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妇女:向善良的人们诉说 【明慧网】

农家妇女:向善良的人们诉说

【明慧网2003年12月2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在事实的基础上把我的经历向善良的人们诉说。

我是1998年9月份开始学法轮大法。当时我的身体风湿病很严重,由于家里生活很困难,就想通过炼气功把病治好。那时农场场部退休工人和附近的几个农村的农民炼法轮功。听他们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于是就高兴的买了几本书跟着学炼起来,开始只重视炼动作,没有重视学法,但是对法轮功就有说不出来的亲切感。通过学法渐渐知道了要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必须重视心性的提高,否则不如炼体操。以后自己在生活中就开始对照书提高自己的心性,不知不觉,自己的风湿病没有了。也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知道了法轮功是修炼的功法。觉得自己这一世没有白来世一回。

可是1999年7月20日以后当权者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不知所措。我的生活阅历很浅,从小胆子就小,长大了走向社会对生产队领导言出即从,从不顶撞,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我们不明白,当权者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转法轮》一书教人向善,要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的政府不希望自己的国民是善良的人呢?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不求人世间的名和利,没有什么政治野心,对哪个国家政府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当初我们生产队有四、五十人炼功,心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谁也不敢说。生产队领导为了当好他的干部,也是对上级指示不分青红皂白的服从,上级说什么就跟着干什么。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公安局在各个生产队蹲点的人三天两头到家骚扰,经常让我们写保证书,不写就上家搜家。我就跟他们说清法轮功是什么,他们把我说的说成是迷信,不由你申辩,在2001年9月16日把我和我的丈夫抓到了拘留所蹲了十几天,并让我们交保证金5000多元钱。他们肆无忌惮的说:“放聪明点,抓住炼法轮功的人打死算自杀,怎么整都不过份”。为了他们自己的名、利、权力,谁给奶,他们就把谁当做娘,社会腐化堕落,有的人甚至去给道德败坏的人捧场叫好。我在生产队他们明明知道我们是老实人,可谁也不敢为我们说公道话。

在江XX实行的对法轮功学员“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亡”“打死算自杀”邪恶政策的指示下,公安局610在2002年11月29日那天,指使生产队队长和书记到我家让我们写揭批材料。我们说:“法轮大法好”,我和丈夫没有听他们的指使,坚持不写,他们就领着公安局610到我们家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我们家仅有的三千块钱抢走,他们无法无天和土匪强盗没什么两样,并把我和我丈夫强行又抓到公安局。我们拒绝他们的要求,他们不由我们申辩,在2002年12月2日把我们送到离我家1500多公里远的洗脑班,历经了7个多月的法西斯虐待。在这里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饱尝了人间活地狱的痛苦。我们要问问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到什么时候做好人有错吗?可是在我们中国信仰“真、善、忍”,炼法轮功就被关押在拘留所里,或者是监狱里,或者是洗脑班。

在中国没有法轮功学员说理的地方,我们只有向国际社会和联合国人权组织呼吁:赶快制止对信仰“真、善、忍”炼法轮功人的迫害,还他们信仰自由,人身自由,惩恶扬善,快点结束迫害好人的悲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