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并欺诈海外人士

【明慧网2003年3月21日】以下是四川大法弟子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亲身经历和目睹的事实。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恶人,不但残酷折磨无辜的修炼者,还利用谎言欺骗来自澳洲的调查人员,掩盖其迫害事实,并对当面揭穿谎言的大法弟子疯狂报复。以下是该大法弟子的自述:

2000年12月30日,我去为自己经营的商店进货,路上被不法恶人绑架,劫持进看守所。2001年3月15日,恶警把我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第二天晚上,因我拒绝放弃修炼,它们开始强迫我以军人的标准姿势面墙而站,叫“站军姿”,不许动一动,从早上6点一直站到晚上11点,不许洗漱。就这样一直站了35天,手脚全都肿了。

一天,一个“包夹”(吸毒犯)过来说,“你这么年轻,怎么这么固执?”我说,“大法这么好,我为什么不炼?”

她突然歇斯底里,强迫我去“飞起”(脚尖靠墙,双手举起贴在墙上——一种酷刑),接着拳脚象雨点一样的落在我身上。6月的一个晚上,我和另外四位同修在房间里被殴打,又被拖到楼下的一间空房里,恶人强令我们从晚上10点一直站到第二天下午6点,站军姿、“飞起”。我们不承认这一切迫害,不承认对我们的非法劳教。11月8日,恶警把我们关在三楼上,与世隔绝,整天坐着,不许动,一举一动都必须经过“批准”。

2002年7月5日,八、九中队调整,队长换成现在的队长李某、李奇、尹丹。7月6日开始,强令我们十几位同修坐在院子里每天从早上6点一直坐到晚上10点半,那时正是暑热的夏季,白天,太阳高挂,平均气温近40度,水泥地面被烤得发烫,夜晚,蚊虫叮咬,每个人的皮肤都被晒得起泡、脱皮、起黑斑。中午两点,全中队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烈日下被集中,强迫我们站军姿,然后起来走队列,我和同修肖红俊拒绝迫害,管教就指使吸毒犯揪住我们的头发,一阵乱打,她们打累了,就强迫我们晒太阳,直到晚上12点,不许洗澡。大法弟子樊英、龚书莲、喻彬、陶玉琴等同修同样因拒绝迫害,而遭犯人毒打,在地上拖,她们的衣服、鞋袜全被拖烂,犯人打累了休息时,就把她们铐在树上……同时,不法恶人还强迫大法弟子看污蔑大法的宣传毒品。大法弟子樊英、曹芹凤等同修讲真相,也遭迫害:电棍电嘴和手,用污秽的毛巾堵嘴,甚至用胶布把嘴封住,同时把我们全都铐在树上。

10月28日,所谓的“十六大”要开了,恶警就把我们十一人又关到三楼,隔离起来,不许出声,只要听见一点声音就被拖进小号毒打。白天,它们上班时,叫我们坐着,中午它们休息时,就叫我们站着,晚上从8点站到12点。

2003年1月25日,两名从澳大利亚来的调查人员由四川省国安厅的人陪同,来调查水牢一事,队长李某带来查看,当查到我们窗前时,一位调查人员奇怪的问:“为什么她们都站着?”李某立刻撒谎说:“她们坐累了,自己愿意站的。”同修彭世琼听见了,马上澄清说:“是它们逼我们站的。”话音刚落,立即被犯人捂住嘴按倒在床上,由于外面亮,房间里光线暗,玻璃反光,外面看里面不太清楚。队长李某当时一侧身,挡住了视线,把调查人员带走了。

晚上过了9点,寒风刺骨时,不法恶人疯狂报复,把彭世琼和罗蒙连拖带打的拉到院子里铐在树上,嘴用胶布封住。高慧芳因护着罗蒙也被体罚,最后三人一起被强行关进空房子,不分昼夜,通宵达旦的站了一周,13天没准上床睡觉。

楼下的同修同样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打压。我临走时,同修孙凤华(因)已四十多天没让上床睡觉了,现在她和别的同修都还在魔难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