,无怨无悔。审完后让我签字,我不签,最后他们自己签了。六点来钟他们又重新问我怎么得的病,态度转变了许多,把钱和我的东西都给了我。最后一个上次认识的警察说:“你出了名了你知道吗?你胜利了你知道吗?”(其实当时已经决定放我了)快七点时来人接我把我送回了家。师父,我回来了。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是师父呵护着回来的。

在这过程中我体悟到,第二次被抓后,我没有怕去看守所的心,念很正,到哪儿去都一样。还有,我们的提高和国外弟子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能及时看到最新材料。

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很早就想把自己证实大法的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可是思想中总有障碍(怕),直到同修提出来让我写,她说:“你不写我可写了。”当时还有压力,直到今天我感到轻松了,障碍那个东西也快消失了,才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以上都是个人所在层次的体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