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部队军人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30日】我是一名普通农村家庭的孩子,自幼受传统道德教育,总把历史上英雄、正义人物当自己的偶像。如:岳飞、文天祥、包公等。但随着社会的发展,金钱、暴力、色情、无神论却取代了中国传统的道德、善良,以及儒家学说中的仁、义、礼、智、信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耳闻目睹已使我的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污染,思想中渐渐离善良正义越来越远,随着社会的潮流随波逐流。

96年冬天有幸得到大法。师父用浅白的语言讲出了做人的道理,做好人应该用真、善、忍来衡量,并揭示了人类起源、人类史前文明,以及什么是修炼。一部《转法轮》教人修心向善,做事先考虑别人,用真、善、忍标准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修炼法轮功对任何国家、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下面我用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功是被迫害、被冤枉的,是江XX为了自己的权利地位对善良群众发起的血腥迫害。

我原本体弱多病,性情也因此比较暴躁。尽管知道这样做很不好,但改不了。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得到了康复,疾病不翼而飞,心中充满宁静、祥和、友好、善良,不再欺负弟弟。弟弟说:“法轮大法太好了,他使我哥哥变好了。”我们兄弟开始和睦,我心中充满善的力量。97年12月体检后,我作为一名优秀的地方青年,抱着对祖国美好未来的期望我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因法轮功给我带来健康,新兵集训中我曾以合格的军事训练成绩受“营嘉奖”一次。我在部队工作、生活、训练中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刻苦训练,干好工作,以坚实的基础不断在军营中锻炼自己,改掉坏毛病,遇事先找自己哪里有问题。

98年夏天,我们部队参加国防建设施工,每天起早贪黑的紧张奋战使战友有的中暑,有的被毒虫之类咬伤,可我在大法的威力下,毫发无损。刚返驻地,又一处告急,某号闸口决口,我们又急奔出事地。紧急奋战加上食水不及时,身边很多的战友不时中暑,我依然没事。

99年4月25日,因天津学员无辜被抓,天津政府官员说北京才能解决。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北京实行公民的合法权利,争取炼功环境,要求释放学员,经协商同意给予炼功环境,政府官员说不干涉。谁知江XX玩了一个骗人的把戏:暗地策划先定罪,再编造证据造谣诬陷:用假新闻,1400例等莫须有的罪名欺骗老百姓。结果部队炼法轮功的干部被转业,士兵被退伍,党员被退党,任何企事业单位不得留用法轮功学员。

99年冬天我被迫害退伍回家(我本应因工作好留部队的),回家后我依然学法炼功。2000年夏天,大队干部骗法轮功学员到大队签字,结果我妈妈被非法抓进看守所,我因此第一次进京上访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要求合法炼功环境!”到国务院信访办送上访信时站岗士兵让我将信交给警察。我被骗报了姓名、地址,结果被家乡派出所的一个指导员、一个警察、村书记,还有一个司机押回。他们借机游玩,还说罚6500元就放人。在路上他们吃完饭上车就开始打我,大队书记吃一顿饭打我一次。回到派出所,他们把我关在一间屋子里,锁在铁椅上折磨我。第二天把我关在一间屋子里用电棍电我,不让吃饭、上厕所。一个瘦警察一脚踢我鼻子上,鲜血直流,他马上用抹布擦去。一个胖警察用电棍电我胸部、胳膊,一个看似40岁的警察还不时威胁我。我们好端端一个家庭被江XX集团迫害得支离破碎。得脑血栓的奶奶整天哭喊着我和妈妈,痛苦不堪。江氏集团强加的苦难也落在了亲人、朋友身上,让亲人朋友受牵连。

我后来被绑架进了看守所。那里到处是打骂体罚。我所在牢号的犯人头儿很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挨他打,我也不例外。我胸部被他打得发紫,咳嗽都痛,那天他一边打我一边逼我骂我师父,还用针扎我手指。这一切也都是狱警唆使的,所以他们也不管。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罚款6500元才放人。回来后还经常被骚扰。

以上是我的点滴经历。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遭受着大面积地酷刑折磨、判刑、劳教,甚至被迫害致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