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说句公道话 惨遭绑架和毒打


【明慧网2003年3月12日】我于99年7.20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6月我再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当时就被扣留,把我送往驻京办事处。我们地区来了四个人(包括政法委书记),来京接我。驻京办事处的人告诉他们,我的名字、地址都将送往省里,存入电脑上网,上访法轮功学员所在当地的公安局长、地方政法委书记从上到下的乌纱帽都要拿掉。他们一听吓坏了,嘴里啊啊地说不出话来了。后来他们与驻京办事处的人商量,给他们500元钱,由他们把我的名字、地址与上访内容买回来。这真是师父讲的“黑帮乱党──政匪一家”。

他们四人气坏了,当天在驻京办事处,把我带入一个小房间,四人轮番的打了我一顿。这还不解气,恶狠狠的对我说:“如果你的事真的使我丢了官,我会让你家破人亡。”我被送回当地公安局,政法委书记对公安局长说:“这小子非常顽固,因为抓他我们损失了一万多元,对他要狠点。”

恶警怕我跑掉,用手铐把我铐在暖气片上。我主动跟公安局长讲真相,告诉他大法如何好,我们是在做好人。他听了,一下子站起来,恶狠狠的对我说:“你真顽固”,说完转身走出房间,就听外面提我的名字,公安局长大声说:“不行,他这个得重新整理。”

之后,我被转押进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们大法学员每天给犯人讲真相。他们也非常爱听,都知道大法好。每个号里的犯人都有个头,我所在号里犯人的头虽然很凶,可对我们却很友善,每天晚上睡觉让我躺在他旁边。给他们讲修炼故事。他们都喜欢听,对大法师父、对大法都很尊敬。他们大多数都表示出去后也修炼大法。在拘留所,我被关押了25天,后被送往教养院。后来我听说,我离开拘留所时,有一位60多岁的犯人,因去干活,回来后听说我被带走了,他哭着问把这些孩子送哪儿去呀。

在教养院里,我们每天被罚坐在水泥地上,上厕所是我们唯一白天的休息时间。为了抵制无理迫害,我们集体炼功、绝食。因为我炼功盘腿不拿下来,五、六个恶警扑上来,把我从床上拖到地上,拳打脚踢,当时把我打的背过气去,他们才停手。我慢慢的缓过气来,劳教犯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把我扶上床,帮我擦洗鼻子、脸上的血迹。一个月后我才有所好转。

管教为了让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动用酷刑,用十多根电棍电击大法弟子。有的满脸、脖子都被电棍烧出水泡,用手一碰就会流出许多水来。他们凶残地用电棍电大法弟子的小便处。过后我们一起当面指责他们,他们却翻脸不认帐。

当初我们还没有悟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我们现在慢慢成熟了。师父讲:“谁也不配考验这个法”。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在历史上给我们安排的一切。目前邪恶、旧的势力更加疯狂了,已经都反映到常人社会中来了。因为留给它们的空间越来越小了,它们焦急的瞪大眼睛看着大法弟子哪方面有执著放不下,它们就集中往里钻,干扰我们。我们只有按照师父讲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个要求去做,彻底破除旧势力的所有安排。虽然我以前走过弯路,可我不会因此而消沉,被旧势力钻空子,我要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大法粒子应尽的责任。师父讲:“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