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金子容子过程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3年3月31日】为呼吁日本政府积极营救金子容子,前一段时间,日本各地大法弟子在日本19个县(日本共有47个都道府县)进行了请愿活动。现将我参加的几次请愿活动以及10个月的营救活动的点滴感想写出来,在法上同大家交流一下。

一、不能忘记大法弟子自己才是助师正法的主角

容子被捕后,日本弟子马上展开了积极的营救活动。一个月后,政府小组取得了突破性进展,21名国会议员成立了超党派联盟并且在国会内成立了金子容子救援会。并且在成立的当天,救援会的会长国会众议员牧野圣修先生亲自拜会了外交副大臣,外交副大臣当即表示:虽然容子持有中国护照,但是作为日本人妻子,日本政府会当做日本人一样全力营救。消息传来,同修们都倍受鼓舞,甚至有的同修(本人也是其中一员)认为:日本外交部都作出了上述决定,容子的归来指日可待。因为我认为当时加拿大在营救林慎立的时候,在政府工作上的最大的突破也不过就是超党派联盟的成立(当时是五党派联盟)。虽然当时包括跑政府的同修在内的大多数同修都认识到为避免被欢喜心钻空子不能放松发正念,但是为数相当的同修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将营救容子的希望寄托在日本政府身上。「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正是因为我们大多数同修对日本政府的心理倾斜,以及当时跑政府的同修在技术上虽然借鉴了加拿大同修的作法,却没能在法理上真正地提高认识。这与常人中表现出来的,日本政府虽然形式上请求中国政府放人却没有真正地下工夫去营救,应该说是有直接因果关系的。

二、必须将法轮功的真相讲“清”

1999年7.20以后,日本弟子通过各种渠道向日本社会广泛传递法轮功真相。其中有一个“最大的”阻力就是观念的影响——一提法轮功,一些人马上就认为是宗教。而且在大法传入日本前,日本发生了XX教的地下铁放毒事件以及后来发生的此教的一系列事件,再加上中国政府的邪恶宣传,给讲真相带来了一定的难度。我当时产生了一些想法:是不是旧势力对日本,尤其是对日本媒体控制的很厉害?后来到海外的其他一些国家同当地同修交流,大家都感到旧势力对本国控制的很厉害。师父在最新解法中已经明确地告诉了我们:“我看它就是对中国控制得厉害。”(《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我悟到:我们认为的旧势力对我们的控制得很厉害等状态都是随我们的心幻化出来的。

由于在法上的交流不够,在“怕”被别人误解为宗教的“心”的带动下,有一些同修有意无意地回避讲法轮功的真相。这个表现在营救容子上也是相当突出的。尤其在做媒体工作上,我们更愿意强调容子的日本人妻子的身份,实际上这种心理意在唤起日本民众的对自己国民家属的同情,而不是对法轮功遭到无端镇压的同情。我们的心理回避导致在常人中的表现为:记者来采访,只问容子事件的本身而不问其被抓的整个社会大背景。即使了解了大背景及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的处境,也很少予以报导。这样给日本社会传递的信息是: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容子因发法轮功的真象材料而被抓。法轮功成员在请愿。至于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被镇压?以及容子为什么在知道可能被抓的情况下还要去中国讲真相?等等一系列实质性的问题没有触及,更没有讲清。

而且包括我在内一些同修认为日本媒体很不容易打开,媒体能给报导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在一些记者招待会后,大家关心的是报导了没有,如果没报导,大家会觉得旧势力对媒体控制的很厉害,我们应多发正念。如果报导了,大家会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久而久之,“关心”大型活动后的媒体报导渐渐地成了一种执著。就这样,渐渐地远离了正法对我们做媒体工作的要求。我认为:正是这种回避心(也是一种怕心),满足被报导的“心”和认为旧势力对日本控制的很厉害的“心”使我们的媒体工作长期处于一个状态之中而没有大的突破。师父说过:“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三、去除做事之心以纯善、对法负责的心和强大的正念营救同修

金子容子自去年五月二十四日被捕到现在已经过去10个多月了,当初消息传来,日本弟子都认为这是一个向日本政府及民众讲真相的好机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大家开记者招待会,跑媒体,跑政府,并且举办了几次游行。10个月过去了,围绕这件事的努力还在继续中,中共对容子的迫害还在进行。在最近的一次交流中,我找到自己思想中的有漏之处:缺乏对同修的纯善、真正对法负责的心和救出同修的强大正念,以致在营救过程中起了做事心,行为上不圆容和不理智。

与同修交流后,我仔细地,冷静地问过自己:“你是否有要将容子救回来的真念?”我发现我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向所遇到的议员和媒体讲了真相,但是并没有“我一定要把容子营救出来”的坚定心念。表面上是在讲真相,证实大法,其实是陷入了另一种执著:为讲真相而讲真相的做事之心。结果使跟我们打交道的媒体和议员未能感觉我们真心关心容子的安危和营救她的迫切的心情。对容子的迫害就是冲着大法来的,冲着所有的大法弟子来,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是不能承认的,必须从各个层面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营救同修是对大法在人的一层的法负责。另外,出于纯善的心,当同修处于旧势力邪恶迫害中,我们难道不应当感同身受,尽一切能力去营救他们吗?同时,营救同修与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本身就是紧密相关,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的。营救过程本身就是向日本社会讲真相的非常好的切入点。什么是“真相”?它包括被营救同修为什么会被抓、她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散发真相传单、她修炼大法和从中获益的经历等等和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的大背景等许多方面。在营救过程中,我们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理智、智慧地把握机会去讲清有关的真相。同时当我们真心地想去营救同修的时候,对方会被我们的真念所感染,来主动了解事情的真相。

师父说过:「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师父还说:“宇宙怎么产生的?就是大法觉者的一念产生的。(鼓掌)不同层次的大觉者一念形成了不同层次的宇宙”,当我们都能从内心真正、坚定地否定旧势力对容子的邪恶安排,这一强大的正念就会牵动每个大法弟子所在层次以下的层层层层的生命、粒子和宇宙,反映到人间,正念的威力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达到营救同修的目的,和尽到大法弟子最终讲清真相、窒息邪恶和救度众生的神圣责任。

以上是我的一点粗浅体会,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