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清真相中讲出大法的伟大


【明慧网2003年3月1日】修炼前,我在常人中是很爱和人“辩论”的,谁都不服,因为显示心理吧,这才显得自己“博学聪明”,当然那个时候不知道。但是修炼后,特别在讲清真相中,我很少和人辩,当然也是因为栽过跟头,因为你把人家嘴说服了,他心里不服是没有用的。

后来我发现,其实我们觉得一些常人“故意刁难”的问题,包括有些人认为的“你们不爱国”、“师父不回国”、“为什么不显神通”、“跟我没关系”、“你们到处讲法轮功,干扰了社会的正常秩序”,如此等等,从法上认识,有他们受蒙蔽的一面,另一面呢,更主要的是,他还没有机会看到大法的殊胜和伟大,没有看到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没有看到大法弟子的伟大。他如果心里觉得就是一帮弱势群体受了冤屈,如果在他眼中我们就跟社会上找不到工作的民工、下岗人员一样,跟祥林嫂一样,诉诉苦,那么很多麻木的人,特别是既得利益者的良知就没有被触动。说起祥林嫂,我觉得这个麻木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我觉得鲁迅那个时代旧势力就开始安排这种麻木了。所以,我们需要全面讲清真相。

我们讲清真相总希望人们认识到“法轮大法好”,可是我们让人听到的,应该不仅仅只是这一句话。大法好,为什么好,好在哪里?这就是我们要“讲清真相”,而不仅仅是停留于“讲真相”。如果我们把这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伟大和慈悲讲清楚了,常人真的会从内心感到震撼,会觉得我们真的了不起。那么其他都不是问题了。只要把那几个关键的谎言,如自焚伪案等说清楚,他就自动有对谎言的免疫力了,因为他会用良知去判断了。他也不好意思津津乐道于那些钻牛角尖的问题了。

我们经常用一句话描述邪恶采用的欺骗手段,“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这是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的一句话。其实今天那个邪恶比戈培尔更恶劣不知多少倍。它不重复的一个又一个地编造极其恶毒的无耻谎言,都是以煽动仇恨为目的,而因为严密的封锁,我们能拿到象自焚伪案那样有力证据的可能只有1%。我理解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是,即使我们揭露了99个谎言,但是还有麻木的人去相信剩下的那一个谎言。所以我理解,要做到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就是要“全面讲清真相”,不陷进那个圈套里去。

我们讲迫害,要让人看到是好人在遭受迫害,不仅仅让人看到迫害的残酷与邪恶,还要让人在迫害中看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和伟大。师父讲,“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长时间鼓掌)你们每个大法弟子,要真正认识自己,走好自己的路。你们真的就那么伟大,所以你们一定要理智地、严肃地做好你们今天应该做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大法弟子的伟大,从常人这一层讲,我理解就是伟大的人格,包括不向暴力屈服,不被利益所诱惑,坦坦荡荡做人等等常人能理解的美德。让人看到大法弟子是为了你、为了这个社会、为了这个国家而承受苦难。我们不是在诉苦或控诉,我们是为了消除仇恨、为了你的生命、为了你的良知而揭露谎言、讲清真相,而这一切,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的高贵品格,都来自于这部伟大的大法,来自于同一个伟大的师父的教导。当我们用善心去讲,当人们感受到了我们的真诚、善良和宽容、忍耐,当人们的心灵被震撼的时候,一切谣言自会土崩瓦解。因为他看到了善与恶的鲜明对比,他明白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他的良知会告诉他怎样去判断,而他的正念出来后,邪恶也就不能控制他了,他也就能够理性地看问题。

比如,在讲清真相中,大家都觉得吕朝晖和周雪菲的故事很感人,我想就是因为从故事中人们能真正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无私。王晓丹和爸爸王治文的故事也是这样,因为人们从中能看到大法弟子笑对魔难的坚忍和坦荡。

记得我第一次有这方面体会,是2001年7.20和一位西人妇女讲清真相。她在了解了迫害事实后说:“在中国炼法轮功,所受的迫害真是太恐怖了。你能看到中国的希望吗?现在一定没有人再公开炼功了吧?”我说“有,而且每天有人在天安门广场炼功、上访。”

她震惊了:“真的吗?”“对!虽然每天也有人被抓、被折磨甚至失去生命。但是更多的人在不断地走出来。他们很清楚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可能会失去一切,工作、房子、家庭甚至生命。可是他们并不畏惧,因为他们内心明白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正的,什么是邪的;因为他们这样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为了这个国家,为了后代子孙,为了将来。这些法轮功修炼者就是中国的希望。他们懂得内心和平的巨大力量,这是任何暴力都无法战胜的……。”

她的脸上淌满了泪水,她不停地擦拭着,听着我的讲述。我继续说道,“在这已经持续了两年的不懈的非暴力抵抗镇压中,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任何暴力,有的只是以善心,以自身的行为向世人展示,甚至完善了真正的和平,实践着他们的信仰。他们每人的心中都有三个字:真、善、忍。”

她说:“什么?请你再告诉我一遍这三个字好吗?”她有点激动。我从她手中的传单上找出这三个字,她轻轻地念着,点着头。

其实那天我自己也哭了,我只是忍着没让泪水流下来。我被大法的伟大震撼,为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表现出来的伟大而震撼。

以后在讲清真相中,我就非常注意一定要从常人能理解的这一层面把大法的伟大、大法弟子的伟大展现出来。几个月后我去参加当时所在大学的“十一”升旗活动,在讲清真相活动中,因为领馆操纵学生会里的个别学生,把学生会的邮件列表上搞得一团乌烟瘴气,说我们是存心捣乱等等,为我们说句公道话的常人也被攻击。我心里说,我一定要告诉你们真相。我花了一天时间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针对“爱国”的话题,把迫害事实、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的伟大、加上封莉莉教授回国证实大法被抓在监狱里的故事,以及中国人的道德冷漠的悲哀以及大法弟子为什么舍命呼唤良知、正义,分成三部分用三封邮件在电子邮件列表中发了出去。写的过程中,因为同时不断的要查找资料,包括许多弟子的讲清真相的文章和体会,渐渐的一篇篇大法弟子的体会、文章都不再是零散的了,他们汇聚起来,从中我感到了大法弟子正法的波澜壮阔的完整画面,我自己也感到震撼。

我在自从高中毕业后,除了写专业方面的,还从没写过这么长的文章。这是从许许多多大法弟子的文章中综合出来的,可是我自己也没想到,各个部分都能有机的结合起来,非常连贯、有逻辑性。同修看后觉得写的好,我也觉得好,这不是我个人的水平和能力─我知道,这是大法的超常力量的体现。

文章发出去后,我发着正念,让每个人都认认真真读一遍。结果只有那几个被操纵的还在喧嚣,别人都不吭气了。有人私下发来电子邮件说:“伙计,干的好!”

后来我又把邮件发了一封给我的大学同学们,把文章标题改为给同班同学们的一封公开信。有个同学原来和我个人关系也不错,但他对大法没有什么态度,只是认为我在同学录里发真相属于滥用邮件,干扰大家。但这一次他回信说,我的这封邮件本来被他的邮件系统自动过滤到垃圾邮件里了,不知怎么他“阴差阳错”又看到了(当然我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说发自内心地佩服大法弟子,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我在心里感叹大法的力量。

以后在讲清真相中,包括在国会议员办公室,面对议员的助手,当介绍完了大法是什么,大法好,大法为什么能在中国迅速洪传,在接下来揭露迫害的同时,我就将大法弟子怎么面对魔难,怎样面对生与死的邪恶考验,怎样在良知和谎言中作出抉择,而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讲出来。他们都会很认真的听,有些有善念的人当时就可以看出她内心的震动。

最近有一次,在网上洪法中有个大学毕业生在发来的电子邮件里说,他已经访问过大法真相网站了,可还是有很多疑问。他发来一大堆疑问,我没有一一回答所有的问题。在回答他的一两个主要问题后,我介绍了一下大法中修炼的概念和我们对佛道神的认识,为什么不是迷信等,然后发给他一篇文章,就是尼禄焚城那一篇。我说是朋友写的,请他读一读。他回信说,“现在的人确实是没了人的灵气。在我看来,法轮功是一阵清风,仿佛唤醒了不少人——仿佛——因为我不能确定到底是多少人,呵呵,政府都讲不清啊。但是我觉得你们的东西太多是攻击XX党本身了,我觉得这很不好。看到回信中介绍的山东的王丽萱,我想到了张志新烈士。也许这种事只能发生在中国。”我知道他的善心已被唤起,但是还有一些邪恶宣传的毒素在影响他。他还问了一些问题。

我在回信中肯定了他的善念并鼓励他读《转法轮》去寻找答案。我没有直接回答关于“攻击XX党”的问题,但是把我那篇长信发给他,我说这是朋友写的。他回信说,“我为这封信流泪了。我知道你们说的很对,尤其是那句‘在两年多的疯狂镇压中,面对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从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还手报复或以任何方式诉诸于暴力。在逆境中他们始终面带微笑,哪怕面对狂风暴雨、雪雹冰霜。’让我感慨与痛心。信里那些麻木的中国人其实就是象我这样的人。我就是看客,就是帮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希望每个公民都能自由快乐地生活着。但是在这种残酷的镇压面前我退缩了。我相信政府说了谎言,我真的不明白这些了。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我还是相信政府会改变对你们的态度的。历史会证明一切。”

在回信中我说,“历史会证明一切,你说得很对。当明白了真相的你、我、他把一个个谎言暴露出来,当我们把真相告诉世人、告诉我们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消去他们心中因谎言而种下的仇恨的时候,当人们的良知觉醒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已经在共同书写一部崭新的历史了,你说是么?”不久,他来信说正在读《转法轮》。

还有一次,有个人已经了解了自焚伪案的真相,但他想更进一步了解大法。跟他通了几封电子邮件后,他知道了大法弟子真正是了不起的。虽然无神论还障碍着他走入修炼,但他心里很佩服大法弟子。最后他还专门填了一首词寄来,说是为我们而作的。

当年师父传法时,大法的洪传人传人、心传心,得法的人数如滚雪球一样迅速增长。有的同修已经悟到,我们讲清真相中,道理是一样的,要让真相在世人中主动流传。我自己觉得,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把真相讲清。真正让人从内心明白大法好,让人看到大法弟子的伟大,那么良知会告诉人们应该主动去传播真相,他明白的那一面就会去做好这件事,那是挡不住的。如果人们象传播社会上的秘闻、小道消息那样对待真相,可能邪恶就容易找到漏洞而停止这个传播链。比如揭露邪恶这件事,社会上一些有正义感的人也在做,可是我们和他们不同,我们揭露邪恶是为了讲清大法是好的,而不是推翻什么政权。

如果我们都从讲清真相的目的去考虑:让人知道大法好、从而达到救度众生的目的,那么我们可能就会做得更好。

以上是个人的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3年美西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