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22日】我是98年得法的。得法后身体前所未有的健康。

1999年7月20日,江犯开始诬陷大法和李老师,对大法弟子进行无人道的折磨、劳教、洗脑、毒打、经济掠夺等法西斯手段迫害

为了给大法和李老师讨回公道,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于是我们便在2000年10月5日全家坐车去北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拦住,全家人走散。我被恶警抓住,当晚被恶警打骂一顿后带回当地。

10月6日上午8点,被派出所接回。恶警们先把我关进一间黑屋,多名恶警将我一阵暴打。拉去办公室又将我毒打一阵。最后它们用绳子五花大绑的将我倒背手吊起来,进行疯狂打骂。恶警们打累了才将我放下,一恶警恶狠狠的用脚猛跺我的左前胸,我很长时间喘不上气来。此时邪恶之徒们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押我到家里抄家。他们在离我家很远的地方停车让我向家里走,一边走一边打骂,想用游街这种方法来折磨和迫害我。恶警们私自闯入我家,将我的妻子和正在睡觉的儿子戴上手铐非法绑架进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恶警将我们一家又是一阵暴打和迫害。后来它们强行逼迫我们在它们自己写的所谓“自白书”上签字、按手印。第二天,610恶警将我们秘密押到了很远的一所废弃的小学里,关押了7天。在这7天里,区武装部和610的歹徒多次来对我们进行恐吓,指使手下人对我们进行折磨。它们不让我们睡觉、穿衣服,不让与亲属联系,强迫拍照片和写保证书,还为每一位看押我们的民兵配备了警棍,说要打断我们的腿。邪恶之徒们为达到精神折磨我们的目的,还组织了一些村民和村干部们来对我们进行参观和谩骂等精神迫害。7天后,妻子和儿子被放回家,而我却被送回村委继续关押,强迫劳动。后来要罚款5000元,交钱放人,不交钱不放。家人被逼无奈,最后只好借了3000元给它们。放我回家时,歹徒们恐吓我说:如果再走就没收你的房子和取消你的户口。还逼我们每天到村委报到。

在我们全家被抓期间,歹徒们还用我的钥匙多次私自到我家抄家。回来后,他们不分白天和黑夜派人监视我们。每到敏感日子时它们就到我家中进行骚扰恐吓。2001年正月16日,我们全家去探亲,歹徒们以为我们又去北京上访了,就派来了很多警察包围了我家,它们爬墙闯入家中抓人去洗脑班。对亲属们进行恐吓和骚扰,搞得都不安宁。

恶人知法犯法,随意践踏人权和法律,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