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师见证天安门恶警暴行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我是河南的大法弟子,女。96年元月得法。现将三年多来,我因坚持修炼,遭受江氏集团迫害的情况简诉如下:

99年7月初,我因到市委信访办上访,7.20以后被作为教育系统的重点人物进行“帮教”。整个暑假不让休息。强迫全体教师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录像,听录音。有一天区妇联通知我必须参加市妇联组织的表态会,我知道他们是想上媒体造假,当即被我严辞拒绝。

2000年6月,我进京证实大法,被强行押至天安门前门派出所。我坚持拒报姓名和住址,当天晚上9点半被释放。那一天我目睹了天安门警察的血腥暴行。

记得那天上午9点,当我们一行6人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一群恶警疯狂扑来抓住横幅,强行绑架。一位60多岁的老人被警察一拳打倒在地。在警车上,一年轻恶警一边骂着,一边用警棍朝法轮功学员身上、头上乱打,还故意大口大口地向我们脸上、身上吐着唾沫,这哪里是人民警察,分明是流氓恶棍!

来到前门派出所,屋里屋外,楼上楼下及地下室里都关满了大法弟子。我们被禁在楼外一个狭长的过道里,这里大约有四、五百大法弟子。其中一个警察故意往大法弟子身上浇水。不时有大法弟子从广场被劫持到这里,一个个血流满面,浑身是伤。地下室里不时传出谩骂声和被殴打的惨叫声。大法弟子面对恶人众志成城,齐声抗议:“不许打人!”其场面之悲壮,我永世难忘。

2001年3月22日,一群恶警闯进我家。更可恶的是派出所所长竟逼我骂人,被我厉声指责。他们东翻西找收获不大,便强行搬走了电脑,并诱骗让我到所里走走,一会儿就回来,哪知进去后不让回家。第二天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强行押我到拘留所。十五天后,又强行骗我到洗脑班。他们不准大法弟子炼功、学法,不准相互接触,不许说一句话,学校抽工人看管,逼迫看中央电视台的造假“自焚”录像,逼着听造谣诬陷。开始还带点伪善,当大法弟子不配合他们时,他们就凶相毕露。

4月份我从洗脑班出来后,又投入了正法的洪流中。9月9日晚上,我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在派出所里,我被用手扣在暖气包上长达24小时,不准解手,不准吃饭。第二天傍晚被转到拘留所。拘留所里伙食费高,饭菜质量低劣。10月中旬判我劳教一年。到劳教所大院里,我一切不配合他们,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敢收我,又把我送到拘留所。12月初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无条件释放。

每遇所谓敏感日或节假日,他们就让人不得安宁。上班有专人看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和学校人员不断来家骚扰。家属院内派人看管着,大门口有学校派的教师盯着。“十六大”期间,学校派人24小时值班,更有甚者,竟不顾家中卧床不起的90多岁老父亲及患脑血栓的80多岁的老母亲的痛苦,派人要住进我家,我坚决抵制,他们才未得逞。

这就是中国的人权,这哪里有做人的权利!以上是我个人遭受迫害的经历。我呼吁各界的善良人士主持正义,尽快将江氏一伙世界上最残暴的恐怖主义分子押上历史的审判台,绳之以法,严惩不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