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25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女,62岁。我于1994年6月21日开始学炼法轮功

从1999年7月20日到现在江XX开始了对法轮功全面的镇压,不准许炼法轮功,是党员炼法轮功的开除党籍,有工作的开除工作不给工资,还要有工作的职工停止工作,切断生活来源,给家庭,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同时还给法轮功扣上了很多根本就不存在的罪名,电视广播欺骗了全世界的不明真相的世人,给法轮功造了很多的谣言,江XX还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想迫害法轮功,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手段是非常卑鄙的,残忍的:强迫进洗脑班、非法关押、劳教,非法判刑、敲诈、抄家等,以下介绍一下我个人的遭遇:

在2000年大约2-3月份之间,我到泉城广场去散步,当时看到有同修们在谈心得体会,我就走了过去,听他们在谈些什么,这时来了几个便衣警察,把我们几个同修抓到了广场值班室,后又转到离广场很近的派出所去,大约从早上9点到下午7点多钟才叫各地段的派出所,领回自己管的那些人,我被领回共青团路派出所(我属这个派出所管)到了派出所后,恶警审讯了一番后,叫我的工作单位来人,又叫我老伴单位来人把我领回去,叫我的单位处理我,我就给他们讲了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是叫人做个好人的功法,而且还祛病健身,你看我的身体多好啊!他们无话可说了放我回家了。

在2000年9月28日下午,大约2点左右,我们很多同修准备上北京上访,讲清真相去。可是下午4-5点左右我们都在候车室等车时,很多的便衣警察把我们抓到长途汽车站警察值班室,这时来了一个管事的头,看到我们非常生气,对我们很凶狠,搜身检查,把我们的手提包的东西全部都给倒出来检查,看见钱就拿走,大约搜了我100-140元钱,问我还有吗?我说:你不是都搜过了吗?其他的同修也是如此,一分钱不留的全部拿走。然后再叫各地段派出所的负责的领回去另行处理。我被送到共青团路派出所,然后又被送去非法拘留15天。

我记得10月3日下午治安拘留所把大部份犯人都放走了,为的是腾出地方和床位来拘留抓回来的大法弟子。后来大约抓进来70~80大法弟子。他们开始时不准我打电话通知家里,但第三天半夜十一、二点到我家去要5000押金,我老伴被气得住进了医院。又一个恶警还对我老伴说:你要这样的老婆干啥?离婚算了!从拘留所回来后,大约11月份,派出所、居委会、办事处和我的原单位的人天天打电话骚扰,还经常找上门来,搞得我的家人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当时我还有一个90多岁的老婆婆病在床上需要照顾。他们在我家门口设岗盯梢、跟踪我,窃听我家的电话,为了家人的安宁,我只好离家出走,在外面躲着。他们竟然赖在我家不走,后来在我家茶几上找到了电话簿,他们就一个一个的打电话问,后来找到了我,让我马上回来。我回来后他们骗我去派出所,把我送进了洗脑班。在洗脑班吃饭、上厕所和晚上睡觉都有人看着,他们声称不写保证不放人!后来因为我查出来身体有病才放了我。但是没几天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和原单位的领导就来找我,给我施加压力,逼着我写保证书,并动员我的老伴和亲戚们做我的工作,在这种压力下我写了不该写的东西,过后我痛苦的哭了!后来我托人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写的那份东西作废!我对不起师父!我要重新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由于叛徒的出卖,2002年2月5日市公安局又一次抄了我的家,并把我抓到一个地方,因为是晚上我也不知道是哪,象是监狱。后来因为查体时医生说有病,他们怕承担责任,才让我回家。

2002年十六大前夕,又到我家骚扰,弄的我不得安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