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被无故关押勒索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16日】我因患高血压、冠心病,1982年因病退休。1985年因心肌梗塞住院治疗,三、四个月后因交不起医疗费出院在家养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常年吃药,也不见好转。到1998年春节前后冠心病发作,几乎要了命。抢救过来后,身体更糟,走几步都要气喘。这时我听说“法轮功”挺好,不用花钱就能彻底治好病等。于是我和老伴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因老伴也是在病痛的折磨中,很早就患有子宫脱垂,还有腿疼等病症,都是常年吃药、久治不愈的病。我们修炼法轮功两三个月后,两人的病全都不翼而飞,啥活都能干了。我们心里非常清楚,是大法救了我们。我们的身体健康了,心性也提高了,真正知道如何做一个好人。修炼主要是修这颗心,就是要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照自己,“做到是修”。所以我们都心里由衷地知道“法轮大法好”。

可是,江××邪恶集团却倾尽国力迫害和镇压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我们师父说:“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由于炼了法轮功我们的身体健康了,思想提高了,坏毛病、坏脾气改好了,全国这么多人都在受益,都在做好人,本来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却触怒了妒忌心强大的江××,于是制造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

2002年2月5日上午10点左右,一辆派出所的警车停在我家门口,从车上下来四、五个人闯入我家中,当时我正在赶制糕点为春节备货,恶警进门二话不说,乱翻乱抢,把一些大法资料、大法书籍,光盘(炼功用)抢劫一空。又拉我上车,我不上,它们硬是把我抬到车上。还有一位退休医生,因来我家串门也被一并绑架到派出所(听说还罚了不少款才放出去)。当天晚上又把我送到县看守所,把我投入狱中。因我当时正忙着做糕点,棉衣也没穿,满身白面粉。我要求回家穿件衣服,警察当时说不用了,找个地方谈谈还用车把你送回来,用不了多长时间。说谎话都不知羞耻。就这样连哄带骗把我投进监狱,致使我不能正常工作,因农历年前后两个月是糕点销售的旺季,影响利润收入至少2千多元。老伴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春节马上就到了,顾这儿顾不了那儿。无端的把个好人抓走,却无处伸冤。

我在看守所期间,不能学法,不让炼功,也不让与家属探望,完全与世隔绝,全封闭。一间小屋住二十多个人,拥挤不堪,吃、喝、拉,撒、睡全在里边。盗窃汽车犯是可以随便打人的号长,生活上可以多吃多占,每天10元的生活费只能吃四个馒头两碗汤,中午一碗水煮老黄菜。在这种环境下,我身体出现了原来病的状态,经再三要求才准许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血压是高压200、低压110,还有心肌梗塞。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狱警还是不闻不问,直到我不能进食、进水了,它们才向“上边”报告,说是决定放人了,其实是怕我死里边它们担责任。

在此之前政保股的人就找我家属多次索要“取保金”。随着我病情的加重,它们越催越紧,惟恐来不及拿不到钱。等家里人把钱借够来领人时,政保股收了5000元“保金”和八、九百元的伙食及零杂费。

把个健康的好人抓进去,折磨的奄奄一息了才放出来,还骗去那么多的钱。如果我不是修炼的人,需要去医院治疗得花多少钱呢,根本就治不起了。幸亏我是炼功人,我靠师父靠大法,抓紧学法、炼功,很快又恢复了健康。一分钱药费也没花,这就更加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坚定的决心。我老伴别看63岁了,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不比年轻人差。因为我们非常清楚谁正、谁邪,谁在救人谁在害人,现在到了清算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团伙滔天罪行的时候了。