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访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28日】自1999年7.20,电视广播等舆论工具对法轮大法所进行的铺天盖地的诽谤、诬陷和胡言乱语后,一时间邪恶恐怖遍布中华大地,开始了对大法的史无前例的迫害。恶人总以为通过一些手法,掩盖事实的真象,就可以改变人心愚弄群众,可是佛法是伟大神圣的,是最纯正的,他衡量着一切。

师父教我们人心向善,做人要重德,以“真善忍”为准则,从自我做起,这不是对社会对人民对家庭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吗?在文化大革命时,我对佛道神的概念是一片空白。只要自己没有认识到的或科学没有认识到的东西以为都不存在。自从得法以后,受益非浅。我没有想象到的东西,奥妙无穷的东西竟在我眼前出现,于是我改变了我过去陈旧的观念,真正认识到佛法是博大精深的,是超常的科学。过去认为所谓的迷信二字在我脑海里消失。

这么一部高德大法,却在人间遭到诽谤,我心里非常难受,总是泪水涟涟。带着善意,我想上京反映一下自己得法修炼后的感受。于是我踏上了进京的路程。

一到站,几个便衣上来询问,你是“法轮功”吗?我说是,马上就被抓起来,不问青红皂白送进了公安部。一到公安部,问我是什么地方的人,就把我们关进一个铁笼子里。那里面当时有上十个地区大法弟子,最大年龄有七十多岁。我们互相介绍一下,有新疆、海南、辽宁、江苏……等地的大法弟子。大家虽是来自五湖四海,但我们都心心相印,互相勉励,证实大法是我们弟子共同的责任。后来陆陆续续由当地驻京公安把我们接走。

很快到了驻京公安局,做了一个简单的笔录就把我关进了一个房间,大约18平方米。房间里面有12个人,开了一个地铺,男女都在一起,有空房也不分开。晚上放一个尿桶,根本不讲文明,有意这样做的。没有男女之别,这不是对文明对人权的践踏吗?对我们人格的侮辱吗?

关了三天后,由当地派出所接走,连夜送进了拘留所。进拘留所就要我脱光衣服搜身,只要身上有钱就洗干净,不管你需不需要什么东西,由他们自行当家安排,低价商品高价出售,获取暴利。因他们知道,对法轮功有特别的镇压政策,即“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不追究任何责任,所以可以为所欲为。

对外报道的监狱情况实际上都是假的。例如:到年底了上面要评比验收监狱管理是否合格,搞什么评分,有的狱警平时询录做得不完整,竟要犯人半夜三更帮他们代签,把以前没做完的工作补齐,公开告诉犯人说假话,应酬上面检查工作。将平时犯人买东西的打油单子统统收起来,包袱和食品统统清出房间,因为怕露馅,检查过后在发还给犯人。还有的恶警出口就骂人,在大板床上穿着鞋踩来踩去,完全没有文明可言。

我看到有一个同修要炼功,被监控器发现。恶警给她上了一月的手铐,日夜铐着,吃饭,方便都戴着,衣服不能脱下洗,只有穿着衣服在身上洗,同修再用卫生纸和干毛巾把它慢慢吸干。但是这位学员表现很坦然,她的所作所为真令我感动。有的犯人和我们接触,我们就跟犯人讲做人的道理,不要做坏事,什么人干什么事都要自己负责,要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一条天理。犯人也很愿意和我们接触,说:你们做好人说真话也坐牢,你们不觉得太冤了吗?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又把我直接送进洗脑班,进行强化洗脑。他们编出一些乱七八糟、污蔑师父和大法的东西往我耳朵里灌。有的人以伪善的面孔出现,说我们没有感情,心狠,不要家庭,太自私了。可是家里来了亲人他们又不让见。他们的所做所为不是出尔反尔吗?人被他们非法关着反而还要指责我们,给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没有人权的自由,这不是迫害吗?

我也不知道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在洗脑班关了两年。我还看到有的工作人员利用家属的害怕和担心,直接找家属要钱,变通放人,其实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变相敲诈。所有罚款没有任何收据。哪个家属不愿意自己的亲人在里面少受罪啊,只得忍气吞声交钱。

大约关了四个月,他们对我进行搜身,床垫、被絮、物品,一个不漏(目的是找师父经文)。我记得在2001年,他们疯狂得不可想象,过二、三天或四、五天就把大法学员一批一批送进劳教所。在公布劳教时,没有任何理由,都是七扯八拉给大法学员扣帽子,不断地把学员送走。但是我们的同修非常坦然,因为没有干坏事也表现得无所畏惧,为了宇宙的真理舍命而不惜,面容祥和。我们含泪目送同修迈出大门。

2002年洗脑班加大了迫害力度,派工作人员轮流换班,日夜监视,吃饭也盯着,大法学员之间不许讲话,晚上睡觉电灯长明,警察不断的巡视。由于学员对大法的正信,恶徒的迫害动不了大法学员的心。邪恶更加丧心病狂,绞尽脑汁再进一步给大法学员施压,人员增加到四五个帮教对一个学员;不许学员睡觉,日夜面壁;不许洗脸、漱口,上卫生间只许二分钟,还要打报告;强行写决裂书;甚至用刑具把学员的手铐在窗栏上;有的打学员的头部,对大法漫骂,对师父侮辱以及污言秽语充斥着每个房间和走道,到处黑压压的一遍,乌烟瘴气。

现在邪恶还在利用欺骗的手段抓人,非法绑架到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