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某师范学校讲师遭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我是湖北省某师范学校的讲师,现年35岁,由于坚信法轮大法,自99年7.20以来,遭受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种种迫害。

99年7月下旬,师范学校的书记和主任登门逼我交了《转法轮》、《法轮佛法炼功图解》和五套功法的炼功音乐磁带。接着就是不准我公开炼法轮功。学校干部和派出所警察经常到家对我恐吓和骚扰,逼迫我放弃修炼。我坚决予以抵制。

2000年12月25日,派出所的人将我骗到设在某市拘留所内的洗脑班。拘留所恶警整日对大法弟子强制洗脑,还胁迫亲人来哭、骂、逼迫我放弃修炼。在洗脑班里,每天吃的是用市面上根本就没有卖的劣质米煮的饭,每餐只有几乎没用什么油做的素菜,且一律只有一点菜,喝的多数是生水、冷水。八、九个人或十几个人住在行政拘留所的一个号里,面积不到20平方米,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睡的是用板子铺成的大通铺,终日难见阳光。副校长在我本人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非法扣除我工资1000元,并将其中500元交给拘留所。有一次,洗脑班的恶人使劲将我的头往铁门上撞。

后恶人见动摇不了我,在2001年2月又把我转押到第一看守所。看守所把我与犯人关押在一起,要我背监规,穿囚衣,与家人会见还要上手铐。在第一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40多天,大约于2001年4月,又把我从看守所再一次送到洗脑班。这一次同修们都悟到得放下生死绝食闯出去,不能任由恶人迫害我们。我也加入了绝食行列,终于在2001年5月被无条件释放。这次共被迫害142天。

回家后,我的行动受到监视甚至跟踪。2001年9月至2002年6月,学校干部只给我安排每周4课,不到正常工作量的三分之一。评职也故意将我的名字排在最后。2002年8月底,学校搞什么聘任上岗的闹剧,把我只安排每周7节课,也就是二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工作量,自然工作津贴就相应的少多了。同时企图将迫害延伸到我爱人身上,想把我爱人这个医务人员换下来去打扫卫生。我们坚决地抵制这种迫害。

这样一来,某些不法校干部疯狂了,伙同610办公室、派出所于2002年9月28日上午,谎称“找谈话”将我骗到学工处。一到那里,所长就逼我写“决裂书”,我坚持我的信仰。他就命令把我“铐走”,早已等在那里待命的十几个匪徒蜂拥而上,将我双手反铐举起来往车里抬。我使出全身力气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警察绑架大法弟子!”恶警见状,死死地勒住我的喉咙不让我喊。

在车上有一个二十几岁的警察将反铐我双手的手铐猛紧一把,痛得我撕肝裂肺,直到将我到洗脑班才松开手铐,双手腕被严重铐伤,在洗脑班经过了40多天,伤处还麻木、发痛。

在洗脑班,恶人经常干扰我炼功、学法、发正念。我们悟到得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2002年11月11日夜我与三位同修一起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闯出洗脑班。当夜公安恶警动用了数只警犬出动了大量警力,一夜间就花去了14000元,还拨了专款5万元妄图抓捕迫害我们。

而今,我是有家不能归了。我一共被非法关押187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