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2003年3月1日】1997年夏天,我有幸得了大法,那时我27岁,大学毕业后成了家,已是孩子的妈妈了。当时,正是大法洪传之时,每日清晨,北京的公园、学校、小区到处都是大法炼功点,无论严冬、酷暑,都能看到大法弟子不分年龄、职业、阶层在一起那祥和的炼功场面。每当炼功音乐响起,听到师父那慈悲而又浑厚的声音,我都感到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由于孩子小,我无法到炼功点去参加集体炼功,也没有机会参加集体学法,大部分时间是在家自修。那段日子,我很充实也很快乐,我终于找到了自己自懂事起就在寻找的东西,原来返本归真,那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从此,我和孩子告别了药片、告别了医院,我如饥似渴地读着《转法轮》,我的人生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到了1999年7.20,邪恶打压开始了。记得那是我第三天参加集体炼功,我和同修四人一同去了天安门、信访办。那时大街上真是戒备森严,警车随处都是,主要交通要道都被封锁,需检查询问“是否是练法轮功”才能通过,好多大法弟子(还有许多是从全国各地来的)被送上警车,拉到石景山、光彩体育馆等地,警车上大法弟子齐诵《洪吟》,那排山倒海的气势至今还在我耳畔回荡。我碰巧没被警车带走,回到家,看到电视里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我的眼泪在不停地流淌,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会遭到打压?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健康人民的身体,哪一点错了?我开始向周围邻居讲真相,向单位同事讲真相,他们很多人都支持法轮功。

自7.20以后,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被破坏了,我就独自在家学法、炼功,坚修大法的心一刻也没有动摇过,有机会就向周围的人讲真相。直到2000年底,我终于联系上了一名同修,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等,我是多么激动,就象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掉队了,但我知道以后该如何做了。自那以后,我就从那位同修处取真相材料,有文字、照片、磁带等,我履行着自己随师正法的义务,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有几次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发现,要报打110,我都正念走脱了。2001年5月,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前夜,我们十几位同修一同去了清华大学,发了近千份真相材料,救度不明真相的专家、教授、学者,同时也给了邪恶有力的震慑(邪恶之首参加校庆),之后我们全部安全返回。后来我去了天安门,在天安门广场、在金水桥畔,我光明正大地向游人发放自焚真相、宣传册子,身边不时有大法弟子喊着“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而被警察粗暴地拖走,我就对身边的游人说:“你们亲眼见证了吧,这就是善与恶鲜明的对比!”我随身带了许多印有“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的彩色不干胶,贴到了广场的灯柱上、醒目的护栏上,然后才满意地离去。

随着正法形势的需要,我和另一位同修建立了资料点,全身心投入到正法工作中,我们主要负责制作洪法照片(包括自焚真相、大法洪传世界等),那些照片及精美的书签源源不断地传递到大法弟子手中,又通过他们的手传递到有缘人手中。可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对资料点的破坏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身边一批又一批大法弟子(包括协调人)被抓,资料点一个接一个被破坏,损失极其惨重。

每当同修那亲切的笑脸一个个浮现在我面前,又一个个在我身边消失时,我内心痛苦到了极点,一段时间我甚至很消沉,他们难道不愿和正常人一样全家团圆、享受天伦之乐吗?是责任、是救度众生的责任、是佛法无穷的力量促使他们为了每一个世人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抛家舍业、流离失所!

我深切地体会到大法弟子任何时候都是一个整体,任何一个地方有漏都会被邪恶钻空子,我很赞成明慧网文章提出的“遍地开花建立资料点”,这样做安全系数大,邪恶的破坏力小,我们的损失也小,我们正在向这一方向努力。

我知道以后还有很艰难的一段路要走,虽然目前我们在资金上、设备上有很大困难,但我会一如既往,奋然而前行,因为我在大法中成长!

(注:我只是大陆大法弟子中极普通的一员,我没有惊天动地的正法经历,甚至很平淡,但在同修的鼓励下我把它写出来,和大家共勉,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